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7日星期一

刘在中:互联网改变生活促进中国转型


20年前初夏时节,我在成都市中心举办的广东顺德博览会上,首次听到互联网这个名词。当时不甚了了,只隐约感到,这是人类社会的伟大进步和科技新发明。生意伙伴邀我参观,欣然践诺后受益匪浅。主办方刻意将展览定位于原毛泽东思想展览馆,新名称四川科技馆内,似乎意在说明:科学民主与封建皇权势不两立,恰具某种象征意义。此前,这里本是三国时期蜀国皇城所在地,俗称皇城坝,状若小天安门。在文革狂热中,一夜之间销毁古迹,又不惜工本地建成不伦不类的毛思阵地,百姓叫万岁馆。大凡皇帝,无论姓封、姓共,将天下社稷玩弄于股掌之间,个人享尽荣华富贵,亲属朋友鸡犬升天,故而总想万寿无疆——俗名万岁馆倒也贴切。不过,妄想归妄想,现实归现实,感谢上苍拔,当代皇帝中共始祖没来得及万岁。假如真能万岁的话,这土包子必视互联网为洪水猛兽,或批判、或横扫、或禁锢。那么,国人与互联网又将痴情遥望银汉相隔了。猛想起文革中八亿人八年看八个样板戏,枯燥无味、不胜其烦,只得晚上躲进被窝享受邓丽君甜美歌声的蹉跎岁月,谁能不既庆幸又胆寒?
  
而今,互联网进入寻常百姓生活,偌大世界变成小小地球村,继续填鸭愚民难矣哉,庙堂上肯定不悦。相反,互联网对百姓而言,粉碎了精神枷锁、解放了思想灵魂,能不歌之舞之乎?幸甚,老夫也搭上末班车,终能在精神层面品尝外部世界的美味佳肴了。但遗憾的是,互联网迟来一步:如果89年就普及了互联网,唯(中共军委)命是从的军人会向学生开枪吗?如果99年就普及了互联网,唯(三呆婊)马首是瞻的警察能编造天安门自焚伪案吗?就在江泽民造假当晚,由殃视播报的所谓自焚视频,经过外国专家逐格慢放分析后,已被联合国正式确认伪火。铁证如山,无法抵赖。面对各国代表声讨,被告席上中共代表如坐针毡,没有反驳,等于默认栽赃法轮功的犯罪事实——然而,至今并没有停止迫害。
进入21世纪,初涉网络的我寻思:既然名叫互联网,总不能只是被动地接收信息吧,古人云来而不往非礼也!若将直流电变成强大的交流电,心心相印、交相辉映,人生旅途也许更加光明。反之,有话不说,块垒堆积,容易癌变......适逢信息爆炸时代,有互联网搭桥、伊妹儿传书,虽年迈不可迂腐,定要学会翻墙打字发电子邮件,遂与伊妹儿成忘年之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今的网君伊妹,是我观察世界的窗口,通向文明的桥梁,澎湃激情的驿站,鞭挞丑恶的投枪!诚如阳光雨露,须臾不可分离。
国人幸有网君伊妹鼎力相助,凡遇重大事件,信息高速公路很快传来真相,再也不信洗脑说教了。而拥抱了伊妹儿,则可在自媒体上纵横捭阖、畅所欲言,岂不痛快。光明磊落的网君伊妹,你是民主转型的天使,时代变革的催化剂。谓予不信,请看事实——
说远点,2009年5 月10日,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雄风宾馆”女服务员邓玉娇,在遭到招商办主任邓贵大等流氓官员百般调戏,手持钞票打脸侮辱、几次推倒扯掉外裤猥亵,准备霸王硬上弓的威胁时,抽出随身携带水果刀手刃淫官,随后自己报案、坐等警方到来。大义凛然、正当防卫,何罪之有?可一开始,警方为了包庇既的死鬼邓贵大,以及尚未丢命的群丑,对狗官们的施虐过程轻描淡写,说什么他们将邓玉娇推坐沙发上......”狗屁不通的推坐,把兽行说成了游戏。更恶劣的是,在邓玉娇被羁押期间,惨遭肉体精神双重折磨,硬要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万幸,邓案代理律师不畏强权,通过网络曝光黑幕,一石激起千层浪,邓玉娇冤情瞬间传遍全国、国外,网民纷纷为小女子鸣不平,檄文雪片般飞来,其中也有我一片。网民在痛斥警方助纣为虐、包庇恶吏的同时,对文痞生造的异类动词推坐竭尽幽默讽刺之能事。很多网文赞小女子冰清玉洁,赠以东方侠女霹雳娇娃美名。还有人借网络播骑车送扁全过程,更多人赶到事发地或正在去途中。强大舆论如泰山压顶,实际行动似火山爆发,严重影响治安大局。一时之间,野三关镇野兽官员三观尽毁,“雄风宾馆”雄风不存。为了维稳需要,当局被迫将邓玉娇无罪释放并加保护,以防不测。近年,有知情者报料,此事已过了七八年,邓玉娇仍心有余悸,更名后,异地安家、低调生活,不愿面对媒体,也不愿旧事重提。但在老夫记忆里,却是网民大军依靠网君伊妹参战,首战即大获全胜的案例,示范意义远大于单纯的战果,大长舍我其谁自信。有此先例,日前魏则西、雷洋事件快速发酵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说全盘反转邓玉娇案是网民以力强攻的话,那么在反腐方面,往往又能以巧制胜。2008年底,江苏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为了给搞房地产的兄弟造势捞钱,竟然说:对于开发商低于成本价销售楼盘,下一步将和物价部门一起进行查处。这一鼓吹高价合法、降价违规的奇谈怪论,引得民众、尤其房奴怒火中烧。而细心的网友发现,就在周大放厥词时,讲台上分明摆放公款买单的九五至尊天价烟,每条1500~1800元,相当于低保户两、三个月收入。由天价烟牵出腐败分子周久耕的大量犯罪事实,后被判刑11年。
  
