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星期四

声援香港雨伞被扣 寇延丁出版经历后暂未有归期



作为一个「没有沉默权利的中国人」,中国「公益媒婆」寇延丁在被关押128天的两周年,克服恐惧,出版书籍,忆述当年被拷问的情况以及自己如何由一个「规行矩步」的公益人被炼成国家敌人,接着又到台湾和香港两地出席新书推介会,让签证期快到的她也须重新思考何时才是返回中国的最佳时机。




香港2014年爆发持续79天的占领运动(又称雨伞运动),有一百多至二百名中国内地人因为声援运动而被关押或扣查,当中包括与公民社会联系紧密的寇延丁,她在占领期间经港而到过占领现场,回国后在10月11日凌晨毫无声息和预警的情况下被国安从火车上带走,指她涉嫌触犯「寻衅滋事罪」。日夜不断的审问在审讯者自称「中国的关塔那摩」那经过改装的宾馆房间内进行,被她谑称为「三个代表」的审讯者则不断追问她与「占中三子」之一的陈健民以及台湾太阳花学运的相关人和事:「让你活着,就是为了接受我们的审讯。」直至从她口中吐出「台独」二字,审讯者便把没有直接关连的人和事都扣在一起。
耳中听着审讯者提问的人和事,她意识到那是对方要扣帽子的事,怕说了不相关的事也会成了连累人的原因,「我最大的恐惧,真真不是个人生死,而是负不起责任:『这会是中国公益事业的损失,是时代的倒退。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这种恐惧贯穿在她于10月10日被关两周年的日子出版的《敌人是怎样炼成的 - 没有权利沉默的人》书内,甚至在她考虑回国的时间内。原应在日内便应该签证到期的寇延丁被本台问到何时回国时,只说日子未定,不愿再谈。这与她是次到台港推介新书前的说法不一样,她之前还是坚持在中国服务,甚至在21日的书会上仍然流露希望回到中国继续服务的心态,尽管新书内容对中国政府而言是敏感的,她的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的,她只是说:中国说以法治国,「希望他们以法治我。」看到她两年前被关押时完全无法接触外界,连最基本的法定权利也没有的读者,应该明白她话中的坦然和苦涩。可是到了22日被本台问到回国日期时,口风已经转变。
正如她一些朋友所说,只要考虑到一些有背景的大款也要「电视认罪」、一些被公认是硬骨头的维权律师也要指证别的维权律师,稍后找个适当时间才回国,被牵连的人可能少些,被栽赃的机会也可能低些。
受累占领运动仍感恩
寇延丁当初消息全无时,外界不知她被抓的原因,她后来知道时是因为香港的占领运动,因为审讯者在占领运动结束后,态度马上改变,其他因被指声援占领运动而关押凡人亦陆续被释放,只有她和郭玉闪继续被扣,直至翌年2月14日,当局才把她以「取保候审一年」的方式送回山东老家。再一年后才算获得自由。
不过,寇延丁没有为此怨恨港人和占领运动及召集人陈健民,她说,占领运动只是教人一套程序,参与者是以自我承担后果的态度去把经验来加以普及,这让她得到启发,从这个意义上,她感谢香港人让她看到香港社会形成的轨迹和过程,故此她也愿意把她看到的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
也许,这种以自身经历来让道理普及的精神,让她克服恐惧,书写这个患有恐惧症的国家如何把她变成国家的敌人:当她为举报别人贪污反而被害的父亲伸寃时,被指是对社会带着仇恨去从事社会活动;为汶川儿童奔走,被指是因为受打压而带着对社会的仇恨从事工作。寇不明白审讯者这套逻辑,但她明白,在恐惧的年代,只有直面它,才可保有他人夺不走的自由。
寇因占领运动被关128天,失去自由一年,现在终于可以公开发声,但占领运动过去已经两年,根据香港支联会的资料,百多二百名受牵连而被关押或失踪等打压命运的人当中,尚有六人仍然被囚,五人在广东省,他们分别是苏昌兰、陈启棠、王默、谢文飞及张圣雨。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