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8日星期五

姜维平:“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外界期待许久的中共186中全会,已经结束,并刊发了会议公报。此前有人预测的习将被政变赶下台的观点,没有应验;相反地,习近平的权力被进一步加强。中共官媒新华网发布“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公报”,着力突出了一个重点:确立“习核心”。不论实际上,出席会议的官员心里怎么想,至少在表面上,他们达成了文字表达的一致。不管你赞成与否,未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习近平将掌控世界上人口最多,经济发展最快,而官员腐败最严重的中国。那么,19大前后,习及其领导下的国家会如何?

在不久前,流亡海外的众多异议人士和民运人士,召开过一次规模空前的有关中国民主转型的研讨会,它的亮点在于史无前例地邀请了罗宇和刘亚伟等人参与讨论,流露了一些民运人士希望包容,和解,倾听,倾诉的愿望。当然,更多的,也集中表现了人们翘首以待过久而不见政改的焦虑,愤怒以至心理失衡,进而转为鼓吹“暴力革命”。这一点非常重要,虽然他们身在海外,但实际上,它浓缩了海内外许多人的意见,应当引起中南海领导人的反思和自责。但是,那种中国因为习的集权而将引发宫廷政变或军事政变的推测,却不切实际。186中全会前,甚至有人根据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信誓旦旦地预言习已垮台的消息;现在,想来有点幼稚可笑。正是因为普遍存在的官场腐败,和专制的集权政体的惯性滑动,中共舆论掌控的谎言欺骗的有效性以及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媒体精英的联手,阻扰了中国社会的根本性变革。这一过程要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186中全会的公告指出: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坚定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集中整饬党风,严厉惩治腐败,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党内政治生活展现新气象,赢得了党心民心,为开创党和国家事业新局面提供了重要保证……。这当然是冠冕堂皇的字眼,实际上,由于没有独立于党派之外的司法体系,反腐打老虎带上明显的官员内斗的派系色彩,我仔细看过长达8集的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应当肯定的是,落马的高官大都与周永康和令计划等人有关,而同样腐败的一些“红二代”毫发未损。这显然有失公平。就我个人感受来说,在大连,整肃贪官曹爱华之类的“共青团派”,甚于追诉薄熙来的党羽。比如,贪腐金额胜过副市长曹爱华的原大连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刘长德,贪得无厌,累积数亿,安享晚年,一点事也没有,等等。这些事例说明:由于制度弊端,习近平对“红二代”,高抬贵手,除了与其争权的“薄三”之外,几乎全部放过一马。因此,反腐未必带动政改,“反腐”的确永远在路上啊。

但是,并不能就此得出结论:他与王歧山强力推动的这场廉政风暴没有意义,并失去了官员支持,也尽失民心,成了孤家寡人。不是的,情况运作远比一些人的想象要复杂。中国官场比较大,层次多,方位广,各级官员心情比较矛盾,贪腐严重的抵触反腐,不贪的希望狠整而给自己倒出位置,特别是那些紧跟习而从地方窥视上层职位的小官僚,更急切地热望王歧山给力而找到自己的落脚点。这些官员集结的组织,能同心协力地搞一场推翻习近平的政变吗?真是天方夜谭。

其次,凡是政变都得有一个蛊惑人心的纲领,官员们用神马纲领呢?用反“反腐”吗?老百姓能接受和跟风吗,当然不能,由于广泛的禁言,封网和愚弄,中国大部分的老百姓并不全部知道一些重大政治事件的真相,既便部分了解了也不太敢行动,我们已经看到了统治者对维权律师和“爆料记者”的打压,一点没有放松的迹象,在这种万马齐喑的形势下,某一个官员或其他身份的人登高一呼,有响应的吗?用“神马”迷人的口号能搞一场军事政变?

回顾历史,凡是宫廷政变无不以军事实力为依托和基础,目前习已完成了军改,把过去的“八大军区”“四总部”改为“五大战区”,并以此为借口,全部安插自己人马于重位,对靠近自身的中央警卫局也动大手术。可以说,他的周围已是密不透风,连一个排的军力出营都得军委主席亲批,怎么可能发动政变呢?有哪一个军人有这个能力敢搞这种事?中南海以内有效率极高的中央警卫局,首都以内有北京军区,以外有驻守周边的部队,想搞军事政变或宫廷政变,一点门也没有。

而且,现在,中共对经济精英与知识精英和媒体精英,无一不采取高价收买,常年豢养的政策,如同政坛一样。虽然在民企央企抓捕了一大批有钱人,但仅限于涉及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等案件的人,而更多的企业老板照样闷声发大财,也有很多人很快填补了那些倒下的老板空出的领域,继续赚钱而自我感觉良好,尽管几年后,他们可能成为新的刘汉,蒋洁敏等,但眼下他们是“今日有酒今日醉”,不在乎这些明日的事。也许他们心口不一,但表面上一定高喊拥护“习核心”。

同样的,更多的媒体精英,把不满藏在心里,因为住房,工资,荣誉和位置,人脉关系而小心谨慎地把手放在键盘上,面对连着世界的电脑而寻找一条安全的路子,既要走得一路鲜花美酒,又要呼风唤雨,举例来说,奔波了多年,逛遍世界的诗人北岛,已经找不到“北”,而回到美丽的西湖无病呻吟了。而“脑残”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女诗人,已引领整个文坛堕落……。因此,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去做“政变”的梦,实在是可爱,可悲,可笑得很。这些人怎么可能成为政变的民心基础呢?

然而,承认中国走向民主与法制的艰难和遥远,这并不意味着专制集权的“习核心”能永久不变,世界上任何事都是盛极而衰,可能的结果是,在5年后或10年后,由于国内外局势的演变,在习必须交出权力之时,他要学毛还是仿蒋,就是一个关键点。从他个人品性看,他藏得太深,很多东西一时不好推测,但显然他想把中国往统一和富裕方向领,并自以为是。也许他先集权后改革,现在他认为时机不成熟;也许他利令智昏,做着袁世凯的帝王梦;也许他目前没什么具体打算,只是跟着感觉走;不好妄加结论。但我回忆20092月我初来加国对媒体的发言,大概没有错,我说中国要取得言论自由,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可能需要三五十年。未来10年,这期间会有波折,但军事政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20161028日于多伦多。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