2012年8月26日,我大陆网民再立新功!在死亡36人的延安特大交通事故现场,脑满肠肥的杨达才无动于衷面含微笑,堂堂安监局长,缺乏丁点人味。照片被人偷拍上传,引起强烈反响,网民在愤怒之余展开人肉搜索,意外发现杨达才竟在不同场合戴过五六只高档手表,最贵的一只江诗丹顿价值近10万,超过正常收入,被戏称表哥。图文并茂,证据确凿,上级不得不查。不到一月,就宣布撤销其陕西12届纪委委员、安监局党组书记和局长职务;次年9月5日,表哥获刑14年。平心而论,一包烟一块表何足道哉!但蝼蚁之穴逃不过网民雪亮的眼睛,比巡视组效率更高。凭这,上方何苦删帖封号呢?

说近点,本想抓嫖搞钱未果,打死雷洋的五警察逮捕归案,目前正在审理中;魏则西被百度误导就医人财两空的悲剧,直接引爆百度武警医院莆田系互相勾结的黑幕。但这仅仅是开始,若盼雷魏昭雪,我等绝不能放弃互联网阵地。就在本月八号,比呼格吉勒图更冤的聂树斌,经律师和网民持续不断追踪,最高法终于指令立案重审,21年后,亡灵兴许会有迟来的正义。说聂比呼更冤,主要是聂被处决后10年,真凶王书金交代聂案强奸杀人是他干的,可原审法庭坚决否认!杀人犯说我杀人,法庭硬说没有,岂非咄咄怪事?一则,枪决时年仅20岁的聂树斌已不能复生,据说更大的秘密则是,聂的器官被章某某私人订制了,故而非杀不可。章某某何许人也?毛泽东的英语教师、章仕钊的养女、乔冠华的老婆,难怪神通广大哟。设若内幕公开,或将坐实大陆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且看如何收场?
无独有偶,黑脸外长王毅在外国记者触及大陆人权问题时当场发飚,几乎与广西法警撕破吴良述律师裤子同时发生,于是乎,聪明的网友便联系起来批判道:外长侈谈人权,律师的裤子打了他的脸,还有人调侃——露腚的不一定是流氓,黑脸的不一定是包公。既然外长说有没有人权中国人最清楚,上述案例全是中国人,有吗?我也是正宗中国人,因病成了候鸟,天热就往山区飞,若外长问我有没有人权?答:有、有、有个鸟......权!
当然,对于大陆网民来说,这些年来的实践和成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刚过端午,屈原的话振聋发聩: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还要面对防火墙的严密封锁、周带鱼类的献媚误导、网络水军的疲劳轰炸、五毛党自干五的胡搅蛮缠,甚至是网特登门造访约请喝茶(嘻嘻!老夫有幸领教过)。但正如任大嘴所言,官媒和网民已经分裂成两个完全对立的阵营了,你有资源我有嘴吧,你有强权我有风骨,试看明日之舆情,究竟谁是主旋律?无须赘言,答案明摆在那儿,双方都清楚,不便明说而已。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