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

李平:得网民者得天下 助素人登政治舞台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是中国的古训。在战争年代,争取民心就是争夺兵力、物资、情报;在和平年代,争取民心就是争取选票。在今次美国总统选举中,特朗普所筹募的竞选经费只有2.7亿美元,比希拉莉的5.21亿美元,少了近一半,而且一路受到报章、电视等传统媒体围剿。如果没有互联网,特别是社交媒体,无法想象,他这样一个政治素人,如何胜选。舆论不能不慨叹:传统媒体已脱离民意,得网民者得天下。

瓦解权威 助素人登政治舞台

特朗普胜选,反映的是反精英、反建制的民意,这正是网络的优势。科技趋势大师Kevin Kelly在其经典著作《网络世纪10个规则》(NET& TEN)中指出:「网络原则摈弃了僵直、封闭结构、全面计划、中央权威及固定价值。相反地,网络提供了多元、差异、暧昧、不完整、偶然及多重性。」特朗普参选之后,抛出的一个又一个广受争议的话题,被循传统政治准则运作的报章、电视批判得体无完肤,但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民粹等指摘,最终无法阻止特朗普入主白宫。

Kevin Kelly曾断言:「网络倾向于瓦解权威,将它的效忠对象移到同侪团体。」网络之所以倾向于瓦解权威,成为政治素人登上政治舞台的最佳平台,是「因为它对底层群体力量的拥抱」,是其草根性。

能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这类报章发表文章的,多是精英中的精英,受其影响的也是精英为主,但谁都可以在twitter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发言,都有机会获赞、获关注,都可以有自己的朋友圈。

从台湾政治素人柯文哲在台北市长选举中胜出,到香港政治素人徐子见在区议员选举中胜出,都可以看到网络瓦解权威的力量。在过往中东、东欧的颜色革命中,网络更被称为「孵化器」、「演兵场」。可见,网络瓦解权威的力量,不只冲击独裁政权,也冲击民主社会中的建制,得民心得天下已在很大程度上演化成得网民者得天下。
  
网民调侃 终于全民参政议政

虽然,即将入主白宫的特朗普是否完全代表民意有可争拗之处,毕竟他的普选票并不占优,美国多个城市仍有反对他出任总统的示威,但是,民主制度保证了他与现任总统奥巴马的权力交接,也保证了反对他的选民可以在街道上、在网络上宣泄不满,而不用像中国网民一样担心被加上妄议中央、诽谤国家领导人的罪名。

中国网民调侃:「在美国大选投票的这一天,中国终于实现了全民参政议政。」可悲的是,中国百姓可议可参的是美国的政治而不是中国的政治,一如网民所说:「特朗普是用来吐槽的,习核心是只能拥护的。」而且,就在美国大选投票的前一天,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网络安全法》,官方着力宣传的是加重对网络诈骗、传授犯罪方法的打击,但网民害怕的是言论自由进一步受压,西方国家关注的是在中国营运的外资网络营运商也要监管网民的讯息。

中国对网络的监控和网络讯息的屏蔽,是世界上最严厉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更亲自兼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不难想象,中共管治危机越严重,对网络的管控就越严厉,但这种网络姓党所塑造的假民意,与媒体姓党的粉饰太平一样,总有被揭穿皇帝的新衣的一日。

对香港而言,不只是「网络23条」随时卷土重来,连《基本法》23条立法也摆上了港共政府的日程。但是,得网民者得天下,中港当权者的倒行逆施,只能压制网民一时,岂能压制网络一世?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