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星期六

有报告指中国实际器官移植年近十万宗


美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属下一个小组委员会,就器官走私和活体器官摘取举行听证会,上其中一名主席议员史密斯表示,中国必须停止摘取良心犯器官。(史密斯官方网页,2016年6月23日)
 
 
美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属下两个小组委员会周四(23日)就器官走私和活体器官摘取举行联合听证会,重点讨论中国当局摘取良心犯和死刑犯器官等问题。而在听证会举行前,来自加拿大民间的一份报告指,中国实际器官移植数量可能每年达到10万例,超过官方所说的是10倍。被非法摘取器官的受害者,除了法轮功学员外,还包括维吾尔人、西藏人和部分家庭教会基督徒。(潘加晴 报道)

美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属下的非洲和全球人权与健康小组委员会及欧洲欧亚新兴威胁小组委员会,周四就器官走私和活体器官摘取举行听证会。

出席听证会的证人包括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哈佛大学医学院外科教授弗兰西斯•德尔莫尼科( Francis Delmonico)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众事务主任李祥春。

麦塔斯、葛特曼和加拿大前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re)在听证会前一天才发布了一份长达近七百页,关于中国当局强摘良心犯身体器官的调查报告。报告发现,中国实际器官移植数量每年约为6万到10万例,远远超过中国官方所说的一年一万例。被非法摘取器官的受害者,除了法轮功学员外,还包括维吾尔人、西藏人和部分家庭教会基督徒。

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在听证会上说:“当我们把所有在(中国)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进行的器官移植手术加起来的数目是什么呢?与其是官方说的一年一万例,我们预计范围在6万到10万之间,比较有可能是接近10万。”

美国调查记者葛特曼在听证会上就从器官移植医院数量推算手术量。他说﹕“可以想像这些中心每天进行一例器官移植手术,中国大陆有146家器官移植中心,按此推算,不是一万例,一年约5到6万例。我们如果按照中共卫生部对他们医疗人员、病床数量等继续在器官移植行业行医的要求来计算,这些医院每年将需要做8万到9万次器官移植手术。”

葛特曼说:“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每年能够很轻松地做5千次器官移植手术。位于北京的中共解放军309医院也很容易就能够达到这种水平。”他说,中国这种医院很多,这是他们这个报告中更新内容的核心。这些医院每年能够从事数千例器官移植手术,这令人震惊。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众事务主任李祥春博士在听证会上说,在中国,器官供体在等待器官受体;并且有充足的供体可提供大量的候补供体。

李祥春以中国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举例,2005年9月,黄洁夫在新疆演进行了一次肝移植手术。黄洁夫在发现病患适合做自体肝移植后,丢弃了第一个供体的肝脏,他随即联系了重庆、广州、新疆三地,分别让他们准备一个备用肝,以防自体移植失败。

大陆媒体报道,广州和重庆都在几个小时之内找到了匹配的备用肝脏,备用肝几乎同时送到新疆。因此,他们可以认定,这两个来自重庆和广州的备用肝只能是两个大活人。

听证会主席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希望我们能向每个人重申必须小心看待任何一种形式的器官移植,像中国这样专制的国家,这不但是个不道德的赚钱方式,还是压制人民的方式。”

听证会另一名主席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则表示,中国必须停止摘取良心犯器官的做法。他说:“器官走私是很野蛮的,很像纳粹政权的做法,目前在世界很多地区都在发生,尤其是在中国,中国军方人员通过处死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摘取他们的器官,赚取巨额资金,这必须停止,我们必须暴露这样的现象。”

美国国会众议院本月中才通过343号决议案,敦促中国停止强摘良心犯器官并停止对法轮功持续17年的迫害。该决议案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向国会报告关于贯彻禁止向涉及强制移植器官和人体组织的中国和其他国家人员发放美国签证的情况。

针对美国国会343号决议案,中国政府表示美国国会的说法是无端指责,活体器官摘除的指控是捏造。中国官员并表示法轮功反对中国,敦促美国国会不要支持法轮功。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