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9日星期三

刘荻:就英国脱欧说两句


一、脱欧公投是“民粹的狂欢”吗?
有人说,英国脱欧公投是“民粹的狂欢”。他们认为,即使脱离欧盟,决定也应该由体现“代议民主”的国会来做出,而不应由体现“直接民主”的公投来做出。我不这么看。我承认,直接民主确实有缺陷,代议民主在某些方面确实要比直接民主更好。然而在脱离欧盟的问题上则不然:既然“主权在民”,那么在加入和脱离欧盟之类涉及国家主权的问题上,采用公投的做法,是有着充分的合法性的。
当然,主权在民,不等于民众要直接来治理国家,甚至也不等于民主(无论是直接民主还是代议民主)——主权在民的说法是霍布斯提出的,而霍布斯主张的是绝对君主制。可是既然承认主权在民,那么即使民众在治理国家的问题上完全没有发言权,在国家主权归属的问题上也应该是有发言权的。这就是为什么在民主国家,民族独立之类的问题通常都是通过公投来决定的。
那么,加入和脱离欧盟涉及国家主权吗?确实如此。欧盟和一般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不同,成员国在加入欧盟时是要交出一部分主权的。英国人对欧盟的抱怨中就包括:
“当英国向欧盟交出主权的同时,也就相应地放弃了她的民族性中的若干元素。法律由欧盟委员会的委员们通过,他们是被任命的而非选举产生的。”
“随着欧盟提出财政征收权的要求,征税与代表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
“英国和爱尔兰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他们作为欧盟成员国不能签订独立的经济协议,不得不受布鲁塞尔保护主义的干预。”
(以上引文来自丹尼尔·汉南的《自由的基因》一书。)
因此,成员国在加入和脱离欧盟的问题上采用公民投票的方式来决定,也是天经地义的。挪威至今没有加入欧盟,就是因为公投没有通过。
二、英国人对欧盟都有哪些不满?
除了前面已经说到的主权问题之外,丹尼尔·汉南的《自由的基因》一书还提到:
欧盟不民主:
这不仅体现在欧盟官员不是民主选举产生的,而且还体现在《欧盟宪法条约》(后来叫《里斯本条约》)在各国全民公投中不断遭到否决,而欧盟的回应是置之不理,继续推行条约。
欧盟不自由:
“欧盟不断将权力伸向新的领域:立法决定我们可以购买哪种维生素,银行须持有多少保证金,我们何时上下班,草药疗法该怎么规范……”据说目前英国60%的法律来自欧盟而不是本国国会。
欧盟不讲法治:
《里斯本条约》明文规定不能救市,但是“当大家发现,如果没有现金注入欧元就将不保之后,条约的条条款款立刻就被抛在了一边。”
欧盟腐败浪费:
“当各国政府忙于缩减国内财政开支时,他们省下的每一分钱都流向了欧盟,欧盟的财政预算以每年3%的速度递增。”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和欧盟理事会主席赫尔曼·范龙佩分别乘各自的专机飞抵俄罗斯参加同一个峰会,前后脚相差不到4个小时,却调用两架喷气式专机。
三、欧盟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哈耶克曾经指出,像欧盟这类的组织(他指的大致是完全统一货币的欧盟),只有在欧盟一级和各成员国的福利和管制都很少的情况下,才能维持下去。原因就是如果欧盟要有统一的福利和管制政策,各成员国很容易因为福利和管制的多少而发生矛盾,富国的民众也不会愿意为了帮助穷国提高福利而多纳税,因此欧盟会很容易解体;而如果成员国自己想要搞福利和管制,一方面,如果允许成员国自己搞管制,成立欧盟就失去了意义,另一方面,由于成员国没有独立的货币发行权,因此高福利很难维持。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高福利的欧盟会遇到问题。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