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林傲霜:美囯大选与中国式“选举”的比较



“美国选总统,忙坏了中共”——这决非笑话而是实情。大洋那边一亿三仟多万美国选民,正忙着在一人一票决定美国未来四年最高领导人的时候。远在重洋这边的中共却全力开足了它的宣传机器,也顾不得它自己常爱说的“不干涉别国内政” 的“原则”。对纯属美国內政的大选不仅“说三道四”,而且恨不得像批“走资派”、 批蔡英文或“苏修”一样的将美国大选“批倒批臭”。 它除了一贯根据马列教义、毛思想而将世界各国的民主普选称为什么“资产阶级虚伪的民主” 之类的诛语外。这次中共更把“发力点”放在对美国总统侯选人希拉蕊和特朗普的恣意丑化和人身攻击上。说兩位总统候选人不是谁比谁好,而是谁比谁“更烂”。 由此而得出结论称,美国选民对这次选举已“根本不感兴趣”,甚至“十分厌恶”。美式民主已“陷入困境” 等等等等。一言以蔽之,民主普选远不如我天朝-党独裁的“优越”。 你们屁民老百姓可不要“人在褔中不知福” 啊!

俗语云“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我们不妨来看看中美兩国民众对选举的不同境遇。如果中共所谓美国民众对选举感到厌恶之说能夠成立,那么美国的选民对这次总统大选肯定会持消极、甚至抵制态度。反映在投票率上肯定很低。参加投票的选民,起码也会低于50%甚至更低。然而鉄的事实却给了这些“洗脑宣传家”一记响亮的耳光。根椐最终统计的有效选票数,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蕊.柯林顿总得票数是59,791,135票。得票率是47.5%;共和党候选人唐纳.特朗普总得票数是60,071,781票。得票率为47.7%,两位候选人共计得票数是:119862916票(见《维基百科.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此外,另有占选民总票数4.8%的人,或投了这兩位候选人以外、或成为无效的废票加在一起,则整个参加选举投票的选民应在一亿二仟万人左右。美囯登记的合格选民就按一亿四千万、甚至一亿五仟万人计算,其投票率也高达近80%,是1960年以来投票率最高的一次。民众这样踴跃地投入大选,如此高的投票率,能说美国选民对选举总统不感兴趣或厌恶吗?什么荒唐逻辑!

而反观中国大陆,在中共的一党专政、一党弄权、一党霸国的情况下,别说总统、国家主席这类最高领导人,就是一个省长,或再等而下之,一市、一县之长,普通民众也根本无权与闻。这些官员一个个都是由“我党” 指派便“从天而降” 就骑在了民众头上作威作福,给民众“当家” 还要“作主” 了。不但民众从不认识其人,而他们为官一任后,大多数普通民众也无缘见其一面。从来就和什么“选举” 沾不上半点边。至于中共拿来作“秀” 走“过场” 的所谓选举基层“人大代表” 更是比儿戏都还不如。回想二、三十年前,这个所谓“选基层人民代表” 还要正儿八经开个会,发张选票给每个人,叫你行礼如仪地去投一下票。可笑的是,那时选所谓的“人民代表”, 选几个“代表”,便是同等数目的“候选人”。 中共美其名曰“等额选举”。 換言之,“选”或不选都铁定是此人了。因而参选的人,大多数人都觉得实在毫无意义,有个啥“选头”?完全是浪费时间。于是有的人,特别是有些玩世不恭的人,便利用无记名投票,你不知“这张票是谁投的”这个特点,于是用一种拿今天的话来说,就叫“恶搞”的手法来表达不满。结果在当场开箱验选票时,忽而便听见唱票人大声念道“包青天一票”,引得下面“选民”哄堂大笑。没过多久,又听见唱票人念道“邓丽君一票”,大家更笑得前仰后合。有一次竟然因为“包青天”、“邓丽君”之流得票太多,唱主角的“侯选人”得票反而不过半,按中共的“选举法”此人便不能当选。气得我们单位领导,叫大家不许散会,不许去吃午饭,重选!并说“今天选不出来,任何人都不准离开会场,否则按旷工处理”。这一招果然凑效,大家顶不住胃子里的“抗议声”,只好放弃“包青天”与“邓丽君”,最后才让那位侯选人顺利当选,才万事大吉了----中国“选民”的如此表现,不知叫不叫对这种选举“根本不感兴趣”,甚至“十分厌恶”?

