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9日星期五

张育明: 见证唐山9级大地震死75万人真相


  1976年7月28日凌晨4时42分的唐山9级大地震,至今仍谎传7.8级。
   
  唐山人永难忘记的一个日子。人民网曾经这样描述唐山地震的灾情: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这次大地震震级为7.8级,使唐山人民蒙受了巨大灾难:24万人死亡;上万个家庭解体;97%的地面建筑、55%的生产设备毁坏;交通、供水、供电、通讯全部中断,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30亿元。当时西方曾有过这样的报道:“唐山将从此在中国的地图上抹掉了。”
 
   1976年7月28日凌晨4时42分的9级大地震,至今仍谎传7.8级,明明死了75万人,还谎报27万多人。
    
   唐山大地震后,我有个表叔是个军政高干,让我到天津为一个老将军会诊,当时天津还有多次小余震,我有些惧怕,他笑着说:“这次唐山9级大地震,光天津市就伤亡十余万人,我住的这个房子当时都打歪歪,到处咯吱咯吱乱响,我都没怕,现在这点小震算什么!我们这些老兵就是不怕死!我为他检查过身体后,看了他北京301总医院的病例资料,说出我的全面看法和生活意见后并回答了他的问题,他十分满意地说:“好小子!还真有点真才实学,理论上和专家们一样,实践上比他们高得多,在家里给自己长辈看病,没顾虑敢说实话,就这点使我真痛快!”,他因为急于到天津警备司令部见谢学恭,由他的现任营长的儿子陪我到水山公园看了看,第二天就回家来了。
    
   我有一个病人是河北省体委的一个主任,为人忠厚正直,在军队任职师级,颇有燕赵健儿雄风,多次接触我们俩甚能推心置腹,我对他的饮食安排,药物治疗都能严格遵守,而且效果甚好。唐山大地震时,他正开车带领十数人离开招待所,走进郊区开阔地带,他们目睹亲历了大地震全部过程:首先出现强烈耀眼的蓝绿强光闪电,几乎同时发生震耳欲聋的闷雷轰炸声和大地剧烈震动轰鸣,一辆卡车,两辆吉普同时刹车歪倒地上,当时就觉得天昏地暗到了枉死城,就是末日死期到了,连我这个40年党龄的共产党员也毫无不自觉地趴伏在地上高呼:“老天爷救命!老天爷救命!”我们十几个人都是一个姿态!同声呼叫!当时也不管什么唯心唯物了!下意识觉得就是苏俄用原子弹轰炸中国了!”紧接着,他们听到四面八方传来千百万救命声和呼痛声,睁开双眼一看,现代化城市唐山竟然霎那间成了一眼看不到边的废墟,只有一些树木和电线杆子散在断壁残垣之间。这时他们才明白过来不是原子弹爆炸而是大地震!老刘告诉我唐山大地震是9级,据粮食局户口本统计,如果把旅店、招待所中的外地人也计算在内,最少死了75万人。我有一个连姓同乡在保定市二轻局工作到唐山出差,就死在市招待所内。
    
   绝大多数人不是被地震砸死而是震后死于救治不力
    
   毛死后不到一个月“四/人/帮”败亡,保定公安局警察和地方驻军独立团的官兵在南关大街狠打了一场肉搏战,因为没有用枪炮,也就没有死人,但是伤残一些警察和战士。最后河北省军区和公安厅商量,各自处理各自的伤残,只是把地震后的唐山驻军独立团和保定独立团对调,两个团的首长和军医我都熟悉,他们都说地震是9级,死亡当在70万人左右。绝大多数人不是地震当时砸死的,而是震后死于救治不急,因伤残,出血,窒息,饥渴,疼痛,休克,绝望而死,当时呼救声,喊痛声响遍全城大街小巷,有的儿童要求叔叔、阿姨给他口水喝,天亮以后呼救声越来越微弱,加上倾盆大雨连绵,天气闷热,第二天呼救声不但大量减少,而且声音已经很微弱了,三天以后就再也听不到呼救声了。
    
   据保定驻军第38军到唐山救灾的官兵和军医对我说:“大地震对现代化钢筋混凝土建筑城市来说,没有现代化机械设备,用人的两只手救灾简直是瞎胡闹的作政治秀,去的救灾人员越多,添乱制造困难越多!光吃饭喝水住帐篷就乱成一团,吵吵声一片,所谓救灾实际上就是瞎起哄凑热闹,人的手能搬动钢筋洋灰预制板吗?砸塌的房屋下有呼救声,当人们扒出来后,只是一具温乎乎的尸体,没看见有活人被扒出来,最痛苦的是地震后连天阴雨,一旦天晴,日头炎热,大绿豆蝇几乎能把田地遮住,嗡嗡声震耳,人尸的腥臭味能把人呛死,成堆的大蛆到处乱爬,尸体烂肉和土泥血水满街流,比小猫还大的老鼠个个吃的肥嘟嘟的上窜下跳,有时真还成群结队向人示威。天空中有吃腐尸的乌鸦,一群一群的呱呱鸣叫着飞过。幸亏每人发十个口罩一瓶酒,连喝带往口罩上洒,这才没把脑袋仁儿呛死,勉强喘着口气逃出命来!最后还是用推土机把尸体推出去乱葬了。
    
   唐山大地震后联合国发表声明“一切损失由联合国全部负责承担,并在12小时内组成派出现代化救灾团队携带重型机械设备和一切救济物资包括食物,饮水,帐篷,医药,防疫,消毒,污物处理等设备和全方面专业人员飞赴灾区,现场进行人道主义抢救服务,希望大陆中/国政/府迅速做出反应并立即答复!”可是政/府拒绝联合国善良的愿望和急救措施。
    
   毛通过江/青发言说:“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从地球上抹去一个小小的唐山算什么,我们完全有能力救灾,用不着任何外国人帮忙!我们当前的政治任务,仍然是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人民日报同时发表社论曰:“不要以抗震救灾为名,影响反击右倾翻案风。”这可真是“天灾好办,人祸难逃!”

文章来源:明镜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