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李柱铭:违宪的释法:越俎代庖 修改特区法例



全国人大常委会没有解释香港法律的权力,更加没有修订香港法律的权力。

回归19年以来,人大常委会曾五度释法。可是,香港社会至今对人大的解释权,仍未能清晰理解。

记得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成立之初,曾留学英国的内地草委、法律专家吴建璠,私底下向笔者解释人大释法到底是怎样的一回事。他表示,在内地只会当国家基本方针有重大改变才会修宪。至于针对条文运作的不完善,就会透过解释条文来处理,因为解释权是没有限制的,而且牵涉的程序亦较简单,因而可以弹性、灵活地应用,能够把白「释」为黑、男「释」为女,甚至可无中生有。

此外,2001年,终审法院审理庄丰源的居港权案件时,入境事务处处长曾援引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宪法教授廉希圣,于1999年8月10日针对人大常委会解释权所提出的意见:「就立法解释的性质而言,全国人大常委会一方面可以对法律文字、法律用语作出阐释;另一方面可以通过『进一步明确界限』和『补充规定』,使法律的界限更清楚,内容更具体,更便于操作。」

由此观之,人大释法可分成为两类:一、阐释,如同普通法法制下,法官审理案件时,针对相关法律条例内的词汇所作出的解释;二、补充,例子如2004年4月第二次释法,突然把特区的政改步骤,由「三部曲」增至「五部曲」,从而夺去特区的政改启动权;2005年4月关于补选特首任期的第三次释法,其实《基本法》根本没有提及特首出缺后,补选产生的特首任期。人大常委会利用释法作「补充」,订出补选特首的任期,应为原特首的剩余任期。

是次人大释法,声称是对《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该条原文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它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而当中提及的「依法」,明显不是指依照《基本法》,否则,写法应为「依本法」。「依法」所指的,就是依照香港的法例,即《宣誓及声明条例》。然而,今次人大释法根本是冲着《宣誓及声明条例》而来,认为这条特区的现行法律有「不足」,所以便假借解释《基本法》之名,实质就是修订了《宣誓及声明条例》,就特区主要公职人员的宣誓,「补充」很多新限制及规定。

越俎代庖 修改特区法例

然而,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法例,根本就没有解释权,更没有立法权。在特区,香港法例的解释权乃是属于法庭,至于法律修订的提案权,则属于特区政府,而立法权就属于立法会。根据《基本法》第17条,所有由立法会制订的法律都需要报人大常委会备案。而人大常委会如认为立法会制订的法律,不符合《基本法》关于中央管理的事务及中央和特区的关系的条款,可将有关法律发回,但「不作修改」。然后,特区方面就会自行进行修订,再度立法。由此可见,立法权已全面交付予特区,即使人大常委会真的认为特区的法律与《基本法》有抵触,也只能将之发回立法会,不可越俎代庖,代特区修改其法例。

人大是次「释法」,明显是违背了《基本法》,粗暴夺取特区的行政管理权、立法权和独立的司法权。这先例一开,就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即使是香港的法律,亦可直接修改,根本毋须理会香港社会的非议,更何况,人大释法所作的「补充」,据称竟是具追溯力。这样绝对令整个特区,尤其是司法及法律界,都感到无所适从。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