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星期一

黄世泽:张德江藉释法祭起极端民族主义大旗



由游蕙祯、梁颂恒港独誓词引发的政治风波,最终触发第五次人大释法。当法院正审理司法复核申请时,人大常委悍然释法,摆明车马干预香港法院的独立审判,这明显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对香港司法独立的保障,香港司法还剩多少,值得怀疑。

这次人大释法,不单只掴了香港法治一巴掌,亦掴了中国法治一巴掌。虽然中国还没有多少法治可言,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基于反贪的需要,强调要「走程序」,白纸黑字的程序,大致上要装模作样遵守。至少中央政府一级,还得要守规矩。

以往人大释法,除了刚果外交豁免权案,终审法院基于涉及外交事权关系,不得不根据《基本法》寻求人大常委会释法外,另有两次是行政长官向国务院提交报告,国务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第三十二条的权力,向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和秘书长组成的委员长会议申请将释法议程交付常委会议讨论,虽然明显违反《基本法》第158条,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的角度,国务院还是有这个权力去提请全国人大常委讨论议案。人大过往释法违反香港法律,但不违反中国本身的法律。

但这次人大释法,既非代表行政机关的国务院提出,亦非全国人大常委中有十位委员向委员长会议提出讨论,而是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自己提出要释法,请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哪一条授予张德江超然权力,可以自行提出释法议案,并交全国人大常委讨论。此例一开,岂开了张德江僭越国家主席习近平权力的先河。中国本来谈不上Rule of Law,亦即一般人所认知的法治,但至少勉强算以法治国(Rule by Law)。张德江如果这次能够得手,连全国人大委员长本身都无视法律,日后中共权斗一定有更多不按牌例出牌的事情发生。如果有朝一日,张德江自提议案,通过法律对付习近平,搞出苏联末年保守派对付戈尔巴乔夫般的政变,只要有部份解放军将领肯支持,这殊不令人意外。因此,这次人大释法对中国本身,亦会有明显、深远而负面的影响。

张德江之所以够胆藉释法,乘乱扩大权力,作为他与习近平对抗的资本,因为这次祭起反港独的极端民族主义的大旗,谁敢为两个「港独分子」反对张德江所谓大义凛然的释法。笔者敢相信,上至习近平,下至一般知识分子,都不会有胆量反对张德江的释法,谁敢反对就被扣上与境外分裂势力勾结的帽子,张德江的夺权图谋,就是如此达成。

因此,笔者对不少持民族主义立场的评论员,不敢为游蕙祯、梁颂恒的权利发声感到诧异,中国历史有多少以民族主义之名行恶的事。而笔者敢肯定,这次张德江的释法,只不过是众多打民族主义之名,行专制独裁之事的其中一桩。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