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认罪——读90后政治犯黄文勋的自辩词



民生观察2016年10月27日按:近日,刚被判刑的青年政治犯黄文勋的自辩词开始在网上流行,在这份自辩词中,黄文勋除了强烈表达了他对民主、自由的热爱与追求外,还高呼“无论如何,我都无罪,也不会认罪” “我为什么要认错?错的是你们,不是我!”。
 
就在今年,多名良心犯受审时被迫当庭认罪,甚至指控同道,让有些人相当地有成就感。是不是每一个受审良心犯都会被拿下?都会低头认罪呢?黄文勋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黄文勋在1990年2月出生,广东博罗县人。被捕前就因为参加民运活动多次被打压。2013年5月25日,他和袁兵、袁小华等5人参与“周游华夏践行光明中国梦”的活动,到达湖北赤壁市后在市政府门前举牌,呼吁民众参与推进民主化进程,遭当地警方抓捕。黄文勋、袁兵和袁小华被正式批捕,当局在案件侦办中多次更改黄文勋的罪名。海内外民运圈将这事称为“赤壁三君子”事件。2016年9月28日 , 黄文勋最终被湖北省咸宁市中级法院以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刑期至 2018年5月13日。
 
附:【烈火雄风追嗣同】黄文勋之辩护词
 
本人黄文勋,字光明,号黄子,广东籍人士,中共王朝四十一年生。身份,睡醒前为奴隶,睁眼看世界觉醒后为半奴隶,因一直在争取公民之身份,遂自称公民。政治面貌为,相对中共“正统”而言属异议人士,若非注册党派被禁锢,则为光明党人士。
 
本人在中共王朝六十四年即公元2013年5月25日,被中共政权特务机构即国内保卫局,指挥湖北省咸宁市赤壁地区警察非法抓捕,逮捕罪名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专制王朝六十五年即2014年2月12日,接到赤壁市法院递交的检察院受权力干扰而下发的起诉书“赤检刑诉[2014]25号”,指控我、袁小华、袁兵三人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后至2015年12月21日即中共王朝六十六年接到变更起诉书“赤检刑变诉【2015】1号”,指控我们三人犯“寻衅滋事罪”及“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针对上述指控,本人黄文勋将对“我是如何走上犯罪之路”作出阐述,并向赤壁市人民法院作出针对所控罪名的辩护,是为公民之辩护词。
 
首先,我仍要求行驶法律规定的公民权利:即要求所有在场的中共党员回避,包括法官、法警、检查官、旁听席在内的所有中共党员回避。我当然清楚中共早已控制所有的政府与司法部门,但我还是应当提醒有这项法律秩序的存在,你们决意践踏法律是你们的行为,说与不说是我的责任。
 
当我今天站在这个被告席的时候,我就觉定不跟你们打哑谜,而是用直直白白堂堂正正的方式去述说,就当我用诚信表示对本应象征人类公平与正义的法庭的敬意。我接受你们审判,同时我也在审判着你们,如果你们仍旧觉得自身经得推敲的话,我们就来一次开诚布公,在法庭中进行完这次对话。否则听到此地,你们就可以滚蛋,然后再暗中下判决下黑手了,我这里还有一副装着“人的灵魂”的躯壳。我今天就是要挺起脊梁抬起头颅,人一样的活着。
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们,正是由于你们一直不肯走正确的道路,促使我由始至终,我的理想,我的使命,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推翻,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如果提议一个名称的话,我建议为“中华民主联邦”。我本非为推翻中共而生,推翻专制实现民主才是我所愿,才是中华民族自辛亥革命百多年来的追求。也就是说谁独裁我就要推翻谁。如果民主实现了,中共就失去让人推翻的资格了,我不投选举你的票就是了。别藏着掖着了,认不是傻子,你们不敢实行民主普选,就是因为你们已失去人心,所以顽固着坚持红色传统。
继续,我出生在广东一个叫柏塘的小镇,成长在父母婚姻不圆满的家庭,即单亲式家庭-----在母亲遇到生命不可承受之重而去世后,回到父亲身边。生活经历还算丰富,随着母亲流过浪、拾过荒,亦跟随着身为蜂农的父亲种过地、上过山。与天下父母都有宠爱孩子的天性一样,我不算吃过多少苦,但知道生存艰辛的定义。我的童年在亲人的关爱下,我一直感觉都是幸福的,这也使我成长为乐于助人,性格开朗,人格健全的人。没有这些因素,也许还和众多同龄人一样在沉睡,不一定那么快成为拥有独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人。
 
