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林忌:港督彭定康20年后的约会


末代港督彭定康重临香港,连续几日成日全港传媒的焦点,当中彭定康对港独运动的批评,更成为中共方面难得引述鲁平口中「千古罪人」的言论,令人侧目。

作为保守党亲欧派,作为国教为圣公会的英国中的天主教徒,甚至卸任港督后担任北爱尔兰的治安独立委员会主席,彭定康对港独问题的保守观点,其实不叫人意外;然而中共方却把彭定康的言论断章取义,如以伊朗来比喻「审查」民主选举的候选人,来暗批香港审查立法会参选人,这就几乎不见于传媒版面了。

彭定康对港独运动最重要的批评,在于指出「(港独)是不可能发生,这削弱了民主力量」;作为现实的政治家,彭定康的观点绝非没有道理,即香港目前的港独运动,确有自我边缘化的倾向,远较于全港的民意走得前;即使台湾民进党上台下台再上台执政,即使拥有自己的军队以及主权,在缺乏国际承认下,既无法令多数台湾人「不惜一战」也要宣布独立,也无法令外国改为承认台湾独立,这是一个现实必须考虑的问题。

然而港独如非作为目标,而是作为争取民主的一种策略,这点却或非彭定康,甚至本港一些极端的港独派所理解:港独可是一种手段,而非目标,无论如何要现实达到,则香港先要有民主普选。20年前即1996年,彭定康在香港最后一份施政报告提到:「我感到忧虑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权会被北京剥夺,而是这项权利会一点一滴地断送在香港某些人手里」──而这20年就是既被北京剥夺,同时也一点一滴地断送在香港某些人手中。

断送香港自主权的有两种人,第一类为亲共媚外的卖港贼,不断毁灭一国两制,断送香港人的利益;第二类的却或许本意不为恶,却因为「爱国」而幻想可以接受「中港融合」,幻想经济上的融合不会带来政治上的融合,结果却令香港愈来愈受制于北京──例如经济上和中国的捆绑,在移民上「包容」双非,大陆学生以至各种由党指派的「移民」,却不知这是中共殖民政策的一部份;在教学语言上,以为接受「普教中」不会影响香港的自主,结果中共藉本身的金钱优势,制造其文化上泰山压顶的优势,控制香港的传媒、文化以至思想方式。香港这20年就是在这种殖民的所谓「融合」下全面倒退,中共的殖民政策,令香港原本的制度败坏,丧失原本的文明基础。

香港的本土运动,以至后来再进一步发展出来的港独思潮,就是对这种中国全面侵蚀香港,废除双普选,以 及殖民政策的一种反制自卫手段。中国这几年全面鼓动民族主义,令香港很多人代入了所谓「中国人」的爱国洗脑之中,然后就被中共独裁专制的想法潜移默化;正如彭定康所指出:「年轻人对追求民主和自由都有很大热诚,继而高举枱面上iPad,指当年轻人能透过Google找到世界上任何的资料,『然后到达北方后(即中国),发觉不能再做到,你自然会想,这不会是香港的未来』」──就是因为这种「发现」,令香港的年轻人开始质疑自己的身份,开始忧虑自己的未来,将会变成和北方那些人变得一样;这些年「爱国」的民主派对此默不作声,以至对这种做法的不抵抗,才造成今日民主运动的「改朝换代」。

然而彭定康的批判,是极有意义──即现实上香港必须先求民主,其他才会有可能;港独激进的一端,常否认自己是「泛民」,甚至对追求民主的诉求,作出嘲笑的冷语;从今次宣誓风波看出,真相是民主派没有分裂的本钱,多年来提倡分裂那些,已经在多年分裂的情况下,尝到了自己不断细胞分裂的苦果;年轻的民主运动追求者,无论是港独派、本土派、自决派,还是期待建设民主中国者,其实在追求香港民主,先解决香港现实的问题,有大量合作的空间──在对抗中共的暴政上,大家本应仍是同路人;民主一直就是大家的最大公因数,忽视这公因,只为追求议席去分裂,在中共的打压下,即使能幸运取得议席,最终也会随时被暴政褫夺,亦因此彭定康作为老练的政治家,在此关键时刻,重提大家应先追求民主。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