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

冯正虎:限额的选民推荐会违法——冯正虎的选举日记(10月26日)



今天下午3点杨浦区第115选区的选民名单张榜公布了,贴在居委会办公室的会议室内,一般居民是看不到的,而且仅是一部分名单(政民居委会管辖的选民名单),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地张贴在公共场所的醒目位置?
或许是我竞选人大代表的缘故,警察又如临大敌。上午有十几位警察、保安、两辆警车聚集在我居住的仁和苑小区,是为了保护居委会办公室内的选民名单榜,还是怕有人砸场子呢?上午10点多,我与助选志愿者徐佩玲一起走出小区,她被警察强制拖进警车,送往五角场派出所。据说,由两位国保警察面谈,其中一位警察陆巍峰威胁她,但她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在派出所吃了午饭,一直被关押到下午4点左右,由她的所在地湖南派出所派车接回家。
我由五角场派出所警察小葛及我的卫队队长老王陪同,去五角场街道选举办要求领取推荐人大代表候选人登记表。信访办出面接待,当日值班领导街道司法所马所长、退休的贺书记与我交谈,彼此交流很愉快,他们听我讲故事,请我在信访办一起用工作午餐,我的陪同人员也借光。我找街道选举办询问的事情很简单,马所长答应明天上午给予回复。
第115选区所辖的政民居委会、国顺居委会、四平一居委会从下午3点开始召开选民小组第一次会议,我所处的政民居委会是每隔半小时一批,会议内容基本相同:1、推选选民小组组长;2、推荐代表候选人。据另外居委会的一些朋友传来消息,他们已参加选民小组会议,对搞假民主的推荐做法极度不满,当场拒绝推荐指定的候选人,要求自由推荐自己信任的候选人。
我是第115选区第55组的,被安排在晚上7点参加选民小组会议。过去只是听闻,现在有机会亲临其境,观察一下如何变戏法,谁是主唱,谁是托。第55组的选民数是41人,出席会议的仅有15人左右,但这些人绝大多数我都不认识,没有核对身份或签到,也不清楚他们是否真是第55组的选民。坐在外围的街道工作人员、居委会书记、主任及其他工作人员,还有几位警察,我是认识的,他们都不是第55组的选民。
临时召集人陈国荣,据说是退休的居委会党支部书记,他成了第55组组长,还推选一位选民做记录员,这个推选程序没有问题,愿为其他选民服务总是好的。当他宣布在小组会议上推荐3名代表候选人,我当场反对,把选民小组会议变成有限额的选民推荐会,违反《选举法》。现在是处于初步推荐候选人的阶段,也就是可以“海选”,每一个选民都有权利推荐与被推荐,今天到会只有十几人,若按选民小组会议方式推荐候选人,那么未出席会议的二十几人还有推荐权吗?而且,推荐代表候选人的法定时间不只是今天,从今天起一直到公布代表候选人之前,即10月30日都可以推荐。
陈先生推荐一位,我自荐,其他人推荐三位,他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们及他们推荐的选民。组长说,本选民小组只分配到3个代表候选人的名额,只有3张选民推荐代表候选人登记表,要按今天出席选民小组的选民赞同票多少决定谁是候选人。而且,一个选民最多只可以提出3个代表候选人。最后,通过举手赞同的方式选出3位代表候选人,我没有赞同票,被落选了。稀里糊涂地,选民推荐代表候选人成了选民选举代表候选人,选举日提前进行了。
我当即向组长指出,这个推荐方法是违法的,根据选举法规定,同一选区的选民都有权自由推荐其他选民,只要同一选区的十名以上选民联名推荐,就可以成为初步的候选人,每个选民都有推荐与被推荐的权利,不受选民小组的名额限制。也就是说,不只是今天开会的十几位选民选举我当选代表候选人,而是第115选区的几千选民都有资格推荐我为代表候选人。
在第55选民小组第1次会议中,有几个人是带着任务来的,很强势,有点急吼吼,抓住选民推荐候选人的登记表不放,没有来得及等陈先生发言完,选定的代表候选人尚未宣布,就要求在座的人在已写上被推荐人姓名的《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人大代表候选人登记表》上签名推荐,这算强行吗?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告诫他们等主持人讲完再签吧,这个游戏也玩得太假了。
我妻子是大学老师,对选举的事一直不感兴趣。现在退休了,关心社区的活动,根据居委会通知,参加晚上6点半第71组的选民小组会议,原本她不赞成我参加竞选人大代表,即使当选了对家里只是麻烦,没有一点益处,但是在小组会议上所看到这些乱哄哄的现象比我所在的第55组更糟,有些人做托的水平太低劣,令她气愤,她索性推荐自己丈夫做人大代表候选人,但仅有的3张《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人大代表候选人登记表》已被其他人抢光了。
明天,我去五角场街道选举办投诉,并依法要求领取《上海市杨浦区第115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人大代表候选人登记表》。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