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丁子霖:我想向大家说几句心里话



久违了,朋友们。

2015年9月27日(也即农历中秋节那一天)14时53分,我的丈夫蒋培坤突发心梗,与世长辞。这突如其来的厄运一下子将我坠入深渊。蒋的后事已严格按照2013年我俩共同拟定的遗嘱——丧事从简办理。我先走,他照办;他先走,我照办。

我不会用电脑、不会打字、不会使用电邮、微博、微信。长期以来,我与外界的联系都依靠蒋。他这一走,使我在痛失亲人的同时,也失去了这根与外界联系的重要纽带。

这20多年来,我与蒋都处在当局有关部门的严密监控之下。为了不连累他人,他走后,我取消了他生前在京、锡三地所使用的宽带,并把他心爱的电脑与IPAD都收藏和封存起来。因此这一年来,亲友们给我发来的所有邮件、微信,我都没有看到,更谈不上回复了。我只得在此恳请大家原谅与理解我的无礼与无奈,并向大家衷心道一声谢谢。

鉴于我的处境与身体的每况愈下,我在蒋离世后,不得不向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服务团队请了长假。在本人请假期间,无法参与群体的各项事务。今后,朋友们如有需要,请直接与母亲群体的服务团队联系。
在这片国土上,天安门母亲群体得以自然形成,并不畏强权的高压,能坚持到今天,除了母亲们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海内外友人们的关爱与相助,在此,请朋友们接受我衷心的感谢。

我虽体力不济,但头脑清楚,记忆力也尚可。只要一息尚存,就不会停止努力,就不会放弃天安门母亲群体关于公正解决六四的三项诉求以及坚持群体独立性原则。

愿我们亲人的在天之灵护佑天安门母亲群体!

丁子霖 写于2016年9月27日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