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苏州908大抓捕:代理律师会见戈觉平、陆国英被拒



王宗跃律师:萧云阳律师与我(王宗跃律师)上午去到苏州公安局直属分局,一王姓警官在大门值班室接待我们,我们向其提交了委托书、律师事务所函和会见函,告知我与萧律是戈觉平委托的辩护律师,要求了解案件基本事实和会见当戈,对方询问了我们是怎样接受委托的,告诉了我们戈涉嫌的罪名就没有更多说的,至于会,声称随我书面答复我们。现在我们午饭完了正又在去常熟的路上,准备去会见戈觉平妻子陆国英!

王宗跃、萧云阳:戈觉平、陆国英办案手记

2016年11月16日凌晨3点,我们抵达苏州,开始戈觉平、陆国英夫妻的辯护之旅。一大早,我们前往苏州公安局,向门卫说明来意,门卫向公安局直属分局汇报,说明戈觉平的辯护律师需要与办案人员联系,门卫告知马上会接待我们。不一会,出来一位王姓警官,称他是法制办的,也不是办案人员。我们如果有什么要求,需要交什么手续,可以交给他,由他转交給办案人员。我们向其出示了律师办案所需的手续,并提出会见戈觉平,王警官表示,他们会跟据法律规定给予书面答复,同时表示一般不会同意我们会见。由于戈觉平涉嫌的罪名是煽动顛覆国家政权,根据法律规定,会见需要办案单位同意,我们协商一下,认为目前律师只能等候通知,记下了办案单位的电话后我们走出了公安局,这时我注意到該公安局的位置,高矗的公安大楼足以鸟瞰周围的建筑,仿佛雄鸡独立一般,对面是一个民房小区,相对低矮,与公安局形成鲜明的对比。

下午我们赶往常熟市共公安局,陆国英被该局以扰乱法庭秩序罪指定监视居住。公安局法制法陆姓警官接待我们,他说已经接到苏州市公安局的电话,知道我们今天下午到常熟。查阅我们的手续后,我们提出会见陆国英,陆警官说,本案与戈觉平案有关联,戈觉平案涉及危害国家安全,是否同意会见,需要研究后答复。我们则认为扰乱法庭秩序罪律师会见不属于刑诉法规定的三类需要办案机关同意的案件,再次提出会见陆国英。陆警官说,陆国英案与戈觉平有牵连,他们只是以涉嫌扰乱法院秩序立案,但两案均由上级統一安排。话语至此,为之奈何!

苏州、常熟勿勿别过,天下起小雨,乌云很浓、云层很低。

王宗跃、萧云阳
2016年11月15日
#苏州908大抓捕 消息通报

截止至2016年11月10日,苏州大抓捕十一人被指定监视居住。

其中,以涉嫌“煽颠”罪,被指定监视居住的两位:戈觉平(网名:奔博)、顾义民;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被指定监视居住的八位:倪金方、陆国英、王婉平、朱雪英、吴其和、徐春玲、王明贤、邢佳(邢介忠)。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指定监视居住的一位:胡诚。

与此之外,于2016年10月25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传唤24小时的苏州维权人士陈建刚称,被讯问内容与常熟法院举牌、范木根案及平时关注709案等内容有关。

苏州大抓捕中,被释放人员:陆正国、范永海、周金丹。

据出来的人称,讯问的内容主要以范木根案、几次拉横幅为主!

据有关人士称,所谓的“扰乱法庭秩序”是两年前(即2014年)的事。刘晓原律师称,扰乱法庭秩序罪是《刑法》修正案(九)新设的罪名,该修正案自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法不溯及既往,如是两年前的事,警方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采取强制措施,显然是溯及既往,没有法律依据。

戈觉平(奔博),陆国英夫妇是癌症病患者,尤其是戈觉平,需要长期服中药,请大家关注戈觉平(奔博),陆国英夫妇!关注苏州908大抓捕 中其他被抓捕的维权人士!

倪金方、胡诚、邢佳被抓捕的第9天,戈觉平夫妇被抓捕的第12天,

六人被抓捕的第71天,敬请关注#苏州908大抓捕 !

感谢本案人权律师的介入,国际媒体的关注,感谢公民社会和同仁们的大力支持!

——许海凤 2016.11.17 06:45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