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

姜维平: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5年前,汪洋还在广东做封疆大吏,较之于其他官员,显得相当开明而包容,他对当时发生的陆丰市乌坎村民要求民选村官,讨回农民失地的事件,没有采取暴力镇压的传统手段,而是首创顺应民意的办法,让林祖恋当上地方领导,记得他曾派出副手朱明国去现场处理,不仅赢得村民的支持,而且广受海内外媒件的佳评,笔者耐不住寂寞,写过题为《乌坎事件照亮中国未来的道路》一文,发表在《纵览中国》网刊,不料时过多年,中共的统治类似“山草驴变蚂蚱”,一辈更比一辈“钢”,现在,乌坎之长非但没发扬光大,而且民选的村官被抓,以受贿罪进了班房,刑还没判呢,电视新闻已在抹黑,原本归于正常生活的村民,又要上街游行示威,而防爆警察进驻了村庄,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民主应是一种国家内整体的运动,虽然,专制向民主转型,我的愿望是通过和平手段,既强权的最高领导人仿照蒋经国力拔千钧,主动引导社会前进,但情况难以预测,对于一个泱泱大国而言,它也可能从某一个省市的某一个点开始,由于中国专制统治历史太长,包袱太重,国民比较愚昧,实行起来,步履相当艰难,2011年情况有点特殊,党内权斗激烈,共青团派在央心处于劣势,胡被江所架空,但在广东却成为亮眼的异类:不仅汪洋想有所作为,而且比较富有的乌坎村民已有强烈的民主意识,同时它毗邻港澳,也广受开放思维的影响,乌坎事件的偶然性存在于必然性之中,汪洋不得不接受来自底层民众的要求,一时装点和成全了农民的梦想。

于是,中国一个小小的村庄,位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在无数由上级任命的官员当政的单位包围下,乌坎成了民主的“孤岛”,一方面显得鹤立鸡群,全国民众依稀看到未来的希望,一方面成为众矢之的,官员仿佛看到了落山的夕阳,可以想象林祖恋任职后,要应付上级对待后娘养的村官的蔑视和敌意,因为村是中国最小最微弱的组织细胞,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村里要有当党政群团等一切,与上级的乡镇县市配套的组织,而且必须无条件地接受他们一元化的领导,而无法对接的是,上级官员不是民众一人一票海选,而是上级官员任命的,很可能是花钱买来的官职,林要为人民服务,他们要为“人民币”服务,所以,从一开始就互相不和睦。

实际上,这次林祖恋的被诬陷与“民主孤岛”的沦陷同步,民众没有讨回被低价倒卖的村里土地,一直没有停止过上访,但可能是基于身份的限制,林祖恋从中作了一些协调,也就是说,上访没有变成抗争,或者说,尽管上下不同步,但林与他们以合作为主,但如今情况有一些变化,乌坎的实验田几近荒芜,民众又要鼓动抗议的浪潮,而林祖恋也推波助澜,信息被上级知晓,早就对民选的林有成见的上级领导,立即,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放大镜”,对准林的弱点进行巡视,很容易找出他的把柄,何况中国民间与官场的请客送礼之风,不会因为民选而终止,林祖恋也不是完人,可能经济问题也在事实之中,于是,“孤岛”上的领导应声中箭落马。

这是一个中国式的悲剧,身背“小腐败”包袱的官员,被身背“大腐败”重囊的贪官所下令抓捕,博得老百姓一片惊呼,类似的闹剧在重庆曾上演过,文强被枪毙,但他贪腐的金额远不及薄熙来,但民众的呼声未退,一场崇拜“包青天”的梦想化为烟云,实际上,只要制度不改,官场无官不贪的状况难以根除,我不能定论林祖恋贪污受贿与否,因为金钱的魔力也能迷惑民选村官的眼睛,关键的问题是,谁的挥舞大权的力掌,抢先一步,把政敌按倒在剁菜的板上,无疑地,“民主孤岛”上的林祖恋势单力薄,这回既使有前一次的民众抗争力度,也是“小巫见大巫”,因为胡春华不是汪洋,为了打通19大进军中南海的过道,他不可能站在林的“孤岛”一边,这不仅是因为他自己不是民主派,也不是民选的官员,而且,他顺应王歧山“打老虎”,整顿广东官场,正在方兴未艾的势头上,对林祖恋绝对不会帮忙。

毫无疑问,这回整肃林的上级是一个集团,不是几个人,从乡到镇再到市和省,哪个当官的不怕民选村官?普选的结果是从根子上切断他们的财路,广东的各级官员,大概除了胡春华等几个人之外,大都是千万,亿万富豪,早在90代初,笔者因工作关系,就经常往来于深港之间,那时,东北还比较保守,但深圳的官员已都商品化了,百万和千万富翁已遍地都是,可以设想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该富到何种地步,人们奔“腐”的欲望如此强烈,你偏偏要修改卖官鬻爵的规则,恨林祖恋的人一定不少,甚至愤怒的情绪深入骨髓,因此,这回乌坎事件发生之前,荷枪实弹的警察已经布局,虽然,周永康这位“大政法王”进了秦城,但下面的“小政法王”依然权力无限,“专政工具”对付草民绰绰有余。

或许胡春华乐于新的“乌坎之乱”,抓捕和搞臭林祖恋不仅可以丢尽“民主孤岛”的脸,安抚愤怒以极的各级官员,而且,可以转移中南海高层继令计划之后,对共青团派继续整肃的视线,更为重要的是,利用防暴警察治理手无寸铁的村民,易如反掌,而事件过后又是基层维稳的成绩,再说,抓捕一个“民主孤岛”上的村级“苍蝇”,免得它嗡嗡叫,也可以剥下他的画皮,还“专制”细胞原先的面目,虽然,起于贫困之家,政绩卓著的胡春华,本身廉洁而聪慧,但他是胡锦涛的学生和嫡系,绝非汪洋式的民主开明派,从《脸谱》杂志老板王健民和民企名人信力键的遭遇看,胡也不是等闲之辈,可惜他的强势不是包容与怀柔,而是保守与镇压。

可能的结果是,乌坎民众的抗争,以支持林祖恋为口号和宗旨,但与上次相比已是强弩之末,因为上次要求一人一票地选举村官,大得民心,大获海内外與论的支持,这回正好反过来,是保住他的地位,并继续要求返还村里的土地,理应一切如前,但他的“软肋”却被上级抓住和击中,假如他清清白白,也许会好一些,但我想恐怕不能,检察院抹黑他的动作有权斗色彩,但并不能据此一定说林是两袖清风。因此,最后上级会说,怎么样?你们选的人也是贪官,这回该回归原先的办法,由上级指定和任命干部吧,这就使民众的抗争群龙无首,师出无名,正如人们怀念朱明国对“乌坎事件”处理的壮举,但对他法庭受审流泪只是惋惜,如此而已。中国民主之路,以“孤岛”始,由汪洋兴,因胡春华而灭,林祖恋的悲剧只成故事,可泣可叹。

2016622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