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星期六

高新:习近平被看好是在曾庆红掌控中央组织大权之后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与曾庆红的关系是血浓于水》中已经介绍到了一九八九年六月江泽民一跃成为中共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核心”时,曾庆红同时成为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江泽民同志办公室主任”,被认为是中共政坛位於江泽民一人之下的第一宠臣。而他之所以能够有当时的权倾朝野,除了确实有过一番“後天努力”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的红色出身。对红色政权与生俱来的“阶级感情”,令“老同志们”对他十分放心;父辈之间的生死患难令江泽民对他刮目相看。

在曾庆红转任中组部长之前的中共十五大上,习近平在新当选的按得票多少排序的一百五十一名中央候补委员中,名列最后。待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接任总书记职务后,海外有“专著”披露“内幕”消息说:十五大的中央候补委员本来应该是个整数即一百五十名,是当时的高层“考虑到让习近平在十六大上进入中央核心领导层的需要”,特别为习近平临时增加了一个“应当选”的中央候补委员名额。

但事实上当时的习近平已经是中共福建省委副职,按照每个省委的党政一把手进入中委员,同时每个省委至少要被摊派一个中央候补委员和中纪委委员的硬性规定,习近平在十五大前即被安排进中央候补委员名单是名正言顺,无任何“特殊考量”。至于他在十五大上的中央候补委员选举过程中得票倒数第一,据信是受了邓小平长公子邓朴方的恶名牵连。

中国大陆上上点岁数的人都还记得当年所谓“官倒”一说就是始自邓朴方和他的康华公司,而他的残疾人联合为被明确为正部级机构,更令全党上下认为是中国政治领域里最荒唐的体制设计。残疾人事业当然重要,但残疾人部门应该是中国民政部或者卫生部下属机构在任何人看起来都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就因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发起人的一把手是邓小平的儿子,该机构就可以被“明确为正部级机构”。

一九九七年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即计划在当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为邓小平长子安排一个中央委员的位置,以此证明他江泽民对邓小平家族并非无情无义,因为十五大召开之前,在邓小平还没有去世之前,江泽民和曾庆红即已经把邓朴方的弟弟,在以权易钱方面起步较哥哥晚,但却远比哥哥大胆的邓质方双规数日,同时将邓质方的商场搭档,与邓质方一笔难写两个方的周北方打入死牢,用判处死缓的方式恐吓邓邓质方及其全家。处置完邓质方后,江泽民还下令解除了邓小平三女婿贺平的总参谋部装备部部长职务,免去了邓小平长女婿吴建常的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总裁的职务。而当时的江泽民之所以如此行动,也是因为邓家子女实在是猖狂得不象话了,邓质方公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公司空手套白狼,成立数日即敛资无数,在香港上市是由香港首富李嘉诚亲自陪同高调出席记者酒会,邓三女婿掌握了全中国的武器装备的更新和进出口交易,邓大女婿吴建常掌控了全中国的黄金白银及其他所有贵金属的生产,开发和进出口。与此同时,邓小平的三女儿邓榕虽然表面上没有被委以高职,但却随时以邓小平代言人身份对外发话,动不动就回答一次外国记者关于邓小平信任江泽民之类的问题,令江泽民恨得几次摔碎了手里的茶杯。

而当时的邓家子女如此嚣张,不但彻底惹恼了江泽民,同时也已经导致了天怒人怨,党内已经有人发出了成也邓小平,败也邓小平的哀叹,意思是共产党因为改革开放才重新稳住了政权靠的是邓小平,如今恰恰又是邓氏家族众子女在肆无忌惮地祸国毁党,邓家子女以权易钱的行为几乎疯狂所导致的直接恶果就是全体共产党员因此而深深地怀疑共产党政权是否还会有明天和后来的长远,而邓家三公主的代父发言,直接导致的恶果就是严重伤害了共产党在位领导集体的政治形象,令党内党外,国内国外对江泽民领导集体的权位是否稳固产生深深的怀疑。

