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星期六

波却沧溟:从〞乌坎村问题将依法解决〞说开去


2016624wukankangyi.jpg (500×312)
乌坎村民奋起维权(网络图片)


〞乌坎村问题将依法解决〞是个最脱离现实的荒诞骗术。足证匪帮们于自己的骗术已至怎样的自信境地。

不至山穷水绝,谁肯举刀自戕?

〞依法解决〞先例既开,便是独裁专制的死门。而〞依法解决〞的一个最简单的必要前提是,倘是此前这国有过真实的法治基础建立,尚存在着〞依法解决〞的条件可能。而实在的情形正相反。凡有过1949年后中国过活经验的正常人,对此没有不心知肚明的。向来只有骗子嘴脸是〞诚实〞的,于此,他们已有及时且极到位的自证。

乌坎村问题是这高压政治制度的必然产物。巴望在现有体制里〞依法解决〞这类问题,无异于是欲自我提发举身离地之功。

这边信誓凿凿说要〞依法解决〝,哪边却公然不顾人类群体里当在乎着的起码羞耻,于全世界的瞩目里,悍然又使出惯用的黑帮绑架人质手法,绑架了爷爷绑架孙子,胁逼人质上电视作未经侦审而自证其罪的反法治暴行。用最下作的手段。从人性最痛处入手,获得的也只能是绑匪以下的胜利!

这种悍匪惯用的解决之道却完全符合中国当下现实,也正与他们67年来无法无天的身名相称。

同步的一个强烈对比现象是,国内这边正因着寸步不让的抢劫民财引发大规模抗争,国外那边却腆脸挺肚啃啮着〞30亿美元一口的苹果〞,卑颜向洋人主子撒去抢来的钱乞怜。此间含义了国内真反抗真恨恶,国外假捧场真鄙视着的全部逻辑。

只有邪灵附体的一个合理解释。新帝似更在乎〞外国势力〞的脸色和于托住〞外国势力〝的饭碗有兴致。这些醒目的暴行和愚昧丑行是正于那群人已显明了的见识及德性相称的。

这些于世了然的已显明了的见识及德性,一时还会使中国人民面对些苦楚,这却是他们的终于的自我毁灭之途!

惟广东地多殊异,乌坎村问题是又一实证。

对于个体的自主意识,对于意识自主了的个体权利申张是一切专制政治的灭命克星、是其生命体里生长并扩散着的癌细胞,向来是它最忌恨最恐惧的所是。竭尽其力以冷酷剿杀是不二的局面。这并不会由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黑格认为,〞一旦充分自由这个抽象概念进入个人和民族的头脑,就没有什么比它更难控制的了。〞在长期的非公正社会里追求公正必然引发骚乱和暴力冲突也是这种制度下一个显见的规律。这也便是中国每年数以万计的群体抗暴事件之所以发生的所在。

每一个具体的抗暴记录,无论其形式如何,都是人格尚存着的实证;都是这民族生命生长着的历史脉动,都实在地给着这民族以看得见的信心和希望。

历史已显明了的普遍经验是,向来的独载者,只有暴力、骚乱于他们有些刺激。但这种刺激只能招来凶残的、无底线的镇压而不是改革。是他们不懂得改革于自己命运活路的意义?不完全是。

改革者不仅需要有力扼全局的硬力量条件,更需兼有勇于担当的气魄和正常的健全人格。

前些年看了些于中国改革命运的论述文件,认为1949年后中国宪政改革常在〞为而不能〞和〞能而不为〞间徘徊。大略上是只偏重于硬力量条件的认识所致。

于毛之后的中国改革与否判识,有着一个标志性的现象为绝大多数人忽略。即只要恶魔毛的腐尸还停置在天安门广场,即休得指望中共会有任何有利于国家和民族的实质性改革。此间的内在逻辑联系是不难判明的。

中共的权力操持于毛之后已显明了的规律是黄鼠狼抱崽:一窝不如-窝。尽管前几届都自我夸示是〞坚强的领导集体〞了,而终于没能坚强至撼动那具尸骸。而今天的局面是尚连〞领导集体〞也被新帝摧折,更别指望它〞坚强〞了。

