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星期六

李平:英国公投对香港的震撼和警示


英国公投决定脱欧,将继续引爆国际金融市场、世界经济的震荡,香港不只要受到这股金融、经济冲击波的影响,政治上更要面对中国因恐惧而加强对公投、本土潮流的打击。可以说,香港受到的震撼刚刚开始,就算能如陈德霖所言有能力抵御市场震荡,但立法会选举、特首选举中的政治震荡只会加剧,中港冲突、各大阵营间的冲突只会加剧。

自区议会选举和立法会新界东补选后,本土-港独、公投-自决就一直是香港政治的主题词。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视察香港时,口说「什么自决、什么港独,那些东西根本成不了事」,实际上按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的说法就是要划清有关的政治界线,恨不得要把港独言论、自决言论打成「祸港和违法的问题」。

不接受民意 中共难安寝

英国公投结果是脱欧派获胜,让原本已疑神疑鬼的中共更难安寝。官方新华社的评论称:「英国最终脱欧,是对公投初衷的极大讽刺,检验出这种西方引以为傲的民主形式根本经不起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极右主义的影响。」中共抱持这种观点,一是习惯了一党专政,不可能接受民意,也不会接受公投的结果;二是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自以为有资格提升国际政治、经济的「制度性话语权」,孰知生不​​逢时,全球化不再吃香,本土主义、孤立主义正在崛起。

英国脱欧派在公投中获胜,会不会引发骨牌效应言之尚早,但无疑会壮大欧盟各国疑欧派、脱欧派的声势和力量,甚至对主张外交孤立主义、美国优先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的选情都会有影响。英国公投结果,对香港主张公投、自决的诸多政团来说是一种鼓舞,对中共来说则无异于梦魇。

中共自称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但在台湾、香港问题上从来就没有自信、没有诚信、没有信任,处处提防台湾人、香港人,更视台湾、香港的公投为罪可不恕。台湾民进党2000年首次执政时,总统陈水扁在中美两国压力下,也要作出包括不搞公投的「四不一没有」承诺(不会宣布独立,不会更改国号,不会推动两国论入宪,不会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

禁香港公投 冲突势激化

2009年,公民党、社民连发起以「尽快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为主题的五区公投,港澳办的声明强调香港无权创制公投制度,所谓公投与香港特区法律地位不符。其实,当年的五区总辞、变相公投,只是一种民意表态,不会有制度上的法律效力,但已令中共惊慌失措。如今,香港诸多政团打正公投、自决的旗号,又有英国公投的东风劲吹,中共岂能不心惊胆颤?

不难想像,中共将加强对香港公投、自决言行的打击,手法无非是将英国公投的政治游说变异为政治打压,同时夸大英国经济受脱欧影响,以经济受损恫吓香港。为让英国留欧,美国总统奥巴马、德国总理默克尔等都积极参与游说,但也只能是游说,不可能让英国政府收回公投决定、不可能干预英国人的投票。在香港问题上,中共不只会禁止香港举办公投,甚至会要求港府「依法」打击公投、自决行为,结果势必激化冲突。

在英国公投前夕,一些国际投资、评级机构曾公开表态施压,摩根士丹利总裁Colm Kelleher声称或把该行地区总部由伦敦迁往都柏林或法兰克福,标准普尔首席主权评级长Moritz Kraemer声称将下调英国目前的AAA信贷评级。他们会否「报复」英国言之尚早,但如果是针对香港的公投,相信他们会乐意立即踩上一脚以讨好中国。

非亲共阵营要借公投、自决的宣传争取民意,中共势必实施更强硬的打击,甚至不惜撕下早前吹和风的面具,香港政治、经济的震荡也将因此加剧。无论市场投资者,还是政治角逐者,都要准备迎接狂风雷暴。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