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7日星期五

郑义:从“放生”到“护生”


最近,网民们在热议一桩大规模放生的轶闻。事情发生在云南,一位网名叫“裂帛”的微博博主以极大的热情参与并组织各种放生活动。她的放生活动大约开始于2012年,两年后,从2014年开始,发展到组织各种大规模放生活动。她放生的物种比较不一般,居然有云南本地从未有过的外来物种,比如福寿螺、克氏原螯虾、佛罗里达鳖等,而且还有58公斤的蛇和2公斤的臭虫。最遭人诟病的是臭虫,有网友惊呼:这不是日本731部队干的勾当吗!

其实,从生态平衡角度来说,放臭虫和蛇不算什么,而放生外来物种就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一个地域的物种之间存在着动态的平衡,所谓相克相生,是千百年漫长时间形成的,一旦因人力介入,打破了这个平衡,后果就很难预料了。又因为人类生命也处于这个平衡之中,当然也就关系到我们自身之生存。最简单切近的例子,是大量捕食野生动物会造成灾难。比如大量吃蛇,必然造成鼠患。鼠患严重,草原、耕地必然荒废。蛇可以轻易限制鼠害,而人是无能为力的。前些年,在中国西部曾出动化学部队排着队在草原上撒毒药都解决不了问题。蛇鼠之间有一种自然的平衡,鼠多了蛇就会多,鼠少了蛇就会少。各种动植物之间都有这种平衡,我们的生命也正是在这种自然的平衡中获得美好安置。

外来物种则是另一回事。就说这位“裂帛”女士最喜欢放生的福寿螺,在云南没有天敌,也就是没有制约它的物种,自从被人引入云南,疯狂繁殖,不仅严重污染水域,还逼死其他本地物种,并对云南水田形成危害,每年都要损失5000万人民币。当“裂帛”和极端放生派们满心喜悦地将一堆堆福寿螺放进云南江河湖泊后,环保部门却要耗费巨资来给他们料理后事。仅在大理洱海一地,每年都要花20多万公币。还有人大规模放生狐狸,地点在北京顺义,放生了300多条,结果村民的鸡被大量偷吃。当地森林公安找到了这些放生者,村民每死一只鸡,就要他们赔偿100元。网上还有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前年曾有一羣狂热的放生教徒,竟然集资45万元买下700多条狐狸,跑到青岛崂山风景区隆重放生。

本来,放生是一种佛教的功德,其本义在于众生平等,尊重生命。救护一只受伤的鸟,然后放归自然,这是功德、善行。把一条爬上水泥路面的蚯蚓拨进草丛,也是同样的功德。但大规模放生则不然,因为大规模放生必然形成大量买卖—大量捕捉的商业链条,放生也就变成杀生了。为一己之功德,不顾众生死活,不是为善而是为恶了。

在台湾同样存在大规模放生的恶习。阿里山是放生的圣地,据当地人说,放生活动几乎无日无之。每回放生法会过后,“放生教徒”们呼啸而去,留下满地的鸟雀,或挣扎死去,或奄奄一息,或成为野猫野狗的食物。看到这种场面,连无佛教信仰的俗人都会生出不忍之心。但有人居然说,“它们是当场得到超度,转生善处了。”

有批评者言,大部分放生者并非出于真实纯凈的慈悲之念,而是出于为自己“积德”的自私之念。这些人往往并不注重内心慈悲。事业不顺利了,就去放生。生病了,就去放生。发财了,也去放生。无数的生灵就成为功德的筹码。因此,台湾的圣严法师批评:在今天,放生已变成污染环境、破坏环境的行为。他提倡把“放生”改为“护生”,呼吁佛教徒“要节约,戒贪,戒杀,少用自然资源,才愈能够对我们未来的天国也好,未来的凈土也好,积存愈大的功德。”

2016年5月5日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