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6日星期三

34个国家网络自由不同程度下降,中国连续两年倒数第一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是致力于政治自由、人权与民主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该组织14日发布了2016年网络自由调查报告(Freedom on the Net 2016),指2015年6月以来,多国政府持续增加对社交媒体与即时通讯类应用的审查,网络自由在全球范围再次下降,而且已是连续6年下降;报告称,在其评估的65个国家中,过去一年有34个国家的网络自由不同程度下降,当前约有67%互联网用户所在的国家,会对批评政府、军队或统治者家族的言论进行审查。
报告指出,社交媒体和手机通讯应用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而能够提供加密通讯服务的 WhatsApp 和 Telegram 则被政府压制最为严重。这项调查的主管兼共同撰稿人 Sanja Kelly 透露:“像 Facebook 与 Twitter 这些广受欢迎的社交媒体,数年来已经逐渐屈服于审查机制,现在政府又开始对 WhatsApp 与 Telegram 等通讯应用设限审查。”报告指出,后者逐渐成为边缘化群体、人权捍卫者和记者们喜爱的交流工具,因为其提供的加密通讯方式让使用者难以被政府监控;但与此同时,政府封锁这类应用的主要原因,也正是避免在局势不稳时,它们被激进分子用于彼此联络与散播消息。
该组织从访问障碍(Obstacles to access)、内容限制(Limit on content)、侵犯用户权限(Violations of user right)这三方面对各国网络自由度进行评分,分数越高越负面,最高可累积至100分。最终,中国各项指标评分总计88分,网络自由度排名连续第二年位列倒数第一,伊朗与叙利亚则以87分同列倒数第二(该报告不包括朝鲜)。
报告指出,中国政府根据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信息安全”政策,近年来进一步压制言论自由,使得本可利用互联网维权的异议人士受到更严厉的打压;包括 BBC、纽约时报在内的世界主流媒体大多被中国政府视为“敌对媒体”而屏蔽,英国杂志《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和香港南华早报也因涉及敏感报导于今年相继被封杀。讽刺的是,网络自由度排名最末的中国,即将于11月16至18日在浙江乌镇连续第三年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
我们看到中国政府不断增加打压力度﹐并制订新的法律把官方监控合法化﹐例如最近通过的《网络安全法》﹐这使我们非常担忧。
“自由之家”网络自由项目主管 Sanja Kelly
该报告侧重于2015年6月至2016年5月间发生的事件,是覆盖全球88%互联网用户的综合性研究,由“自由之家”网络自由项目组具体执行。小组成员跟踪各国政府每年在互联网政策及措施方面的改进与退步,选择可以代表不同地理区域和政体类型的国家进行研究。今年共有70多位研究员参与这项工作,而且几乎所有研究员都住在受分析的国家里。他们分析了各国与互联网相关的法律和行为,测试被选中的网站是否可以浏览,并对广泛的人群进行了采访。
2016年网络自由调查报告由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DRL)、荷兰外交部、国际互联网协会(ISOC)等机构,以及 Google、雅虎、Facebook 和 Twitter 等互联网巨头资助进行。
自由之家表示,这份报告的内容由该组织“负全部责任”,“并不表达其捐助者的意见”。
文章来源:端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