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

欧阳懿:带露摘花之陈卫、陈兵两兄弟

欧阳懿,陈卫,刘贤斌,张明




年轻时候,为了生活、远方、理想,一帮朋友,走着走着,就少了,筵席上多出了一把又一把空椅子。
你就想,等吧等吧,大家会很快回归,坐满所有的椅子。你就喊:妹儿,服务员,加几把凳子……
2016年2月21日,我们给小二、小三过生日,旁边给小二哥留把椅子、一只酒杯、一双筷子。
小二、小三是孪生兄弟。
小二大名陈卫,1988年入北京理工大学。
小三大名陈兵,1988年入西南石油管理学院。
小二哥的才情,大概是六脉神剑之类,实用、锋利,又华丽得惊艳,亮瞎眼睛。
小三哥的江湖,总是被小二哥的江湖遮蔽着,比如,你们或我们骑着马挥着战刀吹着军号洋盘地走着的时候,小二哥说,你回去,照顾好家,我昆你仑,小三哥就收刀下马回去了。
有一种回去是象三五九旅王震,种罂粟还是南瓜我不知道。小三哥是去种飞机。对,飞机,不是灰机不是灰鸡。他开了一家自己的叫创能机电研究所的公司,给成飞集团的飞机施肥。这很拉风。现在牛B或拉风或中产的人们要服气,小三哥的这段经历逼格高,刘贤斌、小二哥、不二……去蹭饭或听他说段子的人多矣。口中留有余香耳朵留有余音的童学,我希望看见你传说的文字。
人要落魄或走下坡路,其实不只与时运、能力有关,有时与逼格有关。比如小旋风柴进,比如俏江南王功权……
劫狱这种事是要挨枪子的,这,我是不敢,哭叛或者带露摘花这种活,我干,并且必须。
2016.6.23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