明白人悉能看懂的是,若力量许可,别说是迁去毛魔尸骸,有些人的〞中国梦〞里正想着自己与毛比肩挺尸一起的好将来(口口声声的唯物论者,口口声声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一具腐尸,一年耗蚀数千万元的民脂民膏,此间的愚昧与缺德无可复加,全球唯有朝鲜能与比丑)。

今上已显明了的见识及德性表明,任何于暴政的反抗所能刺激的行动只会是冷酷的镇压,而绝不能是公众巴望的改革。

历史已明的太多的专制覆灭过程经验表明,长期拒绝改革必然会导致暴力、骚乱、示威等形式的反抗频发。而于此背景下的技术性改革必会导致更多、更大当量的骚乱、示威和暴力抗争。历史同样普遍地表明,独裁王朝末代多昏孱之主,鲜有蒋经国般英明强势者。昏孱之主的向来只会有一些技术性小让步改变,常与汹涌澎湃的社会重建抱负有霄壤之距。而已得了的些许让步,总不可避免地会使反抗者对产生了的权利和自由的进-步要求。从某种程度论,正是19世纪中叶亚历山大二世的〞伟大改革〞催生了此后的俄国革命运动。这便是历史予末代昏孱之主的哲学的难题。

据悉,中共恐怖组织高层成员间颇推崇托克维尔之《旧制度与大革命》著作,他们不会不谙此中究竟。

而历来的历史经验终于是,其一,不改或仅挤牙膏式的改唯死命一途,无有历史例外者;其二是置死地而后生的改,改出国家、民族和自身命运蓬蓬勃勃的新天地。从那群人已显明了的见识及毫无底线德性中,使他们选择活路是缘木寻鱼一一虽则极难使正常人理解。

国家其实是并不总该神圣的。那些常无限神圣化国家者,其念实在神圣化他们自己卑鄙的特殊利益。国家本是一种手段或工具。是实现全体国民利益的一种机制设计。国家常是以政府的面孔出现(而政府却常想以国家的面孔示人)。但一个普遍的常识是,政府不可是利益集团的工具、更不能是利益集团本身。它必须是超然于所有的具体利益之外,它才能获得具有道德责任感的利益协调者的资格,否则,国家只会沦为一伙人手中的无恶不作的私器一-中国过往67年的现实便是实证。

今天的人类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更没有-个国际机构,甚至不会有任何一个具有健全人格的个体承认独裁专制统治是正当合法的。因为已明的普遍共识是,它是人性一切恶的渊薮,是人类权利及文明生长中最可怕的毒瘤,

历史已积累了的记录表明,一人一票的选举权是构成所有权利的基础。统治者自诩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若不受法治和选举程序的拘束,它不仅是会赤裸祼地〞毫不利人,专门利己〞,而且必然会实行残酷而无孔不入的邪恶的专制。

上世纪初叶欧洲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奥尔特加指出,〞民主政治一一不论其类型和程度如何一一健全与否完全取决于一个简单的技术细节一一选举程序;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如果选举制度是成功的,并且与真实情形一致,那么,民主政治就可以有调不紊地运行;否则的话,纵使其余的过程都是尽善尽美的,它也会变得很糟糕。没有一种真实的选举制度的支持,民主政治制度必将变得虚无缥缈,不切实际。〞

完全自主的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是民主政治生命的骨骼。它是人民具体的影响政治、行使政治权利的最直接、最实在的方式;它也是信实地保障人民政治权利所必须的、唯一的形式要件。没有独立司法保障和自由媒体监督下的选举机制和程序,选举权利和选举的民主性便必定是虚假的。而这些必须的选举权制度保障却正是独裁制度天性的死敌,二者在根本上是不能共生的。这便是中国社会里这类冲突常发生着的根本症结所系。

所有的有着正常人格的国人都必须严峻地认识到,意志的自由而自主,以及体面而有尊严地生活在一个公平、公正的、有着必须老老实实地专为全体公民权利和利益服务的政府的国家里是我们的绝对权利。但它需要我们万众一心的、决绝的去建立本该属于我们的、必能保障我们上述权利的民主宪政制度。

2016年6月22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