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查建国:论习时代(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98)



中共确立“习核心” 是当今中国一大事,环球时报10月31日发社评,题目就是《“习核心” 确保中国度过紧要期》。能“确保”中共度过危机而红色江山代代传吗?谈我认识与环报争鸣。我认为在毛时代、邓时代之后中国进入习时代。习时代特征如下:
一, 政治领域。(1)习以宏大理想、革命精神回归毛时代。改变邓“不争论” 的经济实用主义,力图用一种精神凝聚党心、民心。(2)政治思想全面收紧,维稳第一,强化党国一体。改变邓时代出现的多元现象,以铁腕治国。(3)从严治党。改变邓时代党上层“多龙治水” ,下层焕散贪腐之风。以加强政治纪律为第-要务,以细致入微的制度掌控党上千万的执国之各级实权的书记。(4)以法为工具实施党领导。既改变毛时代“无法无天” 状,也改变邓时代法不健全、有法不依状。党立法、执法、释法,从宪法至所有具体法皆为我用。
二,经济领域。(1)发展壮大国企,党国强力涉经。依托国内市场,延缓经济大危机到来。(2)大力发展新经济,以此保持中国经济活力。(3)以“一路一带” 为代表走向世界。在美欧反全球化向本土收缩之际,力图将中国邓时代的全球化红利维持下去。(4)以“扶贫” 为代表的亲民经济举措。
三,外交领域。(1)打造地区强国,增加在亚太地区话语权。(2)联俄反美,形成世界新格局。(3)经济、意识形态取攻势,政治、军事取守势,总体求和求稳向内,已难有毛时代“红色帝国” 之世界革命野心。外求稳是为保内稳,保“一党制” 核心利益。(4)反“独立”。大力反“台独”“港独”“藏独”“疆独”,以“民族主义” 为立足支柱之一,以此煽动民粹爱国主义凝聚人心。
邓时代以与毛时代的不同而改变中国影响世界,但经邓江胡三任其弊已积重,党内强硬派忧虑重重,党心民心不稳危及党权根本。习应运而生成为中共自毛邓后又一强势领军人物。习承传毛邓,但有自己特色,雄心勃勃要形成“中国模式” 创马毛主义新阶段。无奈习时代也有无解的四个主要矛盾:(1)“一党专制” 与多元维权的矛盾。(2)互联网的不可控性与严控治国治党的矛盾。(3)大政府大国企与私企和创新经济的矛盾。(4)国际人权全球化、民主潮流与党国的矛盾。说其“无解” 是说你再有能力,再勤政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人不胜天。习时代是中共执政的最后一个时代了,历史可能在10年左右见证这点。
习时代也是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走向全面胜利的时代。由于习上台一系列“严打” 行动中国民运进入“低潮期” ,在这时我们要更加坚定和清醒。我们反对(1)“党自变论” 。那种习先专制后民主,党会自变主导民主的认识不符合习执政4年的逻辑。民变才有军变政变,希望在民间。(2)“速胜论” 。那种2、3年巨变的预测不是对中国现状的准确判断,急进将给民运带来损失。(3)“暴力革命论” 。在极度失望下“杨佳现象” 将更多出现,但非暴力颜色革命仍是中国民主转型主模式。(4)“以独促变论” 。独是对专制大一统的反抗,但争取民主是首要的共同任务。现在鼓吹“独立” 只会帮专制者煽动民族主义,使我们失去中间群体。(5)“文化宗教决定论” 。多元文化多元宗教并存,普世价值是底线,制度是关键。中国民主转型不靠神授和某一宗教化,而靠国人追求自由平等本性的激活和恐惧的消退。而新文化将在制度转型后逐渐成熟,成新制度的坚基。我们坚信中国国民现已具备转型素质基础,在经过缓和、渐变的阶段,我们一定会迎来激烈、突变的阶段。现在各尽所能,全面出击,积蓄力量,以待时机。
2016 /11 /21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