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星期六

张雪忠:英国公投脱欧中的民主政治问答录


问:英国选民公投决定脱欧后,有些中国人将之视为民主政治之不足或缺陷的表现。你对此怎么看?
答:我不同意这种看法。这些人有这种看法,可能是因为他们预设了一个前提:即他们自己比英国选民更清楚英国人的利益所在。事实上,民主政治是一种在公共事务上,由民众自我决定,自我负责的政治过程。由英国选民通过投票,来决定英国是否应该脱离欧盟组织,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民主政治过程,谈不上什么民主的缺陷。

问:脱欧或许确实对英国不利呢?
答:这种可能性当然不能排除。但即使这一决定确实对英国不利,英国人以后仍可经由民主程序作出新的决定。这本身就是民主政治试错与纠错的功能所在。
问:有些人认为,对于是否脱欧这种重大问题,交由选民直接决定,不如由议院代议决定更为稳妥。你对此怎么看?
答:这一看法值得商榷。一方面,代议制度确实有很多优势;在由选民通过定期选举对议员保持政治约束的前提下,由专业的从政人员来制定和实施具体政策,确实是多数民主国家普遍且长久的做法。这一做法的长处和作用,也是得到过充分验证的。

但另一方面,代议制民主亦不是没有例外;特别是在进行重大的政策变更时,如果仍以代议方式决定,很可能会面临正当性不足的问题。公投这一直接民主方式,恰恰可以在这方面对代议民主起到补充作用,它更可能使那些不同意最终决定的选民,仍能够对最终决定予以尊重。这种更具民主正当性的做法,更可能避免一个国家因为重大的政策分歧,而陷入社会分裂和动荡不安。

问:有人认为,民众的意愿或情绪是变动不居的,由选民直接决定这样的重大问题,可能失之草率。你对此怎么看?
答:我不太同意这一看法。我觉得,这样重大的政策问题,如果由现任的议员来决定,反倒是很草率的。我这样说的理由如下:(1)这些议员当选时,这一政策问题可能还不是当时选举的主要议题。这就意味着,在这一政策问题上,这些议员的多数意见,并不一定能代表选民的多数意见;

(2)如果为了这一议题而重新选举,那么在是否脱欧的问题上,它的效果和公投是差不多的,或者说等于由选民直接决定。这种做法甚至包含额外的缺点,那就是迫使选民仅仅因为这一议题,不得不选举一些在别的议题上与自己意见向左的议员。

(3)在英国这样的民主国家,对于重大议题的公投,决不是一种临时起意、草率行事的过程。实际上,在正式公投之前,包括政治人物在内的各界人士,均会对相关议题进行长期而充分的辩论;各种新闻媒体的报道,也会引发广大选民对相关议题的关注和考虑,并最终作出深思熟虑的决定。因此,我们不能总是想当然地将公投视作一种心血来潮的过程。

问:有些人将英国公投脱欧视作民粹政治的胜利,你对此怎么看?
答:英国选民通过投票,来决定自己国家与一个国际组织的关系,如果有人竟然将这一做法都视作民粹,我只能觉得,这些人或许对民主本身怀有深刻的厌恶和不信任。对这些人而言,任何由多数决程序得出的政策结果,只要他们自己感到不满意,就可以统统视作是民粹的胜利。

问:你难道不认为民粹本身是有害的吗?
答:在中国这样一个缺乏民主,公众没有政治参与权的国家,却有那么多意见人士整天孜孜不倦地反对民粹,这一直都是我个人难以理解的奇怪现象。这些成天反民粹的人,却很少告诉我们:民粹和民主的区别何在?而如果缺乏区分民粹和民主的标准,我们又怎么能分清,他们到底是在反民粹,还是在反民主?
依照我个人不成熟的看法,由多数选民直接或间接决定公共政策,原则上都是正常的民主政治过程,但下列情形可以视作例外:(1)在现代宪政(自由)民主政治中,对个人自由的尊重和保护,应优先于民主的多数决,这通常表现为宪法对基本权利的优先和特别保护。如果多数选民通过投票,非经正当的司法程序,即剥夺或限制少数选民的基本权利,这可能会构成所谓的民粹主义。

(2)如果多数选民直接投票,或者多数选民选出的政治人物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民主政治本身加以推翻或废止,从而剥夺了人们通过说服的方式,让自己原本的少数意见成为多数意见,并有机会进而成为国家政策,这也可能构成所谓的民粹主义。

我不敢说,上面列举的民粹主义情形是完备无遗的。如果有人列出别的情形,我也会加以考虑,看看是否算是从民主政治中变异出的民粹主义。但如果有人不加任何区分和说理,总是将自己不满意的多数决结果称为民粹,那我可能无法完全认同。

文章来源: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