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4日星期五

“毒跑道”产自黑作坊 官员轻描淡写惹众怒


中国官方媒体央视一连两天曝光“毒跑道”的生产来自河北“三无”黑作坊,引发舆论关注。但另一方面,北京市平谷区教委一官员称当地小学生流鼻血是因为上火,则被指推卸责任,激起了众怒。有评论认为,“毒跑道”难被问责,即使媒体曝光也难以阻止这条产业链的继续运作。

中国的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节目6月21日、22日连续两天对“毒跑道”事件进行了报道,指在河北一些私人作坊里,黑心老板利用废弃的工业橡胶原料,违法制作塑胶跑道的塑胶颗粒,每平方米的造价只要80元。而工人在铺设跑道时,使用的是专门特制的胶水,工人还特地介绍说,胶水千万不能粘到裸露的皮肤上,否则要及时清洗,而且现场必须要带口罩,胶水气味呛人,闻多了头晕。

报道迅速引发外界关注,网民“等我知道了”指责道:老板不敢沾边,工人还带个口罩,那上课的孩子呢?毫无防备的浸透在毒气里,开玩笑说没人反映,有用吗?不是政府默认的,敢弄到学校里吗?我就弱弱的问一句,你们这些一层一层拿回扣的官商,你们的孩子不上学?网民“干煸土豆丝儿”说:都一个个事后诸葛亮,当初干嘛去了?为什么每次出了事故都要人民来买单?网民“聪明伶俐的火狐狸”则建议道:反腐巡视组借这个机会好好查查教委吧。

此前,北京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多名孩子出现流鼻血、眼睛血丝等症状,家长质疑系毒跑道惹祸。北京维权人士野靖环6月23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白云路小学的塑胶跑道目前已经全部铲除,而该校是当地最好的小学,连这样的学校都存在问题,可见“毒跑道”并不仅仅只是个例。

“在北京市中心的北京最好的小学,北京实验小学附属的白云路小学好多学生流鼻血,为此都停课,整个跑道都铲除了。最好的学校也是这样。跑道这件事应该说不是学校做主的,是教委统一安排的。教委在孩子的问题上权力是最大的,在这种情况下,教委想怎么干怎么干,好不容易有个建跑道的机会了,好处还不是趁机捞么?”

同样在北京,平谷六小的多名学生近期也出现流鼻血症状,区教委副主任张子连面对记者的询问时却称:个别小孩火气比较大的话,容易流鼻血。又称学生需要一个“心理和生理调整”阶段。有关说法随即遭到民众炮轰,被指推卸责任,睁眼说瞎话。

针对被曝光的“毒跑道”,中国教育部日前回应说,将要求各地教育部门立即采取以下措施:一是对不符合质量标准的塑胶跑道,立即进行铲除;二是邀请环保、质检等部门专业机构对近期新建的塑胶跑道进行一次检测和排查;三是立即叫停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的继续施工,重新对其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

关注事件的广东律师吴魁明6月23日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在逐利思想的驱动下,“毒跑道”问题未必能够获得彻底的解决。

“上面的领导,或者更高一级的政府都会有文件,但实际上最终的结果,可能并不能得到解决。因为这个涉及到决定跑道用谁的、买谁的这些人的利益。在他们的利益面前,我觉得这个事情并不能够得到解决。”

有评论也说:虽然杭州、成都、苏州等城市的毒跑道多数已拆除,但这个产业链还将继续。因为,毒跑道被拆不可能问责,质检部门都给出了合格证啊。所以,你能确定再修建的跑道,不会是另一条毒跑道吗?评论说,一条毒跑道,刺破了中国的中产梦,无论你自我感觉多么好,你孩子的命还是不如一条垃圾制造的毒跑道值钱。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