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6日星期日

2016年香港立法会“宣誓事件”与人大释法



2016年11月2号,立法会大会复会,立法会随後进入议事阶段,但宣誓风波主角丶被裁定押後宣誓的青年新政梁颂恒及游蕙祯突然进入会议 厅。游蕙祯冲到主席台前自行读出誓词。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多次要求保安人员将两人带离会议厅,双方一度僵持。(AFP)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彭楷先,《东亚民情研究社》

一、背景

香港立法会宣誓风波是指2016年第六届香港立法会的数名本土派议员宣誓正式就任时,因誓词中言语和行为而发生的政治风波。

青年新政的梁颂恆及游蕙祯于2016年10月12日宣誓正式就任立法会时,在誓词中「加料」及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标语,而被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拒绝监誓,因此不能参与选举立法会主席程序,其后更发生政治风波。

2016年10月12日,多名民主派议员包括民主党均在誓词「加料」,其中新任议员姚松炎因在誓词中「加料」,青年新政的梁颂恆及游蕙祯因在誓词中「加料」及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标语,并在誓词中把中华人民共和国读成粗口及含支那字眼,而被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拒绝监誓,因此三人不能参与选举立法会主席程序。

第一次立法会大会宣誓

2016年10月12日,香港立法会议员进行宣誓仪式,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不接纳游、梁及姚松炎的誓词,并按议事规则指三人不能参与包括香港立法会主席选举等会议及表决,直至新任主席为三人重新监誓。

青年新政的游蕙祯和梁颂恆以英语宣誓时把中国发音成支那及展示「香港不是中国」[a]的横额,而游亦以髒话「Re-fucking」作为共和国的英语发音[b]。

此外,刘小丽在宣誓时以默哀形式5秒读出一个字,历时十二分钟四十六秒,破了立法会宣誓时间纪录,该宣誓后来被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宣佈无效。另一位来自功能界别的议员姚松炎因在誓词后自行添加其他字句,当时被秘书长陈维安宣佈为无效。

二、宣誓事件的发展

第二次立法会大会宣誓

10月19日,黄定光及姚松炎宣誓完成之后,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场抗议,触发立法会流会

10月19日,在黄定光及姚松炎宣誓完成之后,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场抗议,触发立法会流会,以致梁颂恆、游蕙祯及刘小丽无法再次宣誓

10月25日,梁颂恆和游蕙祯在部分非建制议员及传媒的「护送」下成功进入会议厅

10月25日,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决定调动议程,决定安排刘小丽先宣誓,押后青年新政议员梁颂恆和游蕙祯再宣誓,亦不容许二人进入会议厅开会。10月26日,梁颂恆和游蕙祯在部分非建制议员及传媒的「护送」下成功进入会议厅,惟建制派及保安并无阻拦。主席梁君彦要求他们离开,但两人未有理会。热血公民郑松泰拿着议事规则到主席台抗议,梁君彦要求郑松泰离开会议厅,并宣布暂停会议。最后主席于11时30分表示因溷乱宣布休会。

三、有关各方的表态

行政长官(梁振英)

行政长官梁振英回应议员宣誓情况,称相信很多港人感到愤怒和失望,形容香港与内地人民间感情受严重影响。梁振英亦称要成为立法会议员,一定要有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承担,不是言词闪缩或左闪右避便可。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

梁君彦决定可在收到书面提出后安排议员再次宣誓[23],律政司则紧急司法覆核梁君彦的决定,要求禁止梁游二人再宣誓

前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

全国人大常委兼立法会前主席范徐丽泰不点名批评梁、游的宣誓表现儿戏及缺乏承担,出言侮辱他人,又自称是口音问题,令人觉得立法会水平低落到如此水平。

建制派

青年新政两名议员的宣誓被不少香港人批评为涉及侮辱华人,并引来社会反响。民建联、工联会、九龙社团联会等25个团体,宣布成立「反辱华反港独」大联盟。

39名建制派议员联署要求青年新政两名议员道歉才可宣誓。

香港历史博物馆前总馆长丁新豹及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教授赵雨乐等300名学者及教师联署要求游及梁颂恆就事件道歉。由香港城市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学生、九龙社团联会成员莫嘉杰发起的网上联署亦有超过7万人参与,要求罢免游。港人民权民生党主席萧思江则入禀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要求宣佈游当选无效。

