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保外就医期满 高瑜再被1年“监外执行”

2015年11月26日,高瑜被判有期徒刑5年,因患有严重疾病被监外执行,当时刚获释的高瑜面容憔悴。(吴亦桐提供)
2015年11月26日,高瑜被判有期徒刑5年,因患有严重疾病被监外执行,当时刚获释的高瑜面容憔悴。(吴亦桐提供)



大陆资深记者高瑜的1年“保外就医”期,在周五(11月25日)截止,高瑜案主审法官李永京到北京朝阳区司法所向高瑜传达,从周六(11月26日)开始,继续对高瑜作出1年期的“监外执行”。李永京还警告高瑜,鉴于她的身体有所恢复,随时可以将她再次收监。(吴亦桐/戴维森 报道)

本台得悉,中共当局周五(25日)对高瑜“泄露机密案”作出新的宣判,高瑜案主审法官、北京第三中级法院刑事庭副庭长李永京,在朝阳区司法所向高瑜送达“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由于高瑜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等疾病,依照刑诉法相关规定,由2016年11月26日起,继续对高瑜暂予执行1年期限的“监外执行”。

知情人士透露,李永京以高瑜与获释时相比体重增加为由,警告高瑜随时可以将她再次收监。知情人士认为,当局以此威胁高瑜对外收声。

高瑜的律师尚宝军对本台解释,鉴于高瑜的身体状况,当局作出这一决定是一个比较正常的行为。

尚宝军说:保外就医上次给她的是一年的这个期限,现在期限到了,因为还是有身体原因,高血压、心脏病等,继续给高瑜保外就医暂予监外执行,应该说比较正常,也不算意外吧。

今天10月,北京当局为高瑜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查,结果显示高瑜属高血压三期高危人群;另外高瑜患有心脏病、美尼尔综合症、脊柱侧弯和淋巴囊肿等,都需要治疗。

记者无国界亚太部负责人伊斯梅尔(Benjamin Ismaïl),透过电邮就当局对高瑜最新处理发表评论,他对本台表示,认为当局应该允许高瑜到德国求医。

伊斯梅尔指出,虽然欢迎法官延长她的监外执行,但仍不能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情况,高瑜从来不应该被判刑。很明显,中国当局希望这个决定被认为是宽大的,但如果他们(当局)真正关心高瑜的健康,应该允许她去德国治疗。所以再次呼吁释放她,给予她寻求医疗救治的权利。

大陆资深记者高瑜因敢言曾3次入狱,2014年4月24日,因批评习近平的报道和其他披露中共权斗秘辛的文章触怒中共当局,高瑜遭警方秘密拘捕;同年5月,当局指控她早前将“九号档”发送给境外媒体,该档内容是中共当局加强限制西方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以及新闻自由传播等。

当局还以高瑜之子及朋友的安全威胁,迫使她在央视“忏悔认罪”;高瑜案于2014年11月21日一审不公开开庭,高瑜当庭否认当局指控;2015年4月17日,当局以高瑜“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 一审宣判高瑜有期徒刑7年。李永京是一审时的审判长。

高瑜曾是德国之声专栏“北京观察”的作者,德国政府就高瑜案多次与大陆政府交涉。2015年10月,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时,曾与高瑜的律师尚宝军会面,对高瑜处境表示关切;同年11月24日,时任德国联邦政府人权专员的施特拉瑟(Christoph Strässer)在北京举行的人权对话,直接要求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高瑜。但2日后,北京市高级法院二审宣判,将刑期改为5年;因高瑜患有严重疾病,准予监外执行。

高瑜获释后,当局对她仍采取严密的监控措施;2016年两会及六四期间,高瑜被国保带离北京数日,疑报复高瑜在社交媒体上对公共事件发表评论。2016年3月底,高瑜的家遭到强拆。

另1位与高瑜被捕和释放时间差不多的政治犯浦志强,目前被执行缓刑,浦志强被佩戴定位设备,并被要求每月向司法所进行汇报。知情人士透露,浦志强每月撰写逾7000字的总结,他会在汇报中点评社会热点事件,内容被朋友称为给司法人员的“法治反教育文本”。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