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7日星期一

陈永苗:关了「灯塔」照顾陆配


我觉得民进党应该关闭到台湾交流生的资源,留给陆配。交流生没啥用。陆配的牵扯才大。交流生回来该当五毛的还是五毛,该当官的还当官,心里支持台湾民主的,绝大多行动站在共党一边。但是陆配不同,身家性命和利益全压在台湾民主上。

台湾民主灯塔于中国大陆,对共党来说不在乎可以借来灯光化妆以维护专制,国共合作是个不争的证据。灯光照进黑洞,被黑洞吸走,增加了黑洞的能量;对大陆民众来说,就像富人邻居对穷人邻居说,我就不借你资本金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给你灌致富的心灵鸡汤,天天灌时时灌,将来猴年马月下辈子你也会和我一样发财的。要么实实在在给大陆民众维权帮助;要么彻底断了,全力照顾好已经到台湾的「大陆难民」和陆配。

敢坚持台湾民主灯塔之说的,例如马英九,不仅仅是对民主理解「半桶水」的,而且最后往往带来对台湾民主的伤害。灯塔之所以发光,并不是启蒙的,也不是身份认同的强求一致,而是内部成员的利益与国家利益的一致性,就像美国之所以成为全世界的灯塔,是从美国大陆开发以来,其他专制国家的臣民不断流亡移民到美国,在美国这个大熔炉中锻造为自由公民,也就是美国公民权才使美国民主成为灯塔,而不是美国民主的知识。让事实上已经是美国人的外国人,异质杂质成为美国公民,照顾好,以宪法审查和政治自由废除歧视的制度。金刚石和石墨的物质结构是一样的,但是有序的内部排列团结让金刚石成为光辉的「灯塔」。

目前蔡英文当政后的台湾建国,有两种走向,一种是法西斯主义的,种族主义排斥的,德国版本。一种是吸纳的,大熔炉的,宪政的,美国版本。

我于歧视陆配处看到欧洲反犹主义的幽灵。犹太人在欧洲各国,没有所在国的身份认同,不融入或者没法融入,强化自己犹太人身份,就像在台湾人的大陆人,说自己是中国人一样。身份认同的冲突,容易引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恐惧感和阴谋论,但是绝对不能上升为对普通人陆配制度上的歧视和公民权的相对剥夺。也就是说,可以在社会层次上冲突,不能变为法西斯主义的制度歧视。反犹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一脉相承,这个影子在台湾绿营潜伏着,不时泛起。

限制陆配的社会经济权利,例如工作权是毫无道理的,限制其成为政务人员的资格是有先例可寻的。可以说陆配的「中国人」认同,是台湾对其制度歧视的结果,如果不歧视或者平等对待,就不会被迫团结为「在台湾的中国人」。早就把自己当做台湾人自傲。必须区分政治人物和普通人,与共党接触的台湾政治人物,可以当做家贼,但是普通人陆配,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出卖台湾,大可不必防范。堵不住或者不敢堵台湾政治人物出卖台湾,而把怨气撒在普通人头上,也算很中国特色的,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中国人」。

陆配是台湾人的一家人,是下一代的父母,而交流生是外人。把资源留给外人,而对自家人刻薄的传统,与慈禧太后「宁与友邦不与家奴」媲美。与中共大撒币外交之大巫相比,也是个小巫。何为民主,民主就是先顾自己人。英国政治哲学家奥克肖特说,国家就像一艘航船,在大风大浪中行驶向远洋不确定的未名的目的港口,不知道能否成功抵达,但是只要做好船上成员的团结和民生工作,只要船不破,就最后能抵达。交流生相当于当下确定港口位置的工作,没用。但陆配却是实实在在的自家枕边人的事。

中心与边缘,轮流转换。太阳花运动之前,国民党主导的台湾与大陆经济合作是中心,彼时主流共识是经济中心论,太阳花运动后,去国民党化疏远大陆是中心,此时主流共识的政治中心论,太阳花运动作为彼时政治经济框架的产物和掘墓人,从边缘走向了中心,带动了台湾的整体鼎革,而民进党不过是在这个大转型过程中,蜀中无大将廖化当了先锋,不然也不会被降了一半党旗,绝不是正主,而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边缘人群通过运动,走向中心。当台湾蓝绿整合趋于完成,台湾主体性趋于成型,台湾共同体内部的异质杂质就是很首要的问题,例如老荣民,例如陆配。老荣民为台湾共同体做出巨大贡献,台湾人也给出了自己人的态度。就看对陆配的态度了。

陆配等这一些台湾共同体内的遗留问题,比太阳花运动的青年人,承载的历史遗留问题更多,与台湾共同体的隐形关系更强大,是台湾很大数量下一代的母亲,而且裹挟着台湾两岸的对立与和解的因素,因此如果运动起来,会比太阳花运动更加重要,更加深远。太阳花运动为台湾主体性革命提出新方向,陆配等运动会为台湾如何民主化解决大陆问题提供启迪。

把台湾之子抱在怀里,陆配就能携天子以令诸侯,也就是把台湾的希望和未来抱在怀里,把台湾的家庭,亲情,传统等等裹挟进来,估计台湾的女权运动力量也用得上。还有陆配的娘家人,也会盯着。太阳花运动能塑造的是台湾的当下,对台湾的未来能量不足。而陆配等更具有大陆因素的运动,就能回归于今天台湾形成的种种前台湾主体性的条件,都翻出来形成漩涡风暴,也因此重新决定台湾的未来。不重新审理台湾的大陆因素,是只有当下的苟安,没有未来性的。大陆因素在台湾的每个家庭中,作为社会组成的细胞,每个家庭都会被牵动,每个细胞都动了,整个国家和社会怎么不会受影响呢。

父母之仇,如何不报。对于陆配的台湾之子女而言,母亲之不公平歧视,如何不让他们长大之后,把民进党阻挡的各位「仇人」视作仇敌。而且对于台湾陆配家庭而言,陆配获得平等工作权,也是家庭收入的增长点,而不是家庭长期的负担,如此于国于民有利的事情,为何就要阻挡。

民进党人对国民党和共党有敌意有仇恨,非常正当,但对已经成为台湾人的大陆人恨屋及乌,就有些像共党在抗日战争中专门杀伪军和汉奸,不杀日本人。政党之争以民众,尤其是民众之中的弱者受益为目的,而不能撕裂共同体。单纯蓝绿之争无所谓,当蓝绿之争涉及到民生议题时,就要主次分明,不能罔顾民众利益。就像大陆重庆的薄熙来风波,可以反对薄熙来的法西斯主义,但是不能仇恨因为民生问题需要解决而支持薄熙来的民众。就像在北朝鲜,可以仇恨北朝鲜的统治者,但不要仇视被代表的普通朝鲜人。对准大陆难民和陆配的激进势力,是台湾之耻,算什么英雄好汉?即使再正确再真理,对准老弱病残妇孺,而且是台湾内部的下手,哪天被台湾人当街掌嘴。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