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星期六

徐琳: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机构是破解当前维权困境的最佳策略


乌坎村又起来抗争了。又是封锁进村道路,又是断网,又是传出粮食告急,跟四年多之前一样。

2011年的时候,经过几个月的抗争,中共当局后来同意村里自行选举村干部,并要求村委会通过合法途径解决土地纠纷问题,不得再闹事。然而四年过去了,合法途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村民于是又准备进行游行集会式的抗争。这时,中共当局竟然以贪污受贿的罪名把由村民选出的村委会主任林祖銮抓了。这下就更加把矛盾激化了。

2011年底乌坎村抗争最激烈的时候,我就去过一趟乌坎村。当时去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看看实际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网上说的那样;二是之前我在广州参与了一次声援乌坎的举牌活动,我觉得那样没什么作用,想到那里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办法。

正好有个朋友也想去,他还约了个外媒记者在陆丰汇合。我当时有台小车,去接了那个朋友后一起往乌坎驶去。我们上午出发,中午就到了。我们先探了一下进村的路,当时进村的主路已经被封了,我们开着车在外围兜了一下,估摸着某条小路应该可以通到村里,准备等到晚上再沿着那条小路开进去看看。我们去买了些米,因为当时网上说村里粮食不多了,我们想,虽然我们解决不了那么多人的粮食问题,但至少我们不能增加他们的负担,就当是给我们自己吃的。晚上我们开着车沿着那条小路进去,果真到了村里。村口设了路障,还有人把守,我们说明了情况,村民基本上相信了我们,让我们进去了,还安排在一个村里的抗争运动领导人的家里住。

到了村里,看到的情况与网上传得基本上差不多,只是粮食、饮水问题没有那么严重,隔壁村的人每天都送蔬菜等物品过来,有些小路是没办法封的。

我发现我做不了什么,帮不了他们什么。一来,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策略,安排得很周密,令我很佩服;二来官方一再造谣说有境外敌对势力介入,要予以打击,他们担心被当局抓到把柄,对外人的建议很谨慎;三来,我那时其实没什么经验,提不出什么真正有价值的建议。事实上有不少民运圈和维权人士也去了,也并没有提出什么有价值的重大建议。

当时我跟林祖銮进行了一次谈话,我觉得他是一个头脑清晰、充满智慧、意志坚定的人。

后来,官方同意由村民自己选举村干部,与其说是一个阶段性胜利,还不如说是当局耍了一个缓兵之计。事实上就是,民选的村委会四年来通过合法途径进行的维权毫无进展。

如今,四年过去了,乌坎还是当年的乌坎,民运圈还是当年的民运圈,只是官已不是当年的官了,但心一样的狠,手一样的毒辣,甚至更加肆无忌惮、手段娴熟。他们把由村民选出的村委会主任林祖銮抓了,然后拍了一个他承认受贿罪的视频公布出来;林祖銮的家属请律师,当局竟然逼迫律所把律师费退掉,对前往看守所的律师围追堵截。据传乌坎已经断水了,当局还通过威胁把境外记者都赶走了,这在2011年末2012年初抗争最激烈的时候都没有发生过。由此可见当局是下决心要把乌坎的事压下去。

这样下去,结局不敢想象,很可能又是历史的重复,甚至更糟糕。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就这样任其宰割?

事实上,中共这样的关门虐子式的镇压,我们真的是毫无办法。如果乌坎人起义,其他地方会响应吗?会引发全国性的革命浪潮吗?谁也没这个把握。

除了乌坎事件,还有709被抓的律师、公民,还有被抓的工运活动家们,还有在监狱里受到虐待的郭飞雄、于世文等人,还有等等等等的公权力侵犯人权事件,我们能怎样?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当然有!那就是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

我们一再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只要联合国人权观察机构进入了中国,那么就可以畅通无阻地到达任何一个群体事件的现场。难道中共当局还能把联合国人权观察机构说成是境外敌对势力?只要联合国人权观察机构的人员在场,中共当局就不敢为所欲为,于是游行示威、集会等和平活动就能够平安地持续下去,最终迫使当局合理解决问题。没有联合国的人权观察机构保驾护航,任何群体事件都会被当局无情地镇压下去。

然而,我们两次发起呼吁,都没有多少人响应。多数人不明白这个事情的重要意义,有些人则说这个事情不可行,予以阻挠。

其实,能不能促成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对此我也没有绝对把握。能达到这个目的当然是最好的,但即使这个目的达不到,只要联合国提出了这个提案,甚至只要某一国政府提出了这个提案,就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了。这样一来,即使由于中共的阻挠提案没能通过,中共也丧失了在人权问题上的话语权,中共官员就再也不敢在国际上耍横发飙,而国际社会则可以一直抓住这个事情对中共穷追猛打,并迫使中共在关于人权的其他问题上作出让步。

这个呼吁需要海外同仁通过游行示威的方式向联合国施加压力。国内街头运动人士以此内容去举牌应该也是相对安全的,如果有谁因此被抓,那将是联合国最大的耻辱。如果有人因此被抓坐牢,我将陪他去坐牢!

再次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

反对这个提案的都是我的敌人!不支持这个提案的都不是我的朋友!

从发稿之日起,本人将不再参与任何具体案件的维权活动,直至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的议案在联合国有关会议中提出。

徐琳 2016年6月25日
联署邮箱:zhengyigesheng@gmail.com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