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星期六

习胡两家世交因炎黄事件翻脸?刘云山戳到致命短板


炎黄春秋》被强制接管事件仍在发酵。海外党媒称,此事本质上是中共内部观点之争的冲突事件,并称该杂志是“姓党”的媒体。此前则表示,炎黄春秋不是国企也不是党产。分析,整肃《炎黄春秋》很可能涉及党内权力斗争。据港媒报道,曾威胁要收回炎黄,被炎黄发文反击。李锐曾透露,习近平对炎黄有八字批示,但没得到证实。杂志社长和副总编都表示,接管事件不是习近平中央搞的。
炎黄春秋杂志社负责人胡德华(右二)在被强占的办公地点外面接受外媒采访。(网络图片)
海外党媒:刘云山宣传口戳到中共执政的致命短板
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网7月28日发文分析称,尽管中共对《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层使用了“换血”的手法对杂志进行了全面接管,却依然无法洗脱手法粗暴的指责。胡德华回国导致冲突升级,也进一步说明中共没有拿出足够智慧来解决党内“自由派”的存在合理性。
文章称,近期由《炎黄春秋》事件引发舆论的持续发酵,尔后对网络媒体原创新闻栏目的封杀,诱发了舆论场不由自主地开始联想到“左右之争”的讨论。中共在对国内舆论的管控方面,处理的方式并不高明,手法简单、粗暴。
文章认为,中共近期行动,不仅涉及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还波及到自媒体。行动的方向和实际效果与最高层提出的“实现最大公约数”要求南辕北辙。
文章还说,中共所暴露出来的简单粗暴的处理手法,以及漠视客观规律的做法,一旦形成思维惯性,未来很可能会成为中共执政的致命短板。
海外党媒:“姓党”媒体遭遇“灭顶之灾”
25年前,中共党内一些退休的老同志、老部长,在时任中顾委常委萧克的牵头下,创办了《炎黄春秋》杂志。此后,无论舆论给《炎黄春秋》杂志贴上了“党内自由派”或是“党内改良派”的标签,都不能忽略一个事实——杂志的创办者和历任的社长、总编都是“党内同志”。
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多维网文章指,《炎黄春秋》就是不折不扣的“姓党”的媒体;各大网站原创新闻栏目的业者也都是党媒培养出来的精英,他们熟知中共宣传纪律,有着深入骨髓般地对党性的理解,他们有天然的“自律性”,却依然遭遇了“灭顶之灾”。
胡德华:炎黄春秋不是国企也不是党产
而胡德华26日接受香港电话采访时表示:“这个杂志国家没有投钱,不是国企;党没有投钱,不是党产,就是大家一起凑的钱,纯粹是民企。”
他介绍,“从赚了那么点钱到现在,发展到几十万的个人自费订户和更多的报摊上买的,发行量有几十万份。这一切都是所有炎黄春秋的员工25年如一日,用劳动换来的成果。”
胡德华强调:“如果只是一纸文件把它归公,这就好像掠夺行为。我们要尊重每个人的劳动和成果。从没有一直到现在广大的读者有几百万、上千万,这么大的无形资产,你说拿就拿?!”
“我不懂的是,我们原来所受到教育是说地主、资本家掠夺工人农民,原来没有体会”,他言下之意现在有了。他觉得这样一纸文件就给充公的做法不对,“违反了物权法和公司法。违反了双方的合同、协议,违反了合同法”。
最后他表示,这也不是现在当局所强调的依法治国的方式。
学者程晓农:被霸占可能涉及党内权力斗争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这个体制的意识形态控制建立在“舆论一律”基础上,任何独立的声音都让它不自在,因此对《炎黄春秋》的控制也逐渐收紧,最后让中国艺术研究院强行接管。《炎黄春秋》的命运凸显出经济危机当头之时控制高居首位的基本统治策略。
陈破空:中共左转一发不可收拾是江泽民主政恶果
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则对美国之音表示,《炎黄春秋》走到绝境,与党内气氛有关。高层中,只要有人提出,既然强调社会主义价值观,又怎能允许《炎黄春秋》这样的杂志存在?这句话出口,没有人敢反对,因为“政治正确”。所以,整肃《炎黄春秋》,也很可能涉及党内权力斗争。
否则,无法理解,习家(习仲勋、习近平两代)与胡家(胡耀邦、胡德华两代)向来交好,何以说翻脸就翻脸?
