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1日星期一

田奇庄:退伍老兵军委维权凸现体制危机

20161030laobinweiquan.jpg (482×361)
老兵上访(网络图片)

2016年10月11日,中国大陆近千名退伍老兵(以下简称老兵)在如此严密维稳,铁桶似监控下,忽然聚集到北京长安街军委大楼,将大楼团团围起长达24小时,要求落实有关退伍军人政策,改善退伍老兵待遇。迫使中央有关领导出面接待,与老兵对话,并作出口头承诺,随后老兵才统一由有关部门用车接走,进行安置。这一事件如同点燃高耸的烽火台,向国人昭示体制漏洞已千疮百孔,危机已迫在眉睫。具有有如下几方面表现:

危机之一,政府中无反映民众意愿的代表,国家财政则不能优先保证民生需求。

设置政府的重要目的是雪中送炭,解决民生难题。中国社会老兵群体数量有限,他们提出的大多数要求并不过分。这些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已经跃居世界第二经济体,国家财政收入丰厚,政府完全有能力解决老兵的诉求。但是,由于官府花钱不受监督,我们领教更多的是锦上添花,却不见雪中送炭。前些年中共当局优先满足三公消费,如今财政收入缩水,则要先保官员工资,再保维护稳定(其实是维护乌纱帽稳定)。保工资没错,问题是吃财政饭的人如蝗虫般增长(谁掌了权都拼命设置岗位,提拔官员,这是高官黑色收入的重要来源),加之上项目毫无节制,政府有多少钱也不够花。因而,对于国家政策规定的民众福利,能压就压,能减就减,能赖就赖。长此以往,底层群体能没意见吗?

从世界政府管治经验来看,解决民生问题,首先要有能够反映民众意愿的人大代表,由他们监督政府收入支出分配是否公平合理。然而,中国如今的人大代表只能来自中共组织部的推荐,这些代表基本上是“听报告拍手,有表决举手,面对民众疾苦袖手”的三手代表。财政蛋糕本来应当由人大分配,优先救助弱势群体,由政府负责落实到位。可现行体制下,党政领导们既要自己切蛋糕,又要自己分蛋糕,当然不会亏了自己。而那些没有发言权的弱势群体,想吃点蛋糕渣还得到处磕头作揖,难道这是人大制度设计的初衷吗?

危机之二,被官方严密控制的媒体不能为弱势群体发出呼声。

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中国大陆老兵们难免遇到各种困难,其中伤残者的困难肯定更多。而他们的困难只能到民政部门反映,当民政部门力不能及,或工作不到位,或以权牟私时,他们就只能走上访之路。

老兵们提出的许多个性化问题,虽然合情合理,但政府很难通过修改政策解决。但是,如果他们提出的问题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开,就很可能得到爱心组织和爱心人士的帮助,许多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然而,作为官方喉舌的媒体敢发表这类文章吗?

媒体的主要职责是反映弱势群体的呼声,进而动员大众分析问题原因,找到解决途径。如果媒体能承担这样的职能,困难群体的绝大多数问题,地方都能得到及时妥善解决。可如今媒体被官方严密控制,只是没完没了歌功颂德,对民众疾苦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民众不上访又能找谁?

危机之三,没有司法独立的法院难以维护公平正义。

在文明国度,法律是民众的最后保护神。然而,中国自从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法律就一直成为统治集团专政的工具,而文革更是砸烂公检法闹革命,法院更成了摆设,到文革后的拨乱反正,重新重视法律,让法院的执法功能得到一定的恢复。然而,在周永康主政政法系统时期,法院成了权贵团伙的附庸,各地法院不受理拆迁案就足以说明一切。如今,法院开支虽然由省财政负责,但是对地方的种种依赖使他们仍然畏首畏尾。国家规定的个人福利政策,一些政府机关、企(主要是国企)事业单位拒不执行,当事人如果到法院起诉,法院能把你拖垮、耗死。

在一个社会,人大代表不能过问法院个案,媒体不能监督法院审判,而枉法裁判却能获得许多个人利益,法官们的屁股会坐到哪一边还用多说吗?在这种现实下,民众冤情无处申诉。

危机之四,无所作为的信访部门催生上访升级。

中国官方向来把民间上访视为麻烦,害怕访民得寸进尺,担心解决一人大家跟进,所以宁可花钱维稳,宁可天天踢皮球,也不解决访民问题。这一手也有效果,一些人耗不起自认倒霉,还有一些人老了,死了,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但大量不公不义则会积攒怨恨怒火,一旦爆发必是灾难。当然,官方拖延解决问题有会起到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催生一代新公民,他们为讨还公道不屈不挠。他们在与信访机关、维稳部门的博弈中不断提高应对能力,进而一个个成长为法律、政策专家,掌握了娴熟的反制中共当局的艺术,他们善于利用网络科技调动多方面资源,令官方头痛不已。这一次,如此之多的老兵克服重重困难,站到中央军委大楼前,足以说明民智无穷,而榜样的力量很可能将未来的上访形式推向新高度。

如此这般水涨船高矛盾升级,对政府,对民众,对执政党有好处吗?有必要吗?有意思吗?难道这就是以“三个代表”自居的执政者展示给世界的中国特色文明吗?

综上所述,只要有起码的政治常识,都不难得出一个共同结论:现行维稳体制只是堆砌不断升高的堰塞湖。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恢复人大的正常功能,不恢复媒体的正常职能,不恢复法院的独立审判职能,定会有更大危机不期而至。

那么,未来的十九大有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