自上学伊始,我就努力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在未有成年人的辨识能力下,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少先队员和共青团圆而自豪过。我自小受的教育告诉我,要热爱祖国,热爱人民。这一点至今哪怕到死我都不会改变。可惜,没有达成你们背后的目的:“爱党爱中共”,真是让你们失望了。
 
我本就属于好思考,好求甚解的性格的人。比如中共在夺得全国政权之前宣扬“要比美国更自由民主”与之后的对比;比如建立政权后进行的“反右”与“文革”等一系列运动的原因;还有“六四学运”为什么要选择血腥镇压?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我从未停止。当个人崇拜被用到极致,统治者便违背了当初的承诺。是国家的发展方向背离了人民的追求。建成一党之言、一家之言、一人之言的专制体制,个人的意志便凌驾于整过国家和民族。于是,各种性质的斗争和运动接踵而来,带给人民无尽的苦难,饿死和整死数千万人只是序曲,他们的子孙后代仍在奴隶似的活着,所有的试图改变和呼吁改良被无情地扼杀。专制不仅使统治者丧失人性,同时它也会使人人自危并互相冷漠。让人改变前后所学的完全相反的看法是一件困难的事,我亦在无数次的思想挣扎中,才从正统所灌输给我的“史实”和价值观的泥潭中爬出来。告诉你们吧,纵使你们不再顾忌,狠绝一些地把史书改写得更有利于统治所需,封锁互联网,禁绝所有反抗的言论,将我等敢于为自由付诸行动的“不安份子”活埋,重现一次焚书抗儒你们也只能像前秦一样换得一时的“和谐社会”,人民往光明的心不会绝,正如人类从未停止过仰望星空,从未停止过思考。
 
数十年来,带给我们国家和民族无数次苦难的问题根本症结是什么?为什么我们的国家政治黑暗,潜规则横行,贪污腐败成风?这一切的本质根源在于中共及其建立的独裁体制,在于国家的制度本身。当一个曾被压迫的阶层反抗压迫成功后,没有愿意卑微着身份将权力还于人民。那么,无论其提出如何冠冕堂皇的统治理论,它会习惯性变成自己曾推翻的哪个阶层继承其所具有的特性。一切只因为所有的人有潜藏的暴力倾向都想去奴役别人的实质,但只有当权力是来自公民的日常参与与认同的民主制度时,即权力回归权力的本源,一个向着透明、公平的漫长历史进程中,民主制并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拥有着最佳纠错机制的想着良性循环发展的社会制度。
 
当这些思绪被捋顺的时候,我选择休学为自己的理想而奔走。2009年,按着计划工作一年多,以增进人情世故的认知与社会阅历。2010年,在清华、北大间发起新启蒙学社,出刊物建网站,以图唤醒联结更多的知识分子,为建立一个民主中国而努力;2011年,又在广州中山大学发起不结缔松散性组织“暗光”,以散发和网络传播《明主宣言》,并提出“结束专制、恢复人权、实现民主、还税于民”的纲领性倡议。尽管这些探索收效甚微;人民受愚民教育毒害至深占多数,彻底绝望有之,恐惧有之。但这些因素从未使我放弃,我深信只要为着梦想不懈的努力,心与光明的距离就会拉近。2012年初,报中大法律自考以继续进修自身,确立“多启蒙、广唤醒、联结同仁,积聚实力,构建公民社会”的路线。并决意不再从事非公开地下活动,而是以走上街头、广场的方式去唤醒更多的国人觉醒公民意识。权利意识。我要用更多的行动,告诉人民不要恐惧,我们在争取属于我们作为人应有的权利,我们的底气在于权力源于人民,我们才是国家的主人。
 
