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7日星期一

傅桓:一场龙卷风的隐喻


这次灾害的成因是龙卷风,之所以造成如此大的损失,固然与短时间内强对流天气的强度有关,但也显示出官方对龙卷风这一灾害气象少有准确预报。

苏北盐城6月23日下午发生一场来去迅猛的龙卷风,劲风伴随鸡蛋大冰雹、雷电、暴雨席卷射阳与阜宁两个重灾区,截至24日下午五时许,98人死亡,伤者上升到846人,随着搜救进展,伤亡人数还会上升,很可能越过千人,这是近期少有的被舆论强烈关注的灾害。

这次灾害的成因是龙卷风,之所以造成如此大的损失,固然与短时间内强对流天气的强度有关,但也显示出官方对龙卷风这一灾害气象少有准确预报。在地震、泥石流、季节性水灾、凝冻灾害等类型中,各种极端天气的防范能力高低不一,也是本次严重灾害的根本原因。

就灾害而言,大陆东西南北都有固定的灾害类型,南部水灾,西南凝冻天气,西部泥石流,中部旱灾等,现有的灾害响应体系都是依照大灾来划定的,对中小型、突发型灾害少有官方应对。而后者占据了中国灾害的绝大多数,带来的损失也是占据大半数。

考察盐城风灾进入全国舆论场的方式也很能说明问题,它一开始受到关注不是因为灾害本身,而是几名女学生在大风天气中被吹倒的围墙砸死。这说明舆论最开始对苏北风灾并无兴趣——这在中小型灾害中实属常见——直到媒体往后挖掘,哇,大灾在此。

历经汶川地震、雅安地震等全国性灾害的动员,盐城风灾过后的社会动员借助社交媒体展开,寻亲、求助、提供饮食住处等社会自救与互助,占据了很多手机刷屏量。这说明在官方救灾行动开启之前、之后,许多紧急救援阶段的事务是民众自发展开的。

盐城地处江苏北部,东西交通特别不好,但是南部紧邻扬州,江苏南部的救援力量可以长驱北上。问题又来了,在救援的主导型方面,已经有消息传出,政府并不欢迎民间救援力量的介入。这导致民间救援一开始就交代立场:我们是政府救灾的补充,听政府的。

考虑到建筑物多是瓦房结构,以及安全质量不高的楼房,盐城风灾的搜救与安置工作需要熟练的协调才行。尤其是安置工作,都考验平时的减防灾机制,比如公共避难所一类的硬件设施。而在相对落后的苏北,尤其是农村,这块基础薄弱,现实可以想见。

四川雅安地震之后,在重建阶段,民间公益就着重在公共减防灾及家庭防灾资源的建设,这一块是官方不会去管的领域,却往往影响到灾害来临时造成的危害程度。盐城这一次,会吃亏,但愿在过渡安置阶段能考虑这个问题,在重建中加以完善。

当然,考虑到风灾来去无踪的特点,盐城风灾的重建不会像地震重建那样的规模与投入,这也就隐喻了救灾的走向:它可能重在临时救援,而不会强调减防灾基础的建设。这也是风灾应对中让决策为难的部分,而排斥了民间救灾力量的介入,基本上更无机会强化。

局部地区的中型灾害,带来很大的损失,这种案例在三年前潮汕水灾中也曾出现过。那一次怨声载道,这一次盐城风灾,相较于水灾的救援难度要小,但是重建中还会有大量问题等待解决。一场龙卷风吹开中国的真相,这也是一贯的景像。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