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

纽时:雨伞运动纪录片在香港被取消放映



得知香港的一家教育中心同意放映自己新拍的一部关于雨伞运动的纪录片时,电影导演陈耀成(Evans Chan)很高兴。雨伞运动是在2014年爆发的震动香港的亲民主示威活动。

但随后,在本周二这一原定日期两周前,亚洲协会香港中心(Hong Kong Center of the Asia Society)以政治方面的担忧为由,取消了电影《撑伞》(Raise the Umbrellas)的放映活动。来自香港的陈耀成说他感到失望,但并不特别惊讶。

“说起香港,我觉得它实际上越来越像西藏了,但在政治和文化方面没那么性感,相对不受国际社会关注,”现年54岁、多次在纽约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接受采访的陈耀成说。“虽然如此,我还是会竭尽全力,当好香港历史的记录者。”

按照官方公布的行政区划,西藏是中国的一个自治区。可是,香港作为英国的英国的前殖民地,在1997年回归中国时被许以了“高度”自治和公民自由,而西藏则像中国大陆的其他地方一样,面临着政治表达方面的严格限制。

一些艺术家、电影人和学者称,过去一年中,香港像西藏一样受到越来越多限制的可能性有所上升。他们说,在围绕香港的政治前景展开的充满争议的对抗上演之际,商业场馆和亚洲协会等教育机构看上去越来越不愿意放映容易引发争议的作品了。

亚洲协会香港中心行政总监孟淑娟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对该机构“无党派”形象的担忧,是取消放映的原因所在。

“亚洲协会是一个无党派教育机构,我们致力于推出那些对一个话题中正持平、呈现双方观点的活动,”孟淑娟写道。她说,让人担忧的并不是这部时长为117分钟的纪录片本身,而是放映结束后的小组讨论——只有秉持亲民主观点的人士会在讨论中发言。

去年12月,亚洲协会放映了陈耀成这部纪录片的“未完成”版本,时长25分钟。随后,香港本地的几名学者发了言,但他们当中没有亲北京的人士,陈耀成说。“当时没有邀请亲北京的政治人士或评论人士参加小组讨论,”他说。

陈耀成表示,至于周二的放映活动,是邀请了亲北京人士发言的,但没能成功。他还表示,鉴于香港严重两极分化的政治氛围,任何一名亲北京人士都不太可能同意参加这样一场讨论,因此亚洲协会提出的条件难以得到满足。

在完整的纪录片中出现的曾钰成(Jasper Tsang Yok-sing),是主要的亲北京政党民主建港联盟(Democratic Alliance for the Betterment of Hong Kong)的创办者。曾钰成的助手说他曾被邀请前去发言,但予以婉拒,理由是事先有了别的安排。



孟淑娟说,亚洲协会做出把该片从活动中剔除的决定时,并未受到中国政府的影响。“这完全是我们自己的的决定,”她说。

亚洲协会香港中心以前是一个英国军事哨所,位于香港商业区中央一个郁郁葱葱的山坡上。这个久负盛名的场所原本应该是该片的香港首映地点。全球首映是于今年10月在台湾高雄电影节上进行的。

这部纪录片透过三代活动人士的视角来检视香港的民主进程,他们分别为:李柱铭(Martin Lee),一位已经退休的立法会议员;戴耀廷(Benny Tai),一位法律学者,也是构思了历时数月的示威活动的人士之一;以及黄之锋(Joshua Wong),一名学生领袖。

引发抗议活动的导火索是,中国政府于20148月决定,推出一个关于香港下一任行政长官选举的限制性框架,很多人认为这相当于只允许亲北京的候选人参选。以更加民主的选举程序为诉求的抗议活动于当年9月爆发,因为抗议者们曾用雨伞抵挡警方发射的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而被称为雨伞运动。

电影导演、独立电影团体“影意志”(Ying E Chi)艺术总监崔允信(Vincent Chui)说,过去一年中,在香港越来越难以放映具有政治争议性的影片了。

他说,这并不是因为此类影片不受欢迎,而是因为它们让许多担心会在将来处于北京的掌控之下的香港居民产生了共鸣。

崔允信说,透过去年的电影《十年》,很容易就能看出这一点。《十年》描绘的是香港在2025年处于强横的北京方面统治之下的灰暗未来。这部影片的制作成本仅为5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44万元)左右,公映范围也有限,但它的票房却是制作成本的十倍还多。

“《十年》获得巨大成功后,人人都对放映这类影片持谨慎态度”,因为害怕激怒北京方面,崔允信说。

崔允信还表示,为了让关于雨伞运动的另一部纪录片《乱世备忘》(Yellowing)进入院线,他联络了香港所有的连锁影院,但没人同意放映该片。“即便有回复,”他说,“他们也是说片子太多了,排不开。”应对之道是进行小范围的非正式放映,他说。

“于是我们尽力去寻找独立电影节、大学之类的诸多场合与场所,因为现如今放映电影是很简单的事情,在咖啡馆或者社区礼堂里就可以,”他说。“不过,这显然不是很好的局面。”

身为香港独立电影节(Hong Kong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组织者之一的崔允信说,《撑伞》将于1月份在该电影节上放映。

陈耀成说,该片还得到了在几个私人或非正式场所放映的机会。

“我发现香港和中国的活动组织者、文化推动者们,都被罩在一个复杂的充满限制的网里,”陈耀成说。“他们无法放映一部电影,通常是碍于制度性因素,而非基于个人的或者专业的决定。问题是,这会让一个人或者一个社会的文化生活变得更困难,会让我作为一个名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生活变得更困难。”

他说,雨伞运动虽然已经结束,但依然非常重要。“在我看来,拍一部以这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为主题的影片,”他说,“是为后人、为公民社会进行文化和政治遗产保护之举。”

他说,它提出了一些关键的问题,“涉及到香港人是什么样的人,香港在中国的位置,以及香港在世界上的位置。”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