所以,江泽民当时在邓小平还没有去世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对邓家子女逐一下狠手,也是被逼无奈。而与此同时江泽民却又要将邓小平的长子区别对待,无论目的如何,全国党代会上的党代表们却根本不买账。
在习近平当选中共总书记的中共十八大上公布出的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李鹏的儿子李小鹏名列倒数第一。此前五年召开的中共十七大上,中央候补委员的倒数第一名是江泽民的大秘贾廷安。再向前回顾五年,中共十六大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最后一名的则是江泽民第一保镖,时任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

在十六大召开的五年前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中央候补委员差额到谁的游戏是由江泽民和胡锦涛联合导演的。当时的预先准备好的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加上从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不幸被差额掉的邓朴方等几位,向党代表提供的全部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推荐名单共一百五十四人,但并没有向各代表团说明要差额掉多少名。各代表团预先投票过后,大会主席团在计算选票的过程中绝不会做任何手脚是肯定的,计票的结果,习近平得票在整个中央候补委员建议候选人名单倒数第四,邓朴方得票倒数第五。邓朴方实际得票只比习近平高两票。接下来,以江泽民为首,胡锦涛具体主持日常运作的大会主席团常务委员会,其实也就是当时仍然在主持工作的上届党的中央政治局的全体人马紧急协商,有人提出为了照顾小平同志的家属,应该差额到邓朴方以下为止,意思是把包括在邓朴方在内的都留下,差额掉四个就行了。但江泽民和胡锦涛等人都认为当时已经担任了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各方面的表现都十分优异,如果他落选中央候补委员,整个福建省委就会一个中央候补委员都没有,既然这届中央候补委员差额到朴方同志以下,差额比例已经不是百分之五,那幺还是应该把习近平同志也留下来为好。

与是,参加会议的全体主席团常务委员眼见江泽民和胡锦涛在这个问题上意见相同,自然都会随声附和,立刻举手通过了十五大主席团常务委会关于本届中央候补委员选举差额人数的决定,在一百五十四名参选者中差额掉习近平之下的三名得票最少者。然后就把这份习近平名列最后的候选人名单交由大会进行正式选举,而这个正式选举其实是等额选举,因为只是说明得票过半数即可当选,而这份候选人名单中在代表团预选过程的得票最低者也都是过了半数的,在正式选举过程中得票不过半数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而中央候补委员在预选过程中每个人的得票数,与正式选举中的得票数基本一致,这就是习近平一九九七年九月在中共十五大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名列最后一名的内幕经过。当时公开的一百五十一名当选的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之前,特别说明了按得票多少为序,得票相同的按姓氏笔画为序,自然就令名单上的最后一名习近平显得十分刺眼。

习近平接班之后,中国大陆有网友依据邓朴方等在几届中央候补委员得票倒数第几的往往都是从中央委员选举中落选后才参加中央候补委员选举的事实,质疑习近平也是和邓朴方一样,在十五大上是从中央委员选举中被差额掉的。持此分析内地网友声称当时的习近平已经被内定是福建省长接班人,所以被“提前”安排进入中委候选人名单也不奇怪。该网友举例说,前河南省常务副省长李成玉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已经被内定接任省长职务,于是被安排进十六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落选后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依此类推,十五大上的习近平也应该如此。

但依笔者的分析,中共十五大召开之前一年,时任福建省长陈明义因为受“远华案”牵连被迫交权,中央临时安排贺国强前往接替陈明义,并没有直接从福建省委提拔一个“现成”的习近平,就说明当时已经开始进行的中共十五大人事安排事项中,没有可能会把习近平考虑为中央委员的候选人。

一九九七年邓小平已经去世之后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曾庆红进入中央核心领导层,出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之后虽然暂时还只是兼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但当时并没有安排一个书记处书记那怕是普通中央委员出任中组部长。而是由全国政协常委张全景超龄留任,圈内立刻明白这是要让曾庆红把中央党务系统最重要的两大块,中办和中组的大权全都揽到一个人手上。习近平被看好为江泽民的隔代接班人,也就是胡锦涛的接班人,都是在曾庆红完全把持了中央组织大权之后的事情。
后续的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再叙。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