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6日星期三

傅桓:「年入12萬加稅」是官謠也是民謠


近期,大陸各界在熱議年入12萬屬於高收入群體,因而要多繳稅這件事。官方安慰說,沒這個事,十年前就按照12萬徵稅了,並且言之鑿鑿地駁斥說流傳的講話都是謠言。但是,政府這個闢謠並沒有起到作用,因為這個是民謠,相當於亂世的徵兆。

舉凡在亂世之前,都有一些民意的表達,被稱之為民謠或童謠。它們大多是以琅琅上口的方式來控訴統治者,並且表達盼望改變的社會心態。在大陸語境裏,政府也把過早泄露的施政措施看作是謠言,但它們往往被證實,網民因此把這些稱之為民謠。

一年12萬收入屬不屬於高收入,屬不屬於政府加大稅收的依據,是本次爭論中出現的焦點問題。儘管十年前都在按照這個標準徵繳個稅,但十年來社會民意對此怨聲載道。從政府將其視作謠言的舉動看,政府和民眾在這個個稅問題上的分歧依舊沒被重視。

無論是不是高收入,民眾表達的其實是沉重的賦稅,已經嚴重影響到生活質量,甚至影響到對生命的看法。尤其是在現在的情況下,經濟形勢普遍不好,就業相當困難,硬性開支有很多,房子作為土地財政的基礎部分,更需要有房一族去背負。

在這種情況下,民眾希望減輕稅收,尤其是佔GDP不到百分之七的個稅,不是非常正常的心態嗎?但是,十年來,這個問題無論是兩會還是平常政策討論,都沒有被政府採納。政府想的是擴大稅源,想的是螺絲殼裏攢肉,根本也顧不得民眾對減稅的焦慮。

當政府闢謠說,不存在將12萬年薪作為高收入群體來對待的時候,表面上看是澄清了一個謠言,但實質上是迴避了真問題。政府意思很明確:12萬作為個稅自行申報的起點不會改變,那麼,政府也就不用再去回應因為通脹而縮水的12萬元真實的購買力。

這就是大陸常見的政策討論的遭遇,當民間拋出一個真問題的時候,政府往往以矢口否認或禁止討論的方式加以終結。限購政策等不止一個案例說明,當政府把民間意見當做是「民謠」打擊的時候,往往是政府露出真面目的預兆,12萬懸疑也是如此。

往大處說,個稅作為民眾有著切膚之痛的東西,是民生大事,但是在如此大的喧嘩當中,政府照樣泰然自若,而後習慣性地拿起謠言放大鏡,鑒定為謠言後,心安理得地繼續收稅。這既是政府的習性使然,其實也印證了國民的擔憂,因為在如此困局下,政府對稅的依賴更重了。

減稅的前提無一不是政府人事的精簡,但是在經濟好的時期所積累下來的政府冗員與自我賦權,絕對不會隨著經濟變差而自行消退。在一個經濟下行周期漫長無邊的情況下,又要保證政府人員事務一如往昔的財政開支,減稅就更不可能,政府對加稅的欲望更強烈。

但更糟糕的是,在這個時代條件下,體現在稅負上的根本分歧,卻始終沒有被正確對待過。個稅調整在民間呼籲了十來年後,變成了一個被政府定義為「謠言」一樣的東西,這種失焦也許是政府的策略。但這種失焦帶來的後果,也許正在顯現吧。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