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互联网时代的社交媒体在扼杀民主?


崔莹:互联网时代的社交媒体究竟如何影响民主制度?牛津大学网络学专家霍华德认为,社交媒体正在扼杀民主。 

互联网时代的社交媒体究竟如何影响民主制度?
    
美国网络技术研究专家莱•舍基(Clay Shirky)认为,社交媒体正将人们联系起来,致力于政治改革,有利于民主化。《纽约客》特约撰稿人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则指出,社交媒体不会有影响力,很多网络用户发牢骚,写几句评论,就像在自家车上贴口号,不会有更多实际行动。《网络幻影:网络自由的黑暗面》的作者耶夫根尼•莫洛佐夫(Evgeny Morozov)甚至认为,互联网是奥威尔的噩梦,便于专制政府监控市民,有利于统治者。
    
11月24日,英国牛津大学网络学专家飞利浦•霍华德(Philip Howard)教授在爱丁堡大学进行了公开演讲,对不久前的美国总统大选进行了剖析,他认为,社交媒体正在扼杀民主。
    
一场“网络机器人”大战
    
几乎所有的美国主要政客都有自己的推特账户,做为现代社会的政客,不在社交媒体上做点什么,那一定会落伍。政客通过推特发布信息,和民众互动,抨击传统媒体的报道等。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推特更是成为特朗普为自己拉选票的重要工具。
    
推特上充斥着大量网络机器人信息(bots)也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这类信息依靠程序自动发推,在推特上大行其道。很多团队曾对这类机器人信息进行过研究,甚至指出推特上一半以上的推文并非来自真人,而来自机器人。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霍华德教授一直在研究推特上的机器人信息和政治的关系,他认为这些信息已经成为非常强有力的“计算机宣传活动”(computational propaganda)的工具。
    
在6、7年前的选举中,这些机器人信息只是为政客添加粉丝,让某位政客看起来更受欢迎,现在,它们的用途却是参与公共话题的讨论,和推特用户互动、影响推特用户的决定。
    
很多社交媒体用户能够一眼辨别出哪些是机器人用户,但并非所有人。这类用户通常关注1000多人,但是基本没有人关注他们,或者是1000多人关注他们,但他们谁也不关注。霍华德教授发现,这类用户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他们通常不发任何推文,或只偶尔发一两条关于足球比赛结果的推文、荒诞的笑话等,但当它们被购买后,便开始积极的行使任务。它们在2、3周内,疯狂的发和任务有关的推文,比如,都是支持特朗普的推文等。这类机器人所发的推文也变得充满愤怒,和虚假新闻有关,或者故意攻击那些支持其他竞选人的推特用户。
    
实际上,大多数竞选者都会借助于机器人信息为自己造势、或攻击其他竞选人。很显然的是,特朗普(1620万)在推特上的拥护者比希拉里(1140万)要多。并且,调查表明,在选举日当天,支持特朗普的机器人所发布的推文的数量是支持希拉里的机器人所发布的推文数量的5倍。也就是说,特朗普的机器人大军表现得更活跃,或者说嗓音更大。
    
竞选期间,推特上遍布机器人信息,以假乱真。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机器人信息起到了引导舆论、影响人们选举的作用。此前,美国雷德兰兹大学政治学教授范维克滕(Renee Van Vechten)也表示,特朗普和希拉里之间的选举“是一场社交媒体的竞选”。
    
令人担忧的是,目前,人们尚能比较容易识别出哪些推文是由机器人发布的,但是,随着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总有一天,这类推文会以更成熟、更隐蔽的方式出现——人们甚至无法识辨这些推文是否来自自己的亲朋好友。
    
来源:FT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