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宗教与国家机密挂钩 被拘神父禁见律师



辽宁省公安上周以盗窃罪拘捕一名天主教神父,并以宗教问题属于国家机密为由,禁止律师探视。分析指当局把宗教和国家机密挂钩并不寻常。有认识当事人的神职人员表示,已获悉事件,但现阶段难以评论。(高锋 报道)
被指盗窃的天主教神父费济生,上周二(18日)在辽宁省抚顺市一间修女院被带走,现时关押在盖州市看守所。
神父的家属和所在的辽宁教区聘请的律师,事发后六日去到看守所和神父会面,打算讨论答辩事宜之际,在场的公安对律师说,案件事关宗教问题,属于国家机密,说除非得到公安批准,否则律师不可以再和神父会面,也不可以向家属透露案情。
被捕的神父费济生,现年约40岁。同时获梵蒂冈教廷和中国官方承认任命的陕西省三原教区主教韩英进,周五(28日)接受本台电话访问时表示, 他同费济生本人认识,但只见过一、两面,了解并不多。使他留下印象的,是费济生由多年前起,一直定期开设的门徒培训班。
韩英进: 门徒培训实际上就是,根据圣经的内容,门徒的这种精神,召集一些信徒当中,比较虔诚的,年龄不能太大,学了以后能够用,一般经过三、五个月,就会得到门徒证,下来以后他们可能会自由的去做福传。这神父(费济生),我接触到的印象是比较有这个福传的心,但是在他们当地的评价,就不好说了。据他自己说,在当地很多神父不理解,包括教区主教初期也不太理解,也跟我们说过。
对于费济生被捕,韩英进话,有听说过,但不想多作评论。
韩英进: 因为这不是第一次呢,我听到这种说法不是第一次了。对这个事情,我们一般情况不作评价。我们也不便于去了解,不便于去调查。我们作为神职人员,对于哪个范畴是涉及到国家的机密,或者是哪一级的机密,我们肯定是不知道的,所以,对这些问题,真的不好回应。
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哲学系高级讲师陈士齐形容,宗教事务属于国家机密的指控,在他记忆当中,以往从未出现,反映事态严重。
陈士齐: 这就真的开了先例。按照西方的人权观念,宗教差不多完全纳入人权范围。所以宗教是不能有迫害,和任何干涉的。除非他真正犯了成文的刑事法。中国大陆就不一样,任何宗教都要政府管的。
他相信今次事件,和政府打压非官方宗教活动无关。
陈士齐: 他要打压家庭教会用不著那么严重的指控,他大可以用违章建筑等理由。除非我们知道某些细节,否则很难评论。这个神父,他手头掌握了些甚么,进行过甚么活动,使得中共要进行控制。
陈士齐强调,今次是非一般个案,期望中共当局解释,费济生的言行到底哪方面牵涉到国家机密。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