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星期六

温浦平:当社会停止进步


村民依法争取自己权益,能有效监察地方官员工作,若一下子铲除掉,地方政府施政同样停止进步。

这两星期,有两则内地新闻值得大家关注,首先是广西玉林狗肉节,往年的狗肉节,万人空巷,小小一个玉林市,不但聚集了「好狗」之徒,还有一群群来自世界各地,视狗只如人类朋友的保护动物团体。多年来,在这些人和传媒的关注下,玉林狗肉节也不能肆无忌惮地向外招徕。

但今年情况有所不同,以往多年组织反狗肉节活动的非政府组织(NGO),早于半年前已收到官方劝告,不能再公开组织群众到玉林当地表达诉求,部分规模较少的组织,核心人士更受到公安监控,有NGO人士形容,他们受到了史无前例的政治压力。就在这背景下,今年内地媒体的确减少了相关的报道,以往高调的反对者亦销声匿迹。记者深入了解下,地方官员公然地向保护动物组织施压,其中一个原因,是年初全国人大通过了管制NGO的法例,加入了国家安全元素,这犹如给了地方官尚方宝剑,可以任意妄为。

另一则新闻,就是广东乌坎村村民自发的维权运动,争取五年前官方承诺却未归还给他们的土地权益,结果,地方政府的维稳意识形态再次抬头,利用秘密抓捕、电视认罪等手段,把民众的不满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地方施政倒退

过去西方国家从旧封建社会体制,发展到现代文明国家,主要的动力,在于建立保障个人权利与自由的制度后,从下而上,推动社会的进步。回看过去四年,中共提倡社会公平正义,净化过去十年因为只求经济发展而衍生出来的社会乱象,可惜,采用的方法,脱离不了封建时代的皇权管治方式,不求制度完善、不求保障个人权利,而是由上而下,生硬地推动中央下发的各类文件与行政指令,这种方式,只会赋与地方官员有更大权力,利用对中央政策的解释权,肆无忌惮地为地方既得利益集团谋取更大利益。

过去一年,越来越多地方政府一方面向中央政府表忠,以维稳名义打压地方异己,另一方面更以国家安全为名,压制所有民间的反对声音,即使是微不足道的环保团体甚至是保护动物组织,都莫名其妙地被归入这个行列。这些民间基层组织,过往为政府提出不少紧贴民情的意见,推动社会走向文明体制。

村民依法争取自己权益,实际上能有效监察地方官员工作,为社会进步提供积极的作用,现在它们一下子被铲除掉,地方政府施政同样停止进步,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社会跟目前的经济形势一样,只会进入停滞不前的混沌状态。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