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星期六

因纪念“六四”遇难者被寻衅滋事的陈云飞案6月30日开庭


“陈云飞图片”的图片搜索结果


因纪念“六四”遇难者而被“寻衅滋事”一案将于2016年6月30日10时30分在成都市武侯区法院13法庭开庭。
陈云飞代理律师冉彤律师说:“我和陈云飞的交流中,他否认所有有罪指控。我和法官的交流中,法官很客气的说保留的座位少,只能为陈云飞家人提供两张旁听证。我回答,法庭是法治教育的课堂,公开审理的案件公民都可依法旁听,这种政府找人占坑的做法不好。这样做,既违反宪法、法律,也和执政党“三严三实、两学一做”活动倡导的密切联系群众、求真务实的精神相抵触,这种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2015年3月25日,四川民主人士陈云飞、李双德、陈兵等20多人,自发前往成都市双流县和新津县,为“六四”民主运动中遭到屠杀的吴国锋、肖杰烈士扫墓,被成都市新津县100多个警察围堵后,分别扣押在新津县几个派出所内。至25日晚,除陈云飞一人,其余人员全部获释。

两天后的3月27日,陈云飞被新津县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刑拘。4月30日,被新津县检察院批准逮捕。7月29日,陈云飞案被移送到成都市检察院起诉。2016年2月6日移交成都市武侯区检察院起诉,2016年3月21日,成都市武侯区检察院发出对陈云飞的起诉书。

起诉书称,“陈云飞长期以来对我国政治制度、社会现状不满,其为发泄情绪,以“维权”为名,多次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起哄闹事,并利用其个人“推特”上有数万人关注,果次在互联网上针对我国政治制度进行造谣、诽谤。”

陈云飞,90年代初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是“六四”民主运动的参与者。2007年“六四”18周年当天,因在《成都晚报》上刊登“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遭到当局的打压,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后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处以监视居住半年。因为这则广告,《成都晚报》的编辑、广告人员还受到处分。因为当时接陈云飞广告的人员不知道“六四”事件,以为只是一次矿难,所以广告成功发布。此事发生之后,成都传媒集团紧急对员工进行有关“六四”的培训,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在其拥有四万多关注者的推特上,陈云飞以“陈式劳改农场宣传部官方推特 主营:绿化。副业:驯兽。”作为简介。

对于陈云飞为什么以“驯兽师”自称,民主维权人士李金芳表示:“云飞老弟之所以有“驯兽师”这个别号,我想是因为他在嘻哈戏笑的抗争之中,令专制机器们有苦说不出,有怒也发不出,同时也契合了“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民主理念。可是,“权力”这只怪兽,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愿意被关进笼子里呢,所以必须有像云飞老弟这样的“驯兽师”肩负起公民的责任,进行时时地监督。“驯兽师”的工作可不是那么轻易能够胜任的,不管你怎么样的小心谨慎,“怪兽们”总会千方百计地反咬你几口,轻则小伤筋骨,重则大伤元气。尤其在行使“驯兽师”的权利时,不仅需要勇气和坚韧不拨的毅力,还需要智慧和担当。“驯兽师”就是在用坚定的信念和勇敢的行动构建着公民社会的力量,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驯兽师”的行列,义无反顾地行使公民权利时,公民社会的力量将逐步汇聚成一股不可阻挡的历史洪流,涤荡尽一切污泥浊水,直到把所有权力怪兽都牢牢地关进不锈刚铸成的笼子里!”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