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

守魚:無可奈何的水災


突如其來的特大災難,自然變成一次國家形象的展示平台,多少悲歡離合,已被無可奈何的掩蓋起來


相關部門統計,截至6月24日17時,江蘇省社會捐助服務中心、省慈善總會、省紅十字會及鹽城慈善總會共接受社會各界捐款3475萬元。其中江蘇省國資委捐款2300萬元。

這大約是目前江蘇大洪災展示在公眾中的最多資訊,多難興邦,既然是突如其來的特大災難,那也就自然而然的變成一次國家形象的展示平台。至於在這樣看起來貌似歡欣鼓舞的新聞背後,究竟是多少悲歡離合,已經被無可奈何的掩蓋起來,大約也沒有什麼機會再被翻開展示,只有遭受了災難的人自知冷暖。

這是東方之星翻船事件以後的災難應對模式應用,對具體悲慘的資訊控制在最小範圍之內,沒有徹底的掩埋,也沒有明確的透明。就此之下,外界看到的災難,是一些模糊的感動,更多是互聯網上成為奇觀,各種罕見的暴雨場景變成各個獵奇眼球追捧的對象。

而積極救災也是政府需要的資訊,以政府為主導,加之官方和非官方基金會的配合,世間彷彿充滿著無比的愛。至於這樣熱鬧捐款與救災的背後,掩蓋著多少悲歡離合,也真正能幫助到多少具體的災民,結果應該由宣傳部門具體負責落實。

而這些荒誕局面的背後,也是水災在災難中的尷尬地位。水災雖然有許多戲劇性的衝擊畫面出現,但整體而言影響的範圍非常局限,甚至小到一個村,淹沒一個縣城也是極為罕見的事件。水災一般而言來的快去的也快,不容易成為持續性的表現。為此,北京遭遇大水災的那一年,城市之中竟然淹死了一名司機,而人們後續路過的時候,乾燥的通道完全看不出任何痕迹。於是愛心澎湃的市民衝到了郊區農村,滿地的石頭和泥濘相對來說還訴說著水災的悲哀,狹窄的鄉村道路完全無法承載蜂擁而來的愛心人潮。

缺乏足夠的視覺衝擊力,決定了水災不會進入到核心議題之中。尤其是每到夏天就要發生的穩定預期,完全激發不起大眾的口味。如果不是具有極高的人道主義教育作為基礎,人群本身不會對這樣的議題激發起本能的興趣。加之在慘劇重生的社會之中,大眾不調高關於災難議題的閾值,完全無法開心的生活下去。常見規律的災難,注定的命運就是被忽略,被利用,被遺忘。

江蘇的巨大水災,一方面似乎引起了部分的關注,但並不足以改變作為常規災害在一個遍地災害的國家裏已經注定的命運。

被忽視的水災災民,和其他各型災難裏的災民一樣,沉默的承受,沉默的接受現實,沉默的繼續命運,無可奈何的為社會買單。不幸的人不爭,不會有奇迹會從天而降。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