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8日星期五

杜耀明:赶梁振英下台 为民主自决运动祭旗



青年新政两位当选议员宣誓就职出言不逊,我觉得他们言辞冒犯之馀,也不明底蕴,倒想立即看看他们下一步有何妙策。


我心里想,梁颂恒和游蕙祯主张香港独立,认真的话,怎可以吞得下要求他们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拥护«基本法»的立法会就职誓词?


吞不下又如何? —是敷衍了事。就如梁国雄(长毛)一样,是托洛斯基主义者,深信国际革命才能彻底解决社会问题,当然不会承认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但面对立法会誓词,他只好照本宣科,逐字逐句读出,然后拿著议员身分和薪津,在议会内外继续抗争。


另一个可能是效法北爱尔兰新芬党 (Sinn Fein)。他们争取爱尔兰统一,不承认英国对北爱有主权,但却参加英国国会选举,以取得他们的代表性和威信。不过,当选后,他们宁愿不当议员,也不向英女皇宣誓效忠,以宣示他们的政治信念。


直至上世纪末,英国前首相贝理雅与北爱尔兰达成和平协议之后,新芬党的国会议员才不需要向女皇宣誓效忠。到今天,尽管他们当了英国国会议员,却坚持不参加国会的会议,以免增加国会的认受性。不过,他们可使用国会设施并且领取议员津贴,进行选区内工作。


回看两位青政议员,既不愿接受胯下之辱,宣誓行礼有字读字,却又舍不得议员的身份,通过牺牲小我利益去成就港独的事业。与新芬党也不同,他们议会外亦欠缺庞大政治组织和运动,去迫使执政者让步。因此,用了冒犯言辞,摆明是挑战政治权威,事后却又诸多辩解,绝口不承认言辞有失,只是发音有误,以求再次宣誓跻身议会,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种自以为用暧昧手法表达诉求,便能口头上触碰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名号,然后又可保住自己名位,是典型香港 "醒目仔" 的乖巧做法。但却没料到,梁振英政府还之以你死我活的斗争,一面司法覆核,要求宣判他们的宣誓等于拒绝宣誓,也就变相要褫夺他们的议席,另一面在议会内外制造政治压力,用道德谴责压倒法律意见,不让两人在法庭裁决前宣誓就任。


明显不过,梁振英全力反扑,以法律诉讼和政治动员阻止港独人士成为议员,成功固然成为北京心目中的「消独」英雄,即使最后给法院驳回,也可向主子清楚示忠,他已尽所能,失败也非战之罪,更且可以继续伺机而动,小事化大,制造藉口,再启动 «基本法» 第23条立法。


连场政治大动作下,舆论焦点亦同步转移。梁振英已从九月以来横洲官商乡黑勾结的阴影翻过身来,把大家的注意力推到港独的问题上。随著局势变化,可以更不幸的是,北京认定中港矛盾深刻,更深信梁振英是对付港独第一人,因此再次钦点他续任行政长官。


不过,梁、游两人的一些支持者尽管料想不到梁振英会趁机搅局,赚取政治筹码,但也不介意梁振英混水摸鱼,甚至不介意他可以竞选连任。因为梁振英好勇斗狠,惯于把问题上纲上线,由施政报告点名批判香港大学学生刊物 «学苑» 鼓吹港独,到立法会选举推出参选确认书并且取消六名参选人资格,再到今次宣誓风波,都不惜港独问题升温,也要用公权力打压公民权利,但也正好激发强烈的反抗,有助提高港人的政治意识和宣扬港独的思想。


当然,事到如今, 只有见招拆招,以反政治欺凌为抗争主调。但长远来说,跟著他的政治节拍跳舞,只会给他牵著鼻子走,把抗争限于政治领域。其实面对梁振英及其背后的势力,正如上次所说,必须推动议会内外的全面抗争,让大家看到而且深恶痛绝: 既得利益者的贪得无厌和保障他们权位的政治体制,正是港人改善生活、开创未来的最大障碍。因此,民间社会必须凝聚力量,㩦手合作并且立定决心,把梁振英赶下台,为追求命运自主的民主自决运动祭旗。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