于是,人们可见一个身影在奔波:2012年3月12日,我在网络上发起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八十七周年的爬山活动,在受到干扰恐吓的前提下,仍旧与友人袁小华在广州白云山拉横幅、发传单;3月30日与欧阳荣贵等友人在广州控润街头举牌游行示威,发传单和演讲,要求胡锦涛带头公布财产,结束专制,实现民主、自由、宪政,随后我们被非法关押数十天;2012年9月16日参加深圳保钧大游行,努力制止军人与游行民众的暴力冲突,积累大游行经验;2013年2月1日,参与深圳王登朝警察一案的围观、旁听,被非法干扰绑架并抢走私人财产和证件;3月4日与余刚等友人在深圳市政府门口抗议抢走公民财产,举牌要求中共“停止作恶,放弃64年来的独裁专政”,并即兴发表公民与政府、政党关系的演说;3月5日,于深圳市腾讯大厦,与赵海通对其将公民微博禁言、销号的行为抗议并举牌:“抗议腾讯,违反宪法,被匪绑架、禁锢言论”;3月6日,于深圳市委举牌“不是人民选举的代表没有代表权;个2月27日,与友人欧荣贵重返一年前的龙洞街头,散发传单,发表演说,举牌要求解除党禁、报禁、言禁、网禁、台禁”等五禁;3月10日,在深圳市华强北街头游行举牌“不要恐惧!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专政!自由、民主、宪政、人权、平等万岁!建立民主新中国!我们才是国家的主人!”告诉人们一人也能成军,随后遭非法行政拘留十日;4月8日,与友人张茂中、梁颂基、张圣雨、赵海莲等在广州天河地下商场街头举牌四问习近平“你敢释放刘远东吗?你敢释放北京四君子吗?你敢结束独裁专制吗?你敢即立民主宪政吗?”;4月18日起,一路高举光明中国旗与“周游华夏,践行光明中国梦”的牌子,开始全国性交流活动;4月21日与苏美生、邹桂琴,刘萍、魏忠平等十余友人在江西新余市举牌直指习近平,要求停止经济、政治迫害,无罪释放数十位良心犯、政治犯;4月29日,在苏州木读镇祭扫林昭墓中被绑架并抢夺纪念资料;5月16日全程高举光明旗与牌子祭拜南京中山陵。其后继续在合肥,武汉进行交流活动,直至在赤壁市遭绑架和非法关押。
 
以上便是一个为自由奔走呼告的公民所做的事,至于你们所给我的指控,那本身就是个笑话。从世界范围而言,我所追求的符合人类通行的普世价值观,而我的行为符合《联合国宪章》及《世界人权公约》的精神。从我们国家层面来讲,放下法律制定的程序正义性问题,我的行为完全是行驶宪法所赋予公民的权利。若你们要强制性按我个罪名,我建议你们先回去立个诸如“反共罪”或是“煽颠中共政权罪”之类明示的律法,我保证身为奴隶和阶下囚身份的我将哑口无言。倘若你们认为法律是中共主导制定出来的,当为你们的统治作灵活服务,认为不过是个玩具,想怎样就怎样的话。那么法律将不再是法律,离社会秩序的崩坏、你们倒台的日子就不会远了。
 
