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8日星期二

郭飞雄继续绝食律师焦虑 申诉书不删改当局不准签字


*郭飞雄狱中继续绝食进入第47天,当局未停止对其侮辱,事件进入僵持状态*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现在在中国广东阳春监狱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杨茂东)从5月9日开始绝食,抗议监狱强行作“肛检”,并被威胁要录制视频上网。郭飞雄要求中国政府改善狱中政治犯待遇,在全国监狱取消电刑,并要求中国政府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到本集节目第一次播出时,郭飞雄的绝食已进入第47天,现在狱方强行灌液体维持其生命。
在上周节目中谈到郭飞雄的家人担忧他的身体支持不住,他的姐姐杨茂平将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劝郭飞雄停止绝食的信和杨茂平本人的文字交监狱转给郭飞雄。郭飞雄告知家人由于监狱没有停止对他的侮辱,也没有接受他的绝食要求,因而他表示继续绝食。
这一事件进入僵持状态。

*张磊律师谈最近一次会见情况:目测郭飞雄非常消瘦,比较虚弱*
6月20日(星期一)郭飞雄的律师张磊和李金星二位先生在阳春监狱会见了郭飞雄。请听张磊律师接受我采访谈最近这次会见情况。
张磊:“我们去是下午会见的。”

主持人:“会见了多长时间?”
张磊:“ 45分钟左右。”

主持人:“他情况怎么样?”
张磊:“我们目测,他是非常消瘦、比较虚弱。”

主持人:“他是坐着还是站着跟你们见面?”
张磊:“坐着。”

主持人:“您看他当时的状态……现在传出来说他体重47公斤,我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消息)  ,您知道关于他体重的情况吗?”
张磊:“他说比进监狱时降了18斤。”

主持人:“也就是从看守所到阳春监狱以来四个多月……”
张磊:“体重降了18斤。”

主持人:“他有没有讲剩下多少斤,现在的体重?”
张磊:“他没有说这个。上次我们5月6日见他,当时还没有绝食,这次见他瘦很多了。”

*张磊:郭飞雄不删改《申诉状》,当局不准他签字。当局审查《申诉状》无法律依据*
主持人:“您去的时候,主要跟他谈什么问题?”
张磊:“我们把外界很多朋友希望他停止绝食的意思告诉他,我们也希望能够劝说他停止绝食。
另一方面,就是关于《申诉状》的问题,我们也沟通了一下。因为前段他们(当局)认为《申诉状》里有一句话——认为这个判决是中国黑暗反动势力对他的政治迫害,说这句话是在攻击司法机关,所以要删去。
我把这句话删掉了,可是监狱里还是要审查。审查完以后,他们认为还有其它内容也需要删,他们提出两段他们的审查意见。当然可能不是监狱提出来的,监狱不知道是谁提出来这个修改意见。然后我说‘这个我还需要和郭飞雄继续沟通’。
我把两次被修改的情况、不准签字的情况跟郭飞雄说了。郭飞雄说‘坚决不能改,一字不能删’,并且要求把被他们删除的恢复。结果就是,要恢复,监狱可以不让他签字嘛。
现在还是僵在这儿,不知道怎么办。”

主持人:“从法律上来看,在申诉过程中,申诉人到底在《申诉状》里边写什么话,是不是要经过审查才能签名?法律上有没有依据?”
张磊:“我们认为申诉人自己的《申诉状》是他自己的一个意志表示,任何人无权干涉,监狱根本无权审查。”

*张磊:郭飞雄感谢大家的好意和关心,但他为理想追求进行抗争,不停止绝食*
主持人:“您说这次去主要是要告诉他亲友希望他停止绝食,因为考虑到他的体力,那么他自己怎么说?”
张磊:“他就是感谢大家的好意,感谢大家的关心,但是他的绝食是非常严肃的,是为了他的理想追求在进行抗争,他不会停止绝食的。”

主持人:“那你们有没有进一步讲,他的体力到底能不能支持这个问题?”
张磊:“这个当然我们谈到了,他这种绝食肯定是对身体有非常大的危害。但是郭飞雄他非常坚决,也是深思熟虑的。他认为如果即使死了,那是为了要求中国全国人大批准人权公约而死的,他死得其所。”

主持人:“在这四十多分钟还有机会谈什么情况?”
张磊:“ 其它就是深切沟通吧,我们还是希望他能够考虑停止绝食,说了一些理由,然后他也谈了他自己的想法。”