陈破空在看中国采访中指出:在江泽民的监控下,主导下,包括后来的领导人都要表现出左倾,因为他不左倾就要被拿下,被江泽民的政治老人拿下,所以中国的政治一直到今天,都非常左。这就是“六四”之后的后果,也是江主政的一个后果。【相关报道:陈破空:中共左转一发不可收拾是江泽民主政恶果】
习近平批示合情合理
法广日前引述接近《炎黄春秋》社委会的人士报导说,目前杂志社方面的态度是,〝先停刊,若有条件可复刊,如不具备条件就此关门了。〞
同时,法广还报导称,原《炎黄春秋》杂志社顾问李锐曾在多个场合〝不无得意〞地透露,此前《炎黄春秋》变更主管部门引起纷争时,曾有中共老人上书,习近平给了8个字的批示〝不要封杀、做好引导〞。
7月23日,多维网刊发了对《炎黄春秋》副总编王彦君的采访。对于中共元老李锐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习近平对《炎黄春秋》做出“不要封杀,做好引导”的批示问题,王彦君表示,他也听到过这种说法,但没法印证。
但从他个人的观点来说,习近平是从地方上一路升上来的,很了解下情。另外,老干部喜爱《炎黄春秋》,习近平与老干部声气相通,所以习近平说这句话合乎情理。
占领不是习近平中央搞的
对于2014年杂志社变更主管单位及这次的人事调整,是体现习近平“做好引导”的方式的说法,王彦君表示,这些肯定不是习近平的原意,这次人事调整突然、粗暴,具体方式是一种文革式的“占领”,与“引导”两个字格格不入。
当了25年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的杜导正表示,现在情况相当严峻,对方行动又快速又果断,相信绝不是习近平中央搞的。
港媒:刘云山威胁《炎黄春秋》
《炎黄春秋》自1991年创刊以来,以发表历史记述和评论文章为主,力求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近几年来,《炎黄春秋》持续遭中共江派刘云山掌控的中宣部打压,风波不断。
据港媒去年5月报导,刘云山在中宣部会议上称:“《炎黄春秋》这本杂志的干扰性是其它申请未获批准就拿《炎黄春秋》作依据,指不公、缺理据、欺小怕硬。《炎黄春秋》玩擦边球,玩得不少,出轨就会叫收。”
此前稍早时候,海外媒体曾报导称,《炎黄春秋》因常常刊发揭露历史真相的文章,并曾刊发透露了江泽民大秘贾廷安提拔巨贪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内幕的文章,遭到江派常委刘云山的疯狂打压。
2013年1月,《炎黄春秋》网站被关闭;2014年9月,《炎黄春秋》杂志社被变更主管主办单位;2014年11月,《炎黄春秋》总编辑、两位轮执主编和网路主编4人同时被迫辞职;2015年3月,《炎黄春秋》23年来每年召开的新春联谊会,先是〝被改期〞,后又〝被取消〞;2015年7月,《炎黄春秋》主编杨继绳被迫离职。
2015年6月,中共社科院马列研究院的极左派曾刊文攻击《炎黄春秋》,指称该杂志从2002年后开始变为〝集中攻击共产党的杂志〞。文章并罗列了《炎黄春秋》〝每期内容集中描述中共的错误历史〞、〝集中暴露了毛泽东的错误〞等七条所谓〝罪状〞。当时有舆论称,极左派攻击《炎黄春秋》是得到了刘云山的授意。
《炎黄春秋》官方微博随后也曾转载多篇文章予以反击。其中一文称:〝夫子作《春秋》,乱臣贼子惧,这是记录的力量。《炎黄春秋》秉笔直书,以史资治,实事求是,以史为鉴,这也是《炎黄春秋》存在的价值!〞
多维网曾释放习江彻底决裂最重大信号
多维网近年来常常发文替北京高层发声。在何频做主管期间,多维网被指为江系嫡亲网。多维网主管换人后,江系色彩渐淡。何频离开多维后,发展明镜网,迅速在海外发行了一系列杂志(《明镜》《内幕》《外参》《调查》《中国密报》《新史记》《大事件》等),这些杂志互相造势,互相引用,互相呼应,被指继续为江发声。【阿波罗网曾报道:超级核曝猛料习江彻底决裂最重大信号组图更新版】
2013年3月28日,多维网在发表的题目为《多维历史:揭秘江泽民送给越南的国土!》中曝光细节:江泽民在1991年、1994年访俄,先后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了《俄国界东段协定》、《中俄国家西段协定》;1999年叶利钦访北京时两人又签署了《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议定书构成了以后中俄边界的法律文件。2001年7月江泽民再次访莫斯科,与普京签定《中俄睦邻友好条约》,以条约形式肯定国界线。
阿波罗网首发观点认为:江断送中华民族的生存空间,为千古罪人;江卖国细节在海外党媒曝光,应是来自反江的党内力量授命,此事如此重大,所以最有可能是来自最高层习近平。习摆明和江决裂,不背卖国黑锅。此文还特意讲明:2004年秋普京到中国来,中俄两国外长又签署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其实这段协定,仅仅就中俄边界两块未协商一致地段的边界走向问题达成了协定,这段边界,仅仅占俄罗斯和中国之间有争议的漫长边界的2%的界线走向。此处是为胡锦涛澄清,胡只负责2%中俄边境问题。所以此中共党史和中国历史的超重磅内幕被海外党媒首次曝光,很可能也得到了胡锦涛的首肯,希望洗刷和江一起被中华民族唾骂万年的大罪。
文章来源:阿波罗网  白梅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