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

吴祚来:习近平能不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习近平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一话题曾经一度成为热点。
 
2015年,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推荐,将201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王义桅有三大理由,一是习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解决内陆国家被海洋主导的全球化所边缘的历史遗留问题,并且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二是习宣布裁军30万,提出与美国建立新型关系;三是习马会改写了66年来两岸政治领导人从未见面的历史,消除了中美台海争端而爆发冲突的根源。
 
今年11月初,北京洪习会,习近平“亲自”谈到了诺贝尔和平奖,他说2013年中国已解决7亿人贫困问题,目标2020年要彻底让全国人民脫貧。做到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水准。由此可见,习本人也希望获得诺奖,时间是2020年,也就是他第二个任期快结束之时。
 
习近平的想法非常朴素,就是让中国人民生活过得好起来。而且习政权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措施,并要让各地领导进行脱贫承诺。当人们看到这些举措之时,谁不会为中国领导人点赞?但点赞之后,又多会叹息一声:皇帝的想法总是好的(历史上哪个皇帝不想四海升平、百姓富足),但贪官们太坏了。自上而下的极权政治,永远摆脱不了这样的宿命:最高当局的美好愿景,被层层官僚化解于无形,总是开始于善政之愿景,终结于恶政之造孽。
 
地方政府几年内会上报给习中央非常好看的数据,数据将显示,2020年,中国的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如果没有脱贫怎么办?禁止媒体采访与报道就可以了。还有,什么是贫困,是按美国标准,还是按中国标准?当然是按中国标准,而中国标准是由地方政府控制的,数据也是由统计部分“制造”出来的。
 
拿着这样注水的数据,习近平好意思去申请诺贝尔和平奖么?
 
从BBC一则采访视频说起
 
近日一则视频被大陆自媒体广泛传播,BBC记者要去采访一位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中的独立候选人,但遭到警方便衣人员阻挠,他们不让记者进入被采访家庭,当候选人通过窗口来与记者交流时,便衣人员甚至动用器物,遮挡窗户,同时,当地联防人员们陆续涌入现场,排成人墙,驱逐记者。
 
习主政之后,打击了多起地方贿选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的大案,这些大案让人们看到,政协委员与人大代表,许多都是通过金钱买来的,名流或企业家为什么要买这些百无一用的身份?因为拥有这些身份之后,既可以与更高层官员一起开会,有主流社会的身份,又可以获得免罪权,法律规定,地方警察是不可以直接抓捕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的。
 
那么,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应该如何产生?宪法规定应该直选产生,中国公民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事实是,这些权利都被剥夺,中共地方组织拥有绝对的第一选择权,只有经过他们选择的听话的候选人之后,才可以进行投票程序,否则就是违规,独立候选人因此被地方政府视为打击对象,像当年打击反革命一样严厉打击,而对其人身自由的限制与控制,与恐怖分子一样被严加防范,不让其与媒体或公众接触。
 
人民相信共产党,共产党不相信人民,人民一旦自己选举自己的代表,共产党基层官员就会被异已的力量监督,这是中共官员最为害怕的事情。百姓要依法独立参选,被视为向中共夺权,中共基层政权如果失守,那么,中共在人民群众中间的基层堡垒就失去了,中共的统治就没有了基础。
 
中共现在与底层人民进行现场战争,一是夺地之战,一是夺权之战。
 
十年前我去台湾,当地朋友指着郊野的田地说,农民比市民还富有,因为他们有田地。台湾百姓不仅有田地(地票),还有选票,当然这两票的获得,也是与当政党博弈与斗争的结果,不是凭空掉下来的馅儿饼,好在国民党到台湾之后,并没有剥夺百姓的田地私有权,这样农民一直拥有地票,而选票的获得,也有开明的国民党党首蒋经国先生的还权于民。
 
农民的贫困,根源一是土地权,是不是私人拥有,可以交易,并使之增值成为财富;二是选举权,选举权可以使农民摆脱政治贫困,或权利贫困,农民有自己的议员,能帮助农民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样的脱离贫困,才是实实在在的脱贫,而不是靠蒋介石或蒋经国的个人政治意志来脱贫。靠个人政治意志脱贫,还会因另一个人的政治意志而返贫,因为整个社会的腐败,是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独立的议员代表造成的,一个皇帝不可能监察整个天下,只有无数的代表议员、独立的司法、自由的媒体,才可以做到阳光政治、清廉天下。
 
习近平有机会获得诺奖
 
媒体报道,11月1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参加区人大代表的选举投票时强调,选举工作要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发扬民主、严格依法办事,保障人民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党领导人民选举,还是党控制人民选举?如果国家永远由党来领导由党来操控人民的代表,这样的政党就与皇权无异,各地的代表选举都由党来操控,才有独立候选人被打压或拘捕的非法事件不断发生。习近平无法解决党领导的民主选举,与依法保障公民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之间的矛盾冲突。这一冲突的本质是中共剥夺了人民的政权权利,公民独立参选即有罪。
 
如果习中央能够像蒋经国那样,还权于民,解决中国人民的权利贫困,启动中国宪政民主进程,那么,习近平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应该会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只有通过解决权利贫困,才能解决经济贫困,中国边远地区的经济贫困,很大程度上是权利贫困造成的。譬如,全中国有数千所党校,如果将这些党校的经费由中共党员自己支付,而将国家相应的财富划拨给贫困地区的学校,那么,边远地区的儿童教育与生活福利就得到解决,还有像山西这样的资源大省,如果地方有真正的人民代表,官商就难以合谋,掠夺性的开发地方资源,而对当地百姓无所回馈,人民代表决定政府行为,政府就必须使百姓得到资源回馈的利益。
 
让人民拥有真正的选票,有选票才有真正的人民代表;让农民得到自己应有的地票,农民就可以将土地变成财富,那种认为,农民土地一旦市场化,就可能使农民变成流民,成为社会动荡之因,但全世界的农民有拥有土地,中国数千年历史中,土地也是私有,只有中共将土地国有与集体所有,而这正是造成农民贫困之因。
 
土地像集体天空上的一块肥肉,只有党的权贵们可以享用,农民只能望梅止渴。强拆与上访,每年造成数以万计、十万计的农民无家可归,成为职业访民、冤民,体制不改,灾难不断,这样的体制下习近平谈脱贫,是舍本求末、缘木求鱼,整个社会的贫困与冲突,只会加剧。
 
习近平想获得诺奖的愿望是美好的,但要用政治改革方式影响经济,自己在全世界撒美元,让地方政府来承包地方脱贫,这不是中国梦,而是夜郎梦黄梁。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