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

2万退伍军人拟围军委 北京警方重点维稳



全国各地约2万退伍军人,拟周二(11月1日)再度包围中央军委大楼维权,北京市公安局实施专项维稳行动,并将军委大楼门外的交通和路口一并封锁。此前,全国各地维稳办也奉命将涉军重要维权人士,视为属地严控对象,严防退伍军人赴京。(黄小山/程文 报道)
知情人提供给本台的资讯显示,周二一大早,北京市警方就调派大量的警车和警力封锁了中央军委大楼门前的多条马路和路口。连过街天桥下也被警车驻守。其中一些马路,则实行单边放行。
本台记者又掌握一份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总队上周六签发的文件指,根据情报部门通报,周二当天将有大规模的人员前往八一大楼(军委大楼)聚集,要求公交集团的职员严密注意车上可能出现的退伍军人的动向,并要求一旦发现,立即报警。
该份警方公文留下的联系人为左博楠。根据检索发现,左博楠系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治安总队内保支队队长。本台记者拨打其手机,但一直无人接听。
知情人杨先生透露,由于当局戒备森严,到周二下午,还不知道维权退伍军人是否突破了警方的封锁。
杨先生说:只有那些图片,那几张。没有什么新的照片过来,没有传新的消息。
本台记者获得的一份武汉市新洲区维稳办签发的紧急通知称,企业军转干部、转业志愿兵、对越参战退役人员、援越抗美人员、涉核人员、伤残军人等7个群体的重点人员,邀约于10月29日至11月7日大规模进京集体上访,声称规模达2万人。
该通知要求各街、镇和相关单位,必须落实重点涉军人员的在位情况,并要求逐人落实稳控。还要求每天上午9点和下午4点向维稳办进行一日两报。
为了了解基层涉军维稳的实际状况,本台记者致电武汉市新洲区“涉军维稳紧急通知”上的联系电话,但该人士称,他是接访人员,和维稳是两个概念。同时以自己正在接访为由,拒绝透露更多的资讯。
他说:那我不是很清楚,因为我跟你说了,我是负责接访的,我这不是维稳办啊。接访和维稳办是两个概念。我正在接访,还有两个人坐在我这儿,在接访。
曾为退伍军人的评论员贾平认为,因为上次包围军委大楼成功,导致官方对涉军人员加大了管控力度,他们再次集结的难度也急剧增加。涉军人员退役后对待遇不满,是多年的老问题,官方也一直严控,直接的后果就是维稳经费飙升。
贾平说:肯定要增加,甚至可能不是同一拨人。看到的消息是上一次答应了他们一些条件。就是别人看到了示范的效应嘛。这个作为重点,那是好多年前,十几年前就已经列为重点了,而且这么多年一直是盯得很死的。这种重点的群体其实规模都不小啊,各地不惜代价的结果就是经费猛增的事情啊。因为这种待遇它是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问题。这夥人比如他说诉求是90年代的问题,但原来还有诉求60年代的问题的呢。
贾平认为退役人员维权的根本原因,就是争待遇。但因为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都有限,注定了大多数退伍人员根本不可能得到待遇丰厚的位置,也注定中国军队的转业安置制度难以为继。
上月11日,数千退伍军人避开了各地维稳机构的围堵,突然出现在北京军委大楼前集体维权,引发了国内外广泛关注。而越来越多的退役老兵是否成为反抗核心力量,也在异议人士中引发激烈的争论。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