10月19日立法会大会期间,39名建制派议员因应两人拒绝就宣誓言论道歉,在姚松炎完成宣誓后,陈克勤在提出点算法定人数后,与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场抗议,结果造成流会。梁颂恆、游蕙祯及刘小丽3名议员最终未能宣誓。建制派召集人廖长江形容事件为「政治层面行动」,工联会黄国健指出今次行动是回应市民要求。

10月26日早上,多个亲中团体动员逾1万人在立法会示威区、添马公园及添美道行人路等地方聚集,反对青年新政议员梁颂恆及游蕙祯再次宣誓,认为他们的宣誓侮辱国家,应褫夺其议员资格,支持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押后两人宣誓。立法会宣布休会后,示威者分成不同队伍乘坐巴士离开。有媒体发现团体在附近酒楼「包场」。

泛民派

非建制派方面,27名民主派议员在建制派发动流会后,虽谴责建制派发动流会的粗暴行为,但此后也开始公开批评青年新政两名议员的行为(辱华言论)不能接受,但认为青年新政两名议员因为是由选民选出,应拥有再次宣誓的权利。

青年新政

10月12日,梁颂恆表示「支那」发音为「鸭脷洲口音」,而游蕙祯更反指陈歧视他们的「乡音」,并提出澳门行政长官崔世安在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和习近平面前以普通话宣誓时也带有口音。

10月16日,梁颂恆于出席直播时事论坛节目《城市论坛》时再次辩称宣誓当日说出「支那」一词是口音问题,亦被台下观众批评「敢做不敢认」,有人发言称呼梁颂恆为「捻仲痕」,叫他包容其「铜锣湾口音」。

10月17日,梁游二人回应指行为纯粹针对中国共产党政权,指誓词内容没有涉及任何人、族群及文化,拒绝就此道歉。

10月26日,青年新政晚上6时在立法会大楼外举行集会,主题为「捍衞三权分立,还我立法尊严」,约100人出席。梁颂恆及游蕙祯向在集会现场的泛民议员鞠躬致谢。

取消当选资格之法定权限

四、司法覆核的权威性

在梁君彦决定议员可再次宣誓之后,10月18日下午,律政司向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覆核立法会主席允许梁颂恆、游蕙祯议员重新宣誓的权力。高等法院法官区庆祥指律政司一方未将有关法律文件送予梁颂恆及游蕙祯和梁君彦,让他们有足够时间谘询法律意见,押后至晚上9时再开庭。庭上,代表立法会律师指,立法会主席具宪法地位,主席绝对有权容许再次宣誓,律政司及行政长官行为愚昧、理据薄弱。而代表政府律师指,游梁破坏誓言的尊严,游梁故意表达不拥护基本法。法官则质疑禁制令的迫切性,认为若日后政府败诉,两名议员的权利已被剥削。梁君彦表示,除非有法庭颁令,会继续安排再宣誓。游蕙祯表示,政府不应求司法机构介入立法会。梁颂恆表示,政府破坏香港制度公义。法官宣佈休庭考虑理据。最后,法庭拒绝批准政府禁制令,但接受覆核主席权力。司法覆核桉件将于11月3日开审。

应当尊重司法覆核。

五、人大强行释法的政治后果 

2016年11月1日,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不排除宣誓风波进行人大释法。
11月3日,北京中国人大宣布将释法。此时,香港对此案的司法覆核正在过程之中,并未结束。
 
北京强行实施人大释法,香港司法的独立性将严重削弱,香港法院的权威将受到损害。
 
六、此次事件的象徵意涵
香港本土政治力量的早期稚嫩阶段。游戏政治的正面与负面功能。北京趁机干预香港司法体系,以求把香港本土派力量扼杀于摇篮。

文章来源:中国透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