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

释法后再有8议员的合法地位受质疑

遭入禀质疑宣誓合法性的立法会议员认为,当日宣誓有效,中央官员的讲话,并无法律效力。(香港电台图片)
遭入禀质疑宣誓合法性的立法会议员认为,当日宣誓有效,中央官员的讲话,并无法律效力。(香港电台图片)


香港继续有市民提出司法覆核申请,挑战部份立法会非建制议员的资格。入禀人质疑8名议员宣誓的合法性,要求取消议员资格,并宣告议席悬空。今次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第104条释法后,首次有香港市民根据释法内容入禀法院要求司法覆核。遭入禀质疑宣誓合法性的议员都认为,他们已完成宣誓。(高锋 报道)
梁国雄是其中一位被质疑宣誓有问题的议员,入禀状指他宣誓时,手持黄伞和高叫口号。罗冠聪就被指以反问语气,读出“中华人民共和国”,郑松泰在读完誓词后,加上“全民制宪、重新立约”等字眼,同样在誓词后“加料”的,还有朱凯迪及陈志全,邵家臻就在宣誓后,敲响占领运动时使用的铃鼓
入禀状指在首轮宣誓时,姚松炎同日两次宣誓,都有在誓词加插口号和字句,而刘小丽就以极慢速度,读出誓词,每个字之间停顿约3秒。
入禀人指8 人宣誓时的言行、服饰,和道具等,违反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要求法庭颁令上述议员宣誓无效,及丧失就任议员资格,并宣告8名宣誓人的立法会议席悬空。
于周四(10日)入禀司法覆核的,是“的士司机从业员总会”会员郑玉佳。他在占中期间,也向小额钱债审裁处入禀,向占中发起人追讨赔偿,但其后因讼费问题撤销索偿。他接受NOW TV查询时表示,这次是以个人身分申请司法覆核。
郑玉佳:人大释法后,很清楚讲明,他们的行为触犯了真诚宣誓。如果我们的立法会内,有这些议员代表我们运作,是不行的,必须以正视听,拨乱反正,不能让他们这样继续以“自决、港独”思想,一直影响我们整个香港的管治。
功能界别议员姚松炎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即使司法覆核申请获得批准,亦不等同有关议员的资格会被褫夺。
姚松炎:司法覆核程序即使最终完全成功。他拿到法院许可,法院最终又判他胜诉都好,其实判决并非褫夺议员资格,因为褫夺议员资格有另外(基本法)79条规定。一般司法覆核只有“发还”,也就是说,你当时的决定,经过审讯后,撤销了。之后(立法会)主席要重新做决定,决定是甚么现在并不知道。
被入禀覆核的人民力量议员陈志全坚持当日宣誓有效。
陈志全:四年前议员在宣誓开始前,和宣誓结束后,有一些个人表述,当时,无论监誓人,政府,甚至人大,都没有提出任何质疑。如果说释法没有增加104条任何新的意思,只说明了原有意义。那么四年前他们没有质疑的事情。今天也不应变成非法。
社会民主连线议员梁国雄就认为,陈佐洱等前任和现任中央官员的讲话,并没有法律効力。
梁国雄:陈佐洱和李飞的讲话完全没有法律效力。人大常委四点释法声明,绝对不容许低级公务员,或者退休公务员,说三道四。也不容许香港立法会议员,藉著这帮人,会恐吓香港社会,教司长做事,非常僭越。
今次司法覆核申请是挑战立法会主席及秘书长的决定,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正等待法庭文件,谘询法律顾问意见后再跟进,同时他正等候法律顾问,就人大释法内容提供意见。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就没有回应。
全国人大常委会周一(7日)全票通过,对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规范公职人员就任时“依法宣誓”的形式。这是首次有香港人根据释法内容入禀法院。而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周三(9)不点名批评多名议员宣誓时,不符合释法规定。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