我在此重申一个人类共通的常识:公正、公开的审判只会显示执政府的坦荡,亦会促进人民更加遵守社会秩序的规则。一个被权力控制的审判的危害,不仅让正义失去光辉,更是让所有在秩序中的人失去遵守秩序的自发愿望和维持其秩序平衡的信心。当一切的基础,即信用和契约被质疑与破坏的时候,权力的来源与合法性受到质问的政府,将失去源于人民信托的依靠。与专制者们讲这些,诚然就算我对牛弹琴,我仍然要表达我善意的警醒。
 
我不知道一个腐化得只剩下功利的党派,是如何看待荣誉和伟大这个问题的,但我可以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为肤色斗争,种族平等奋斗的曼德拉与马丁是伟大的;取得成功后为国家和平愿卸甲让出权力的孙中山和华盛顿是伟大的,历史永远会铭记他们。然而,那些打着为民族解放的旗号,最终却玩弄权术,奴役人民,并自我标榜伟大的,只能让后人唾弃。愚蠢的,死后将自身做成腊肉,试图永世供人瞻仰;聪明的,死后将自己化成骨灰早早抛洒不留踪迹,以免遭后人羞辱、唾骂。中共还有什么荣誉可言?以前的内战、外战?但战后正义性的成果在哪里?你们为这个民族带来的从来只有苦难,一个错误的意识形态仍在强加于人们。别说今天的经济成就,人们过上现代化的生活,是你们所带来的。知道厚颜无耻怎么写吗?到我身边来,我告诉你们:那是市场经济与人类工业革命结合的成果,更是人民自身的劳动成就使然,那是人们所应得的;相反,没有你们耽误的那数十年,人民的生活只会更好。你们还想继续让人们对你们感恩戴德吗?别再混淆概念了,是人民在养活政府,不是独裁政府的中共在养活人民。
 
如今,公民社会的力量迅速增长,关乎你们生死存亡的历史关口又出现了。一条唯一的出路放在你们面前,那就是停止作恶、公开承担历史过错并致歉,争取全民谅解;结束专制,改组自身诚邀各团体党派参与民主共话将权力还于人民。这才是你们唯一能得到赞誉及值得荣誉的道路。当然还有第二选项,你们中共可以继续高压统治直到灭亡,我们保留你们抉择的权利。于此,我不得不为国家和平再次严正警告;中共正站在通往毁灭的临界点上。自今日起,自中共全国性的将这一批爱国人士宣判有罪起,从今往后,再无人相信和平改良的方式能使国家走向自由民主道路。人民被压抑多年的怒火终将爆发,你们将是带来战争的罪魁祸首,你们中共将是彻头彻尾的不公不义、不忠之徒。
 
人的一生中难免会犯错,许多错误和面临诸多抉择,正如此时现场的诸位。各位检察官和法官,我可以谅解你们之前由于受权力干扰司法,而将我起诉即审判所犯的错误。可现在有一个可以澄清、证明你们本色的机会,一个顶住权势压力忘记身份地位履行本职工作当庭宣布无罪释放,成为载入史册伟大人物的机会就在你们眼前,而你需付出暂时失去工作的代价。我敢保证,全国的公民绝不会让英雄落难。你们的选择是什么呢?率真,如我亦不轻信一个世界的奇迹会在我面前展现,但我仍在期待,仍在为人类人性的光辉能在此刻绽放、闪耀的稍众即逝的时机,作最后一点挽留的努力
 
我深知人间正道是沧桑,比如人类为探索出光明之路历尽艰辛。百余年来,我们这个民族为自由而作的努力亦从未间断。有清末民初的先辈章太炎、林觉民、鲁迅等;有以死明志的老舍、林昭、张自新;有六四学运以来的诸多同仁,如仍在秦城监狱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第一人刘晓波;有许多与我一样被关押或在努力中的同仁;也有来自社会各界的同胞,如史学界的袁伟时教授写《明朝那些事儿》的学者当年明月,文艺界作家李承鹏、韩寒,还有呼吁教育平权的商界王功权.一个个有血有肉的鲜活的生命,为着自由、尊严、人权在奋斗着,在呐喊着,在奔走着。他们用青春、热血乃至生命,表达了对真理、对光明的敬意与忠贞,中华民族对自由的追求用不放弃!
 