如果说这是二、三十年前中共的经典做派,那么再来看看现在中共又是怎么干的。人家好像还“与时俱进”,而且“发明” 了一种更先进的“选基层人大代表” 的“选举”方法。眼下大陆各地正在进行五年一次的所谓“基层換屆选举”。 日前,笔者户口所在的社区一位干部上门来叫我去“选人民代表”。 我问他何时开会选。他说“现在不用开会了,隨到隨选”。 此言引起了我的好奇,便去现场一观究竟。到了社区办公处。只见几个窗口接待,还颇热闹。更使我感到意外。于是按其“流程” 领下选民证,选票。这时社区一位工作人员指着-张纸上的三个名字对我说“请你在其中兩位的名字下画圈,表示您同意这兩人当选”。 真是大有进歩,已不是“等额选举”, 而是三选二了。问题是这三人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当天也不来见我们选民。所以别说他们是干什么的,其人品,政见主张怎样一概不明,甚至是什么样儿,胖或瘦,高或矮,是女、是男我都不知。他们怎么当上候选人的,谁决定的,我更无从知晓。也没人征求过我半句意见。现在却要我同意由他(或她)来“代表”我了,豈不太荒唐?我正在迟疑,后面有位老大娘催我“快点吧,弄完了好去领錢,我还要去买莱”。 我莫名其妙,问“领什么錢啊”? 社区干部一听, 面露尴尬说“别说这些,快点完事,要下班了”。 我明白挡着后面的人去“领錢” 肯定会遭众怒。再说我与“錢” 也无仇,“领錢”也不是坏事,问那么多干吗?画个圈好简单的事,阿Q都能完成的事,本人好歹也算个“知识分子”,这点“三个自信” 还是有的。而且那天我还“肩负重任”,老婆,孩子都由我“代表”来行使“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 于是本人拿出“下笔如有神” 的功夫,一口气連画六个圈,从而投下“神圣庄严的一票”。更“喜出望外”的是,凭每张选票便可在社区“领”得人民币10元。于是我便领得30元。真是皆大欢喜。

真不能不佩服党的英明。它这样让你当面画圈画押,你纵有再大的本事也“恶搞” 不出投“包青天一票”之类的笑话来奚落它。它花这几个小銭,略施小恩小惠就把什么“无记名投票” 的规矩,连同什么“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 都一齐买来丟进不知是东海还是南海里去了。更不用说在中国根本就不可能有谁可以自行参选成为候选人。而中囯善良的老百姓还服服帖帖地招之即来,来之照办,奉命“投票”, 有的人甚至觉得这是党和政府对他蛮好的呢。当然对于“维稳” 及社会“和谐” 就更是功莫大焉了。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全国各地的所谓“基层人大代表”选举基本都是这个“模式”。 (只是发给选民的錢多少有别而已)換言之,都是由官方如此指定候选人而产生的。然后再由这些官方指定的“基层人大代表”, 去“产生” 县、市及省的“人大代表”, 再产生全国人大代表。最后去完成选什么国家主席,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长之类的“过场”。 这就是“中国模式”的选举和所谓社会主义的民主。

所以就在美国大选进行得如火如荼,高潮迭起,而中共的官媒、党媒对美国的总统大选极尽说三道四,大泼污水之际。中国一场亿万人的“选举遊戏”却同时在像照图施工一样的悄然进行。也许是由于这兩者反差太大,而又可能有点不解“上意” 的大陆腾讯、搜狐、网易诸网站却搞起了对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的直播。于是惹恼了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新闻舆论主管部门。立即下令:1.腾讯搜狐网易的直播已经通过北京网信办被叫停,同时提出严肃批评。并将视情况给予处罚;2. 务必执行关于禁止直播,碎片化同步等指令。3.如果发现其他网站在做直播,及时举报,总局和北京广电坚决打击。

人们不禁要问:中共当局为何要如此怒发冲冠?还要“坚决打击”直播的网站。其实这道理很简単,正如假药不敢与真药放在一起出售,东施大概也不愿与西施一道去参加选美一样。不管你怎样对美国的大选极尽中伤泼污之能事,人家全民参与,一人一票真正的民主普选是经得起检验的,是敢让人看的。而中国的这种“选举” 敢让世人看看吗?所以中共怕中国老百姓看美国的选举投票实况,怕民众由此及彼,产生联想与对比。至于官媒、党媒对美国选举的种种不实夸大的评论,正如有人调侃的:只不过是一位太监哥在那里大谈怎样才能过上高质量的夫妻性生活一样的可笑!

2016年11月13日完稿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