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

秦伟平:广东乌坎为何风云再起?


2016624wukan.jpg (611×368)
乌坎村民起来维权(网络图片)


众所周知,中国近年来群体事件高发,每年数十万起大大小小的群体事件,维稳支出超过军费也堪称是当代一景,仅通过维权资讯自媒体“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发布的群体事件就超过三万起,近日,他和女友莫名失踪,引发各界担忧。地方政府对于这种以经济利益诉求为主的群体事件基本上是强力镇压为主,而五年前的广东乌坎事件算是一个例外,乌坎数千村民抗议当地官商勾结贱卖土地,陆丰政府出动武警镇压对峙之后,因引起海内外媒体高度关注后出现转机,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命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出面与村民直接沟通协调,最终乌坎村重新组织民主选举,事件逐渐平息,海内外各界对于乌坎事件也给予了不同解读。但舆论普遍认为乌坎事件是开明官员汪洋的代表作,寻求对话比强力镇压更能解决实际问题,广东乌坎曾与当时唱红打黑如日中天的重庆模式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世事多变,重庆薄熙来梦断中南海,锒铛入狱居秦城,广东汪洋虽晋升国务院副总理,却也并非进入最高决策核心圈,昔日与乌坎村民谈判的代表官员朱明国也因贪腐被革职,汕尾及陆丰当地多位官员似乎顺民意也遭到查处,但乌坎八千村民五年前的土地维权诉求却并没有得以解决,他们被恶意侵占或贱卖的土地并没有得以归还,甚至新一轮的开发商圈地运动继续上演,五年前的村民维权领袖林祖恋虽然连续两次当选乌坎村长,但他呕心沥血却是颗粒无收,这一次,他决心再次组织村民上访。或许是村民薛锦波维权致死的前车之鉴,林祖恋也写了一封务必悲怆的决绝书,与妻子离婚,并不用亲人收尸。2016年6月17日,乌坎民选村长林祖恋被突然闯入的多名武警带走,没有出具任何手续,次日清晨陆丰官方发布消息称林祖恋涉嫌利用职权受贿被立案调查,一石激起千层浪,乌坎事件风云再起,包括港台在内的海内外多家媒体人蜂拥前往乌坎,凭着新闻人的敏感,乌坎会有大事发生。

沉默,不一定是死亡,也意味着新一轮的爆发。无独有偶,5月7日,29岁青年雷洋在北京涉嫌嫖娼非正常死亡引发舆情激愤,北京检察院被迫对昌平警方立案审查,并对雷洋进行尸检,当时言辞诚恳的说,最迟20天内出结果,一定会秉公处理,然而随着舆论消退,如今40多天过去了,公众依然没有见到雷洋的尸检报告。乌坎事件,五年前绝对是风口浪尖,但即使是省政府出面协调村一级的维权诉求,风波暂时平息之后,整整五年过去了,乌坎村民的土地维权依然没有实质进展,乌坎事件和雷洋事件,铁一般的事实都在告诉公众,当一个国家没有司法独立,权力没有制衡的时候,既是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政府的公信力一次又一次的大打折扣,以经济利益诉求为主的维权运动应当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没有宪政,没有民主,没有选票,就不会有真正的公平正义和公民权益保护。换言之,没有政治诉求的维权运动注定以失败告终。

乌坎还是那个乌坎,村民还是那些民风彪悍的乌坎人,各级地方政府只要不放弃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类似于乌坎村民这样的土地侵权事件绝不会停止。但不同的是,今日中国的政治社会气氛已经不同于五年前,五年前的乌坎维权,汪洋可以柔性处理,今天的乌坎维权,胡春华会如何应对呢?

数千武警包围乌坎,便衣进村驱赶媒体记者,林祖恋火速视频认罪,陆丰当局显然是轻车熟路,特别是先抓人,后组织罪证,以林祖恋孙子为要挟,乌坎硬汉林祖恋虽有离婚决绝书在前,但被抓住软肋之后,依然让公众看到了他一字一句背诵认罪书的神情,尽管乌坎村民并不相信这是事实,数千名村民依然在乌坎游行抗议,他们的诉求除了归还土地之外,还要求释放村长林祖恋,值得一提的是,和震天抗议口号一起挥舞的是鲜红的五星红旗,外界很难辨别这是乌坎人的农民智慧或者还是与专制割不断的脐带。

乌坎风云第二季,正在上演。剧情几乎每天都在变化,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以外媒为主的记者被强制清场,乌坎能够传递出来的声音可能越来越微弱,虎视眈眈的武警部队早已准备就绪,只待领导一声令下,绝对个个都是好男儿,都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虽然面对的是手无寸铁的普通老百姓,但想想一直在增长的高薪,这些年轻的武警战士可能顾不了那么多,在官方的话语体系里,任何抗争的人群都是刁民,而且很可能与海外敌对势力有勾结。据博讯网最新报道,中国军队已经开启新一轮加薪,幅度远超地方公务系统,吴思先生的血酬定律不是虚言,重金之下,必有好男儿。

美国大选正酣,希拉里和特朗普可以相互攻击对方,试图向美国公众显示自己才是最适合的总统人选。中国没有选票,公众只能看戏,而觊觎高层权位的中共政治精英们早已经在暗战,因为距离十九大新一轮权力盛宴开幕只剩下一年多时间了,笔者认为,时隔五年,乌坎风云再起绝对有十九大政治因素,某种意义上说,今日乌坎事件对于胡春华是一次政治考验,甚至可能影响到汪洋的政治前途,正值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外访之际,包括香港铜锣湾事件和乌坎事件第二季的突然上演,相信对于中国政治观察人士来说,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好戏可看,北京纸牌屋,远比华盛顿精彩。

对于抗争中的乌坎村民和其他所有的以经济利益受损为诉求的维权者来说,何时丢掉五星红旗,抛弃幻想,加入追求民主和选票的政治诉求元素,这是一个不得不思考和终将面对的现实问题。

(作者为美国华盛顿智库(High Point Institute)高地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