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星期一

新闻背景:人大释法为何引发香港反弹?

组织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称有1.1万参与周日的反人大释法游行
组织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称有1.1万参与周日的反人大释法游行


香港立法会议员宣誓风波,引发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动释法。释法前一天,香港民众上街“反人大释法”,部分群众至深夜仍未散去,在中联办前与警方对峙。BBC中文网带您了解香港群众为何反对人大释法。
周日(11月6日)夜间,参与民间人权阵线在周日下午举行的反对释法大游行及集会的部分人士,从原订的游行终点终审法院,继续向西来到位于西环的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简称中联办),并在法定集会结束时间后仍未散去,继续与警方对峙,警方以胡椒喷雾试图驱散,爆发零星冲突。至周一(11月7日)凌晨三时许才完成清场。

视频:香港反人大释法游行警民对峙

组织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称有1.1万参与周日下午至夜間的反释法游行,警方则称有8000人。稍晚至中联办前的抗议人数,根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最高峰时有4000多人。
周一上午,中国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以155票全数赞成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根据释法结果,新科议员梁颂恒、游蕙祯的宣示无效且不得再次宣誓,议员资格可能不保。
香港各大媒体周一皆以“人大释法”为报道头条,在社交媒体上也引起广泛讨论。周一香港不同政治光谱的政党代表纷纷发声,表达对人大释法的意见。
BBC中文网记者周日在游行现场访问参与民众,一名年轻女子表示,虽然宣誓事件中,“有一些人士可能做出相对不适当的举动”,但她认为用释法解决此问题并不恰当。
另一名中年男性说:“中央没有权力这样释法,因为《基本法》写明,一定要香港报请上去才会(释法),但这次的释法完全违背应该有的过程。”

释法争议

香港在1997年主权移交之后以《基本法》做为小宪法,写明香港在到2047年的50年之内,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之下对香港事务有决定权,军事和外交权力则在北京手中。
但《基本法》也写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有“最终解释权”。
这次释法引发争议,是因为在香港高等法院判决前就先释法,引发北京干预香港司法独立的争议。
香港司法团体担心此次北京政府主动释法,未来将影响香港的司法独立性与法治(rule of law)。民主派团体也谴责香港政府和北京凌驾立法会,剥夺经由民主程序选出的议员之资格。

未来发展

周一人大释法引发广泛讨论后,预估香港会再有反对北京政府的游行。根据法新社报道,将有律师在周二组织静坐抗议。而在梁颂恒、游蕙祯的议员资格尘埃落定之前,立法会要维持常规运作将有困难。在过去四个星期,香港立法会运作已经因为“宣誓风波”而延宕。

事件时间轴

释法起因于青年新政议员梁颂恒、游蕙祯10月12日 在立法会宣誓时“宣扬港独”,且誓词“辱华”。
  • 10月18日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裁定宣示无效,同日政府部门律政司 提出司法复核,推翻梁君彦批准两名议员再宣誓的裁决,以及申请临时禁制令,禁止两人再宣誓。
  • 10月19日原订再度宣誓时,亲北京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席, 人数不足而流会,梁、游两人无法宣誓。
  • 10月26日立法会开会前,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暂缓两人宣誓以等待香港高等法院的司法复核判决。但当日梁颂恒、游蕙祯两人仍在民主派议员的护送之下 强行进入议会宣誓
  • 11月2日,两人 再度尝试进入立法会宣誓,被保安人员带离现场。
  • 11月3日,高等法院就 司法复核案开审。代表政府的资深大律师余若海一开始即表示政府并无向中央寻求人大释法,认为是否具议员资格一事应由香港法院处理。当日庭讯,梁、游两人议席的有效性未获最终裁决。

文章来源: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