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9日星期三

长平观察:Lady Gaga与中国政治霸凌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歌星Lady Gaga (台湾译为"女神卡卡",中国大陆多用英文艺名)因为与达赖喇嘛见面,遭到中国大陆"粉丝"愤怒刷屏,指责她"与恐怖分子为伍","伤害了中国粉丝的感情"。据《苹果日报》报道,中宣部、广电总局及网办层层下达封杀Lady Gaga的指示,要求内地所有传媒及全网即时停止播放和上载Lady Gaga的所有作品。
可以看出,这些"粉丝"既不了解达赖喇嘛,也不了解Lady Gaga。换句话说,他们既不关心到底是谁在威胁或者推进世界和平,也不关心所谓"偶像"真正关心的问题,并非真正的粉丝。甚至,他们连娱乐消费者都算不上--正如有网民嘲笑的那样:"一群听盗版音乐的人恐吓Lady Gaga将失去中国市场。"
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不了解自己,并非自由发表意见的网民。我知道,他们中的很多人因为被称为"五毛"而愤怒,因为他们真的没有从政府部门直接领赏,而是真心愤怒,主动抗议。"为什么拥护政府就要说是被洗脑?"他们感到不解。很遗憾,这是事实。
且不说政府控制了全部教育、出版和媒体,每天发布各种"引导舆论"的指令,列出无以计数的被禁书籍、网站、歌曲、作者、歌星和人权活动家,也不说一个打压基本人权、动辄禁这禁那的政府不靠洗脑如何能获得赞同,单就所谓港独、藏独、中间道路等议题而言,权力禁止了一方面的意见,另一方面意见怎么好意思宣称胜利?
被禁止的其实是本国民众
《环球时报》对此心知肚明。在前不久评论"网民打击何韵诗"的文章中,它强调"这种打击完全是内地民间的自发行为,它的性质一如兰蔻取消'何韵诗音乐会'后,一些香港人所呼吁的对兰蔻的抵制"。这是明显的谎言。很多香港人、机构和企业可以高喊"坚决反对港独",在内地可以宣称"坚决支持港独"吗?
官媒为什么要不惜公然撒谎来强调这点?因为它希望外界将专制控制看成是一个民族主义问题。或者说,按照本尼迪克特暟驳律断胂蟮墓餐濉分械那郑桃庖煜?"群众民族主义"与"官方民族主义"。事实上,境外媒体报道中称"中国网民"的时候,或多或少接受了这种宣传。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说,官方民族主义是对群众民族主义历史的收割和利用。在今天的中国,官方从播种、收割到加工都完全掌控,很难说有什么原初的群众民族主义。那些群情激愤“驱赶”歌星的网民,动辄宣称这是“人民的力量”。事实上,在让孩子不喝毒奶粉、不吸毒空气等同样让他们愤怒的议题上,“人民”没有半点力量。
一些港台人士对此辨识不感兴趣,认为群众民族主义和官方民族主义没有区别,不过是"蝗虫"和"蝗虫的爹"而已。不过,对此问题有清醒的认识之后就会明白,与其花费大量时间去和"中国网民"吵架,不如更多地抨击中共舆论控制。言论自由的社会,仍然会有民族主义和意见分裂,但是这种可怕的"人民的力量"不复存在。
禁止娱乐明星的"力量"来自官方,它直接损害的正是"人民"的利益。极端的例子,就是"文革"期间全国人民只看八个"样板戏"。人们忽略了一个简单的事实:禁令并非直接下达给自由世界的歌者,而是不允许本国人民自由听歌。被禁止的听者非但不抗议,却还念兹在兹富可敌国的歌者的利益,实在不可理喻。
来自北京的政治霸凌
歌者当然也是受害者。这种伤害不仅仅是"失去市场",而且是政府发动和引导的人身攻击,以及对娱乐业必需的精神自由和言论自由的践踏。那些自称"粉丝"的中国网民,似乎并不知道, Lady Gaga一直致力于反对各种霸陵(Bullying) 。几年前,她曾因一位同性恋少年受欺凌自杀,宣称要和奥巴马总统见面讨论此议题。
在本年度奥斯卡电影奖上,Lady Gaga演唱了《直至你感同身受》(Till It Happens To You)。这首歌是一部反映美国校园霸凌现象之一--性侵害纪录片的主题曲。在Lady Gaga演唱时,来自美国各地的52名性侵幸存者,有男有女,走上舞台,手牵着手,互相鼓励,一起完成了演出。
今年以来"政治霸凌(Political Bullying)"成为美国舆论中的一个热词,它是指政治人物或者组织利用政治权力行欺凌之事。放在全球范围来看,北京政府镇压本国异议人士,打击港台及境外的反对力量,包括禁止不同政治观点的娱乐明星,难道不是最严重的政治霸凌吗?
霸凌现象中的常见错误是"谴责受害者",让受害者觉得是自己的错。这也正是欺凌长期存在的秘密。中共官媒及所谓"网民"也是如此,企图让人认为错误不在政府禁止民众听歌,而是歌星们做错了事说错了话。
Lady Gaga在奥斯卡电影奖演出之前,登上舞台介绍节目的人是美国副总统拜登。他呼吁人们采取行动阻止性侵犯行为。"我们必须也能够改变文化,让遭受虐待的女人和男人不再自问:'我做错了什么?'她们没有做错任何事。"
相信长期反对霸凌现象的Lady Gaga不会接受中国网民的谴责。所有遭受中共政治霸凌而失去所谓"粉丝"的明星们,也不必自问:"我做错了什么?"你们没有做错任何事。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