我不知道中共和那几家族,还能陷在自身的权力与利益中挣扎多久。但人们已发现,若近年再无改变,中国人坐再多年的牢,也不能唤醒冷血中共的良知,也换不来南非曼德拉式的奇迹,通向自由的命运当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故事:三年前的深圳深南大道,当保钧游行的人群与拦道德军人发生冲突时,站在当中的我冒着催泪烟雾,向军人们讲述何为国家军队与公民社会时,他们点头赞成,并停止殴打人群的动作。由此可见,过去的通过洗脑教育,容易养成屠杀人民的军队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你们中共能想象得到吗?当人们愿意播撒种子影响他们的孩子、亲人、朋友,当公民社会足够强大时,二十六年前的军队将调转枪口,指向独裁者。历史的巨轮滚滚向前,奴役人民的,终将走向斯大林、卡扎菲、萨达姆的诸如鞭尸、拖尸和绞刑式的下场。
 
从我争取个人与民族的自由和尊严起,专制带给我的仇恨有哪些?你们让我祖母等不回孙子,让孙子失去祖母,也许连祖父母也已失去,你们还让我古稀父亲孤独留守;在被关押期间,你们还对我进行殴打、电击、强迫生产元宝纸等一系列迫害,将我所有的人格尊严狠狠地侮辱、践踏。这些你们中共强加给我的林林总总,并未使我有一丝的意志动摇。相反,愈是黑暗,愈让我对自己所走之路与追求光明的信念愈坚贞。我不是什么伟大的人,甚至有人嘲笑我的天真与坚持,甚至连我也对自身过去的私德也有些不满意。可此刻,我告诉你们,只要国家能够实现民主,人民能得以自由,我愿意妥协并放下我个人对中共的仇恨。但,对于带给中华民族无尽苦难的中共所建立的专制体制,我只想借用著名历史教师袁腾飞,在授课时对篡改史书行为表达的愤怒,只想说:“操你妈!滚你妈!去你妈!”尽管粗俗直白,却对所有的冠冕堂皇的权威最好的回击!
 
对于这片土地和人民的情感,我只有一个字“爱”,无须任何修饰语作为前缀---我的觉醒使国家拥抱光明的所有行动足以证实。可我绝不会爱一个专制王朝,中国数千年来,历经夏商周秦等数十个王朝,所有的王朝来来去去最终覆灭了,如过眼云烟。但土地和人民犹在,对压迫的抗挣犹在,希望犹在!尽管哲人黑格尔说“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尽管统治者对历史真相进行了种种干扰和扭曲,终究一个新的科技信息时代来临了,中国终将走向权力回归本源的自由民主时代,一个光明的前景将实现。我相信未来,我的同仁也相信未来,我们的民族同样相信未来。
 
最后,我的经历与感悟,还有伴随我对中共的审判,对国家的期待,已讲述完毕。对我审判的终结,却是世人对中共审判的开始。站在我们背后的,是无尽的已经觉醒或者终将觉醒的公民同胞,这是我们在此质问中共的底气。来吧,习近平;来吧,中共;痛快点,别拖拖拉拉。现在你们可以判我们三五年,或是重审加罪;最重也不过死刑或报复至死,然后像大多数的死刑犯一样被偷摘器官,交换骨灰。这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让世上多了一个装着监控探头的林昭墓。无论如何,我都无罪,也不会认罪,我和四十多年前的林昭枪决前给中共的回答是完全一致,一样的坚决,一样的矢志不渝:“我为什么要认错?错的是你们,不是我!”

以上便是公民黄文勋之辩护词,对所有能听完或看到我辩护的人们,我仍旧要表示谢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