*张磊:隔着玻璃会见,里外至少共八个警察近距离站在我们边上*
主持人:“你们是面对面还是隔着玻璃呢,还是怎么样见面?”
张磊:“隔着玻璃。”

主持人:“有没有人在旁边监视?有没有被打断?”
张磊:“里面有六个警察站在他身边,我们这边有两个,有时候是四个,警察很近距离站在我们边上。”

主持人:“中间有没有打断?”
张磊:“基本没有打断。说到中间,话筒中断了一次——电脑设置的一次只能30分钟,然后断了一次,我们要求再提供一些时间,然后他就又重新开了一下。”

*张磊:望此事能迅速妥善以多方能接受的方式结束,我没有更好的办法,我很焦虑*
主持人:“郭飞雄案目前进行的这种状态,您看无论从案件本身进入申诉阶段过程,还是从郭飞雄目前的现状,作为他的代理律师,您还有什么要说的话吗?”
张磊:“我希望这个事情能够迅速的、妥善的、以一种多方都能接受的方式来结束。但是我没有更好的办法,我很焦虑。

主持人:“律师计划下一次去会见是什么时候?”
张磊:“这个我们现在也没有具体确定的安排,郭飞雄非常坚决,我认为并不是我们两个就能劝说他能够停止绝食的。目前还没有具体安排,或者说随时根据需要吧,可以看情况。要去的话,就是我们(与李金星律师)两个人一起去。”

*郭飞雄案简况*
2013年8月8日被抓捕的郭飞雄,案件涉及声援《南方周末》和“八城快闪”,呼吁新闻自由,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和要求中国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15年11月27日,郭飞雄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傅希秋:“对华援助协会”发表声明,郭飞雄为宪政人权自由被以言治罪,完全无辜*
一直关注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接受我的采访。
傅希秋:“四十多天前郭飞雄绝食之后,我们“对华援助协会”公开的以我们的名义发表了一个特别的关于郭飞雄的声明。在我们网站上都有。
声明为他在监狱里边所受的这种虐待,特别呼吁中国政府能够以起码的人道主义给他治疗,更不应该虐待他。其实他完全是为了言论自由的缘故,为中国整个的宪政、人权、呼吁新闻自由等等,完全是建设性的力量。(判决)根本属‘以言治罪’,他完全是无辜的。”

*傅希秋:郭飞雄是良心犯,应获无条件释放,呼吁各国向中国政府表达关注郭飞雄*
傅希秋:“我们一直以来的观点就是,郭飞雄是一个良心犯,应该得到无条件释放。
所以,我前一阵子去欧洲,在欧洲议会并且特别会见了无论是欧洲议会的多个议员,还是在欧洲委员会下边的外部事务委员会……相当于欧盟的外交部……相关官员和欧洲议会外交委员会一些官员,以及荷兰驻欧盟的使团负责人权的官员,我们专门去了海牙荷兰政府的总部、去荷兰外交部,他们有联席的会议接待我们,我都有专门提,希望他们欧洲使团统一起一个声音,为郭飞雄特别向中国政府表达关注。”

*傅希秋:郭飞雄坚持绝食,我非常忧虑,希望中国政府善待郭飞雄,别出生命危险*
傅希秋:“最近这段时间又有进一步恶化,显示郭飞雄自己坚持绝食,我本人是非常忧虑的。我也是跟其他人一样,希望能够呼吁他停止绝食,先保存一下体力。我也当然是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善待郭飞雄,不要变本加厉,使这样一个无辜的生命处于危险当中。尤其是一个为中国的人权促进和各项自由……尤其是言论集会和宗教自由都做出过巨大努力的这样一位维权人士,更应该去保护才对,别出什么生命危险。”

*何俊仁:郭飞雄这么多天绝食,非常担心他的健康状况,望各地营救呼吁不要停下来*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接受我的电话采访。
何俊仁:“我当然是非常非常关心郭飞雄的情况,其实最近我去美国华盛顿,我主要跟官员、跟参议员、跟其他的组织……我都跟他们仔细提郭飞雄的名字。因为我们知道他确实现在情况非常危险,我们是非常担心他的健康状况,他已经这么多天绝食了。
所以我希望,现在我们各个地方的人都以营救郭飞雄为我们主要的、首要的目标,我们希望各地的人都应该不停地为郭飞雄的营救提出我们的呼吁,不要停下来。
我们现在还会有一些行动。”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