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

戴耀廷:谋定后动 港派只要先抢选委票



退休法官胡国兴突宣布参选特首,由于事前没任何风声,且以其背景,不像得到北京祝福,但又难以合理解说为何他会无缘无故走出来趟浑水。于是各种阴谋论就层出不穷。无论是哪种说法,都好像不太合常理,在此阶段亦没足够证据证明。在这局面,应做什么,只能依据现在能有的资料,做最好的推算,然后做最适当的部署。

现在能有的资料就是上届特首选举的结果,我们可先假设今届选委会中各阵营及派系的组成会与上届相近,只是百分比或有变。上届梁振英在1,200人的选委会中得689票,同是建制阵营的唐英年得285票,民主派何俊仁得76票。还有150人最终没投票、投白票或废票。从这结果可假设选委们大概分为三派。

投给梁振英的689票,可假设为北京能完全掌控的一派,他们就是京派中的凡是派,占总议席约57%。以上届选举的情况,梁振英当时民望高企,但在中联办大力箍票下,也只得689票。经过五年折腾,这689票可能有不少人都不愿再投给梁振英,凡是派选委无论多么不情愿,在中联办的集结号下,最后还应会按指示投票。按选举规则,一名特首候选人一定要得到起码601票才能当选。如果梁振英要争取连任,而他又是北京属意的候选人,凡是派手上没有601票,梁振英就不能稳胜,问题是他们能否做到。

投票给唐英年属第二派,是京派中的稳定派,上届占总议席约24%。上届情况特别,唐英年在最后阶段因受丑闻所困,最终被北京舍弃,但稳定派选委还是投票给唐英年。他们当然还是受北京影响,但未必完全受北京指挥。若梁振英争取连任,即使稳定派不再派人参选,但要他们自愿投票给梁振英的机会应很低。不过在新的局面下,若北京施加强大政治压力,稳定派会否屈服是未知之数。另外,稳定派占总议席的百分比会否增加也是关键,他们应也有意力争的,而从本质看,他们从凡是派手中抢得议席的机会应较高。
相信投票给何俊仁、没有投票、投了白票或废票的,都属第三派,也就是港派或民主派,上届占总议席约19%。港派现已准备大举抢攻,望能争得300席甚至更多。若能做到,港派就会占总议席的25%,而议席应会从凡是派及稳定派手上抢过来。从策略上看,当然从凡是派手中抢到议席会更符合不让梁振英连任这最基本的目标,但事实是很难准确部署和预测得到。

稳定派硬啃梁振英抗拒极大

特首选战变幻莫测,第一个关键是北京是否希望梁振英连任。若北京是要梁振英连任,那就一定要确保凡是派有601个或以上,但以现在的政治局面,难度是不低的。只要稳定派及港派能从中联办完全操控的689票中抢走89票,北京的如意算盘就不易打响。当然,北京还能用威逼利诱的方法令稳定派归队,故变数就在于稳定派最后的决定是什么。要他们「硬啃」梁振英,抗拒会极大。但如北京不坚持梁振英连任,而是从京派中选一个与各方关系较好的人做特首,稳定派归队的机会就大得多。如他们屈服了,港派即使取得300席,作用也不大。

如北京不指定那人做特首,让选委们自行决定,那情况就很不同了。这可能性当然不高,但在部署时也不能排除这可能性。其实,港派即使能抢得300席,对结果的影响也不大,完全取决于北京的决定或是稳定派的取态。

如北京要硬挺梁振英而稳定派拒绝配合,那港派的300票应有助梁振英连任不到,主要看凡是派争不争到601席。根据特首的选举规则,选举会有多轮投票。若第一轮有多于两人参选,没有人拿到601票,最高票的二人会进入新二轮投票。若第二轮投票还是没有人拿到601票,那次选举就是没人当选,之后再重新选举。港派手上的票越多,凡是派取601票的机会起码会低一些。

因此,在情势还未明朗之前,港派不用想太多如何投票,也不用计算胡国兴法官是否来「𠝹票」,先去抢多些议席回来,能达到最基本的目的总会是较高的。至于会否用票去促使一些理念较近的人来做特首,或是投白票,还是按民间全民投票的结果投票,可以留待选委选举结束后及形势明朗一点才共同商讨决定。故此,现在要做的,处变不惊,谋定后动。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