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1日星期一

楊天衡:習得無力感如何主宰人與社會的結構


上篇講到中國人價值觀灰色地帶遼闊,以致是非顛倒,人心喪亂,社會問題叢生,駭人新聞不絕。在這種環境下,老好人也會逐漸被磨蝕至麻木不仁。一個人面對無望的社會,很快會患上習得無力感,初時或許會為偶發的不平事義憤填膺、見義勇為,但當吃過悶虧,發現再多的道理也講多無謂,領悟到無論做甚麼都改變不了社會時,自然會收起熱誠目光,換上一副冷眼看待世情,對壞事習以為常,對歪理見怪不怪,對危者見死不救。他雖然有是非之心和理性,但他寧願拒絕良知的忠告,好讓自己置身事外,用漠不關心的態度疏遠這個壞透的社會,但求獨善其身,只顧個人利益,懶理他人死活。人與社會保持距離,我就不必為社會變差負上個人責任。

結果令社會人與人的疏離感愈來愈強,人人獨親其親、子其子,對他人的行為先入為主地懷抱敵意。由於說真話會受到懲罰,紛紛用謊言去掩飾真我,繼而欺世盜名;看私利倍於公利,道德標準把持不住,繼而徇私而枉法,害人而無疚。下一階段,人人都壓抑心中的不滿,有人在網絡虛擬世界宣洩情緒,有人做小善事彌償道德,有人藉名利填補心靈空虛,但內向封閉者一旦遭逢不幸,理智短路,積怨爆發,輕則冤有頭債有主,只向得罪他的人捅殺了事,重則報復社會,向無辜者埋手,巴士縱火隨機斬人事件時有發生。

未止,無力者一部分會自暴自棄,淪為社會底層的失敗者;另一部分則恐懼成為失敗者,會想盡辦法確保自己獲得更大的社會優勢,爭取更多權力,而在中國社會有錢就有權,有權就有錢,極端資本主義底下,巧偽者、不擇手段者、反社會人格者、有靠山者、欺詐者極速獲得權力,群起巧取豪奪、以假亂真、互攀關係、鞏固強權,而被有權者排除在外的努力者、良善者、守法者、愚昧者、失敗者則淪為被剝削的對象,有消費市場和勞動市場的剝削,有政策失當和制度僵化的剝削,有執法無理和司法不公的剝削,有自由受制和惶恐生活的剝削。世界上每一個社會都存在既得利益者和被壓迫者的對立,關鍵是權力分布的形成過程是否合乎正義、兩者的差距是逐步收窄還是擴大,以及有沒有「無知之幕」確保每一個人都得到正當對待。

觀乎內地社會,權力傾向集中,集權的後果是人在社會之中只剩下統治和被統治的線性關係,社會穩定僅建基於有權者仁慈,無權者安於無權,「維權」則會動搖了統治的正當性,變成一個政治不正確的敏感詞,統治者要維護社會穩定就需要打壓維權,最後連無權者也否定了維權的價值,習得了無力感。社會繁榮穩定僅取決於統治的力度,沒有人民的積極投入,徒然是一個浮華假象。沒有滿足「主權在民」的條件,社會契約也名存實亡,社會脆弱而易毀。

以上是我對「中國的人與社會關係」的淺談,內裏隱藏更複雜的因果和細節。只要你留意內地社會新聞,上述的每一個環節都必會令你聯想相關事例佐證,而我提供的只是一個基本結構,嘗試解釋最多的現象,省得每發生一宗新聞又要我由頭到尾分析一次。這個結構像一條咬尾蛇,社會壞導致個人無力,個人無力又導致社會壞,該從哪裏入手?自古中國文人都向政權入手,進諫的背後機理不過是「政通人和」四字;我的結構卻以個人無力感為出發點,不以政權為本位,我要諫的對象不是政權,而是你。現代人身處愈來愈差的社會,你先要明白習得無力感對社會的禍害,才可理解到一個人首要對抗的不是制度、不是政策、不是壞人,而是習得無力感本身。它是虛無主義的產物,麻痹理智情感,扭曲人性,把不合理事合理化,令人意識自蔽,失去覺醒的能力,對社會問題視若無睹。而你先要自救,不要失去對人生的熱誠和希望,才可以進一步救他人,救社會。

覺醒雖然痛苦,因為人瞥見了殘酷真相,但好處是比裝睡者清醒,比金錢奴隸自由,比盲目崇拜者超脫。有自由才可思考意義,而生產意義,就能抵抗虛無。一個社會的文明和穩定,則取決於它的意義維度是單一還是多元吧。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