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

翁寒松:中国病毒蔓延,西方国家难辞其咎


中国研究院第20次研讨会:“中国病毒”蔓延,可有解药?(9)

“‘中国式病毒’之所以迅速蔓延,说到底,其根本原因就是它低劣,如同野草容易生长、低等生物容易繁殖,它不是正常物种,而是变异物种,它对人类文明冲击和干扰的程度,取决於文明社会何时警醒,取决於文明社会用多大力度、何种方式围剿它、消灭它。”“‘中国式病毒’当然会灭绝,否则就是人类文明的灭绝。我担忧的是,人类为此要付出多大代价?”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创办人、总裁何频,2015年8月21日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齐之丰的长篇专访中,深入而尖锐地阐发了此前他在美国国会作证时提出的“中国式病毒”,引起广泛关注。9月20日,中国研究院在纽约长岛举行研讨会,来自纽约、新泽西、华盛顿、加州的学者、作家围绕这一命题热烈讨论。《内幕》记者苏文森、沈峻、高伐林根据录音整理发言,并经发言者订正和补充,现全文刊载如下。

中国病毒蔓延,西方国家难辞其咎

翁寒松(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

我一直在往後躲,都不敢发言了。为什麽不敢?因为我对何频提出的这个观点、议题,是最推崇、评价最高的;但我刚刚在明镜出版了一本谈毛周关系的专着,所以我担心有人说他给我出了书,我才吹捧他。

其实真不是这样的。我是今年来到美国的,何频的文章,我在国内就曾仔细研究,一直就很佩服。我当时也跟人讲过,我来到美国出这本书,就是冲着他来的。他这篇谈“中国式病毒的”证词,我也比较早知道,胜平跟我谈了,我一听就拍手叫绝。

这个问题很大,是在中国发展和世界发展、人类发展这麽个关节点上提出来,他点题了,也破题了。这是一个重大的、关乎人类命运性的问题,是大文化、人类文明的前途的问题,我是这样看的。这个问题确实很大,毕汝谐说他用艺术学来比喻,我也来打个比方,就像现在好多人还在拍“手撕鬼子”呢,何频他拍了个3D的《阿凡达》——所有的奥斯卡奖都给拿去了。


翁寒松。

这个东西确实是一个人类学的命题。首先说这个问题的形成,确实也是一个自然过程。在20年前,谁也没想到,中共自己也没想到会变成“病毒”啊,有饭吃就不错啦。那个时候军队整天发愁,办农场,一个星期平均能有4两肉,就想这些事情。美国人、西方人也没想到“中国病毒”——怎麽可能?

但是,它就这麽形成了。形成以後,你还别小看它,说它没有影响力,好多人都到中国去就业,包括NBA的球员啊,去打球等。你还别说他不受影响。那些怪里怪气的中国话英文,他还真听得懂。什麽you can you up(你行你上),no can no bb (不行你少废话)……,他都懂。行为方式他也学到手,他到那里去,什麽都明白了。这一套东西呢,他会潜移默化地影响整个人类的生活品貌,生活方式。

你还别小看这个“中国病毒”。再过五年看,就更明显了。十年前,说英国、法国、德国是二流国家,往三流国家出溜,你敢相信吗?你要这麽讲,人家肯定会说你是个疯子啊。但是你现在看呢?过五年时间看,可能,真会这样子!

这个人类学命题,怎麽形成的?何频也点到了:西方国家有责任。中国从一个“小孩”,一下子变成一个壮小夥子,一米九几,站到你跟前:“你给我老实点,不行我给你两家伙。”本来是你随便怎麽收拾的,他怎麽一眨眼变大了?西方国家怎麽不知道呢?我为什麽跟何频有共鸣——我没想到他这个高度,但是我来美国之前一直在想,中国这样发展,这样扩张膨胀,谁能阻止啊?不是说不让它发展,但是,它那些不良的东西,影响到世界,谁能阻止啊?那只有美国。

但是,美国有两个问题:一个,他有力量不会用,就是何频讲的,在很多问题上美国不了解中国,不知道这个病怎麽治,不会用药。还有一个,美国长期形成的这种政策,也是个问题。每个民族国家其实都有它的特点、秉性,日本,我看就两条,一个是偷袭,一个叫耍赖;美国呢,我看了几十上百年下来,也是两条:一个是遏制,一个就是……,讲的不好听,就是趁火打劫:等你们打得不可开交,最後我来插一杠子。

在辽东半岛“赎辽费”的时候,在提出利益均沾的时候,美国都是遏制了日本的。特别是到1939年以後遏制日本,因为日本进了印度支那了。1941年年底以後,法军——是维希政府的法军——缴械,日本军进一步进入了,向泰国这些地方发展,美国看出不对头了。美国是有战略制高点和战略提前量的,说我要遏制它了。不是为了救中国,帮你是为了他自己,遏制它,支持你。美国跟日本谈判,你日本要全部退出来;你马上成了一个太平洋大国,就对我形成威胁了。

这时美国,应当说是比较富有建设性的吧。但是,美国还有一个“非建设性”的:绥靖主义、保守主义、孤立主义、不参战啊这些。就是说它一定要到你打得不可开交,就像现在,他要东盟组成舰队,说我给你支持。

但是真组成东盟舰队,真要有事,美国会去吗?它实际上就是要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打个“隔断”,你们的人去犯傻去吧,跟中国船去撞去。它非要到了例如打到它本土,或者说打到它的航母,面子下不来或底线被逾越,它可能才会出手。或者,它特别强大的时候,会制造一个“北部湾事件”之类,它来插手。(张艾枚:它已经有4艘舰艇停在南海了,美国太平洋舰队,7月到那儿视察了。)

这些,都是很差的(动作很小的),那几个濒海战斗舰,什麽无畏号、自由号啊,不算个事。因为中国现在已经4艘核潜艇在那里,马上就6艘,人家都以为是093,都到096了,094已经开始正式巡航了。4艘核潜艇是什麽概念啊?每艘是12个发射管,每个带10枚核弹头,你算,140多个核弹头(包括备份弹种),还有很多常规舰艇。

它现在搞的056那种轻型护卫舰,成本很低,但是它管用、很实用。它和你搞低成本扩张。它那个像劳动密集型产品,给你胡跑乱蹿没完没了;还有渔船,你跟它搞吧,最後把你搞烦了,自己也就回去了(美国是相对缺乏耐性的)。所以说,在这个问题上,老在说“遏制中国”,也提出一些战略方法,跟它军备竞赛,“把它掏空”,你要知道中国这个低成本扩张和无休整作战,最後还不知道谁掏空谁呢!

将改变世界地缘政治版图

所以我说,这个问题是存在的,是会潜移默化的,是生活方式、思想方式、文化价值观的影响。这个影响,不好说它是好还是坏,我不做这个判断,但是,你肯定会改变。你如果要坚持普世价值,坚持自由民主这种价值观,坚持言论、人身、财富都有保障,那你面临这个改变,你就要考虑。

现实的力量对比是会有的。我告诉你,中国强大到什麽程度——国内经济上确是一塌糊涂,缺乏经济增长点,但不见得到了没有钱的地步,在国外市场进账很多。就说南海,他们造那些岛,哪个国家、美国有实力造岛去啊?就算有实力,老百姓也要把你骂翻了:你疯了,跑那儿造岛?但是中国呢,隔几天,就弄出一个弹丸之地,冒出一个4平方公里的岛来。它的军力,马上,四个航母出来了。

另外,俄罗斯和中国现在形成了一个准盟国关系——事实上就是盟国。现在不是什麽“向苏联老大哥学习”,而是中国带着俄罗斯玩(现在中国人均GDP已超过俄罗斯,俄罗斯全国的GDP只相当於中国的一个发达省份),俄罗斯离开中国,它没的混。但是别忘了,中国和俄罗斯的核武器如果加在一起,就很强大。而且俄罗斯有动武的决心,把它逼急了,比方说,你要动克里米亚,那就是战争;你如果动它东部两个州,那就是战争。

另外如果在波兰、罗马尼亚这些地方,很可能它的部署要往前推移。你从现在它往塔尔图斯港派兵的军队动向来看,要把它逼急了,石油降到二十多美元一桶,它会跟你搞一搞。这次它的军队到了叙利亚,美国觉得很突然,也很棘手。美国怎麽办?派兵跟它对仗吗?不对仗,岂不是示弱?而对仗,有什麽用?所以说,中俄现在这种联盟,还有苏联解体前就有人设想过,普里马科夫主义,就是苏联、中国、伊朗、印度、巴基斯坦,连成弧线,形成同盟,对抗西方,当时觉得是“天方夜谭”,但是现在你看,事实上就慢慢形成了。连以色列都还往中国靠呢。所以形势是有变化,有影响的。

如果不是有美国,中国现在的实力,可以把中南半岛和日本,都让他们服服帖帖——就强大到这个地步。现在怎麽办呢?何频讲,为什麽这个问题大?实际上它会改变世界地缘政治版图的,而且正在改变。然後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美国上个星期已经提出来,中共军力已经可以对抗美国,已经达到这个阶段了。

(张艾枚:昨天,兰德公司说,论核动力美国和中国比是30比1。)
30比1,这有两个问题,第一30比1准确不准确?第二,如果讲相互摧毁的话,中国要是给你耍无赖,我就把炸弹全部炸到日本和越南,把你们两个“狗腿子”先灭掉。我欢迎你美国打我中国,你打吧!你来用原子弹打我吧,打我的人民吧,你人来了我再核反击。你怎麽办?如果它要这样你怎麽办?

这些问题很大,何频提出这一问题,是世界级的尖端性的,是最有现实性的问题。至於“病毒”的定义,到底是描述性定义,还是种加属差定义,这个病毒到底是阿米巴之类还是别的什麽(当然我也不知道阿米巴算不算病毒),我倒觉得不是那麽重要,有些形容能够意会就可以了。要抓住这个问题的实质。

缺点嘛,我真没看出有什麽缺点。你总不能要求一篇文章把所有话说都完吧,谁那麽包打天下?(未完待续。 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再入险境》)


